執法被拍怎麼辦?美國警察出奇招:放泰勒絲的歌

by:山謬
21177

上周在美國加州的一間法院外,正當一名民眾拿出手機、錄下身旁夥伴與警察對峙的過程時,只見那名警察也掏出手機,突然開始播起泰勒絲的熱門歌曲來。

post title

上周, 一名警察發現民眾正在拍攝自己執法的畫面後,立刻拿出手機播放美國女歌手泰勒絲的歌曲,企圖阻止這部影片日後在社群媒體上散播開來。

歐新社/達志影像

有人錄影快播歌

上周,美國反警察恐怖計畫(Anti Police-Terror Project,APTP)的成員伯奇(James Burch)和其他成員們相約帶著標語,來到美國加州阿拉米達縣(Alameda)的法院外,準備透過直播旁聽當天的一場庭審。

就當一行人在法院階梯上擺出標語、開始觀看庭審直播後,四位警察便前來要求他們收起標語,其中一位警察謝爾比(David Shelby)更是在察覺伯奇的同伴正在錄影後,立刻拿出手機、播起美國女歌手泰勒絲的歌曲《Blank Space》來。

在這支影片中,可以清楚聽見雙方對峙過程中傳來的陣陣歌曲聲。

取巧手法曝光 播歌阻止影片傳YouTube

當下伯奇被謝爾比的舉動弄得一頭霧水,在雙方又對峙了一陣子後,謝爾比這才脫口說出他這麼做的目的:原來,他是想取巧、讓伯奇同伴錄下的影片難以在社群媒體上廣傳。

「你想錄什麼就錄,我剛好知道這麼做(播歌),它(影片)就不能上傳到YouTube上了。」謝爾比在影片中說道。

post title

許多社群平台都會利用演算法審核使用者上傳的內容,而這正是謝爾比打的如意算盤:他想藉由播放泰勒絲的歌,讓伯奇的影片就算上傳,也會因為版權疑慮而遭下架。

Photo: Christian Wiediger

審核版權就靠演算法

美國科技媒體《The Verge》進一步解釋,舉凡Facebook、YouTube等社群媒體都有一套自己的版權審查機制,它們會利用演算法,依照特定條件判斷使用者上傳的影片是否有侵權疑慮,一旦滿足特定條件,使用者的影片就有可能會被下架。

對社群媒體而言,這類演算法可以替它們省去許多人工審核的功夫,但演算法偶爾也會出錯,有時就算影片中使用的是已經開放公眾利用的古典樂,或是使用情形還在合理使用範圍內,還是會被判定侵權而遭下架。

聰明反被聰明誤 爭議影片觀看數大增

而當時謝爾比就是想利用演算法,增加伯奇同伴影片被下架的機率,藉此阻止影片散播開來。但諷刺的是,謝爾比的取巧手法最終反而推波助瀾,這支影片在分別上傳到YouTube和Twitter後,不僅沒有被下架,反而先後留下超過 17萬及超過 76萬次的觀看數。

post title

事實上,謝爾比並非唯一一個被發現採取這項招數的警察。早在今年 2月,就有媒體報導指出比佛利山的警察也在使用類似招數。圖為兩位在美國紐約執法的警察。

歐新社/達志影像

借助演算法非新招

不過嚴格說起來,警察並非首個想利用各大社群平台的演算法來阻止特定影片散播的人。事實上,早在 2019年,就有網友提議可以用類似的招數,阻止法西斯主義者集會的影片在網路上散播開來。當時,版權改革倡議者多克托羅(Cory Doctorow)便坦言這招很聰明,但也警告它很可能會被警察濫用。

就目前來看,有部分警察確實在利用這項招數,試圖阻止自己的影片被上傳到社群媒體上。早在今年 2月,美國網路媒體《Vice》就曾報導美國加州比佛利山(Beverly Hills)地區的警察在意識到正被錄影後,隨即拿出手機播起播起超優合唱團(Sublime)的歌曲《Santeria》的事件。

取巧行為加深民眾疑慮

就部分專家來看,在今日民眾更積極要求美國警察對自己行為負責的時刻,警察這樣的舉動反而加深了人們的疑慮。

非營利組織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北加州分部的資深律師撒切爾(Chessie Thacher)說道:「如今這似乎正成為一個趨勢。人民有權對警察錄影,而警方侵犯這項權利的行為是違憲的。」

「因此,如果他們正在利用版權法好阻止人民行使他們的權利......那這就是一個真正的問題。」

post title

美國反警察恐怖計畫成員伯奇認為,在非裔男子佛洛伊德遭白人警察謀殺後,更加凸顯出民眾紀錄警方執法過程的重要性。圖為美國民眾在涉嫌殺害佛洛伊德的白人警察沙文(Derek Chauvin)刑期出爐時,再次帶著佛洛伊德肖像走上街頭。

路透社/達志影像

發言人:耍小聰明失敗 有損執法部門形象

可以想見,謝爾比的取巧舉動在影片傳開後,隨即引發了許多人的關注和討論。謝爾比所屬的警局隨後也出面坦承影片內容屬實,並澄清謝爾比的舉動「並未獲得允許」,整起事件目前也已經進入內部調查程序。

「這位警察(謝爾比)試著耍小聰明,沒想到卻聰明反被聰明誤,」謝爾比所屬警局的發言人凱利(Ray Kelly)表示:「此舉有損執法部門的形象。」

紀錄執法現場的理由

「任何執法部門試圖阻止,甚至僅僅是試圖嚇阻示威者錄下現場情形的策略都令人十分擔憂。」身為事主之一的伯奇表示:「在佛洛伊德(George Floyd)被謀殺後,所有人都了解為何示威者必需要錄下我們與執法部門間的互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