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是FBI最年輕的線人 「白人男孩瑞克」向檢警求償28億元

by:阿雀
28970

威爾什曾是FBI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線人,後來卻因毒品案坐牢數十年,而就在他出獄滿一年的這一天,他決定要控告當年招募他的檢警,結束他走上人生歧途的不幸章節。

出獄滿一年的「白人男孩瑞克」威爾什,決定要控告當年他擔任線人時,跟他接觸的FBI探員、警察及檢察官。

「白人男孩瑞克」

現年 52歲的美國男子威爾什(Richard Wershe Jr),曾以青少年的身分成為聯邦調查局(FBI)的線人,後來卻因持有海洛因被捕,在當年的報導中,他被媒體稱為「白人男孩瑞克」(White Boy Rick),被形容成罪大惡極的毒梟,後來坐牢了數十年。

但威爾什的故事在本周二(20)迎來了一個新的轉折——出獄剛滿一年的他,決心要對當年的FBI探員和檢察官提起告訴,指控他們曾對他做出多起未成年虐待行為。

「我希望我人生中的這個章節能夠結束了。」威爾什在記者會上如此表示,身邊還圍繞著他的家人。

警官、FBI探員都在被告名單

在威爾什提出的控告名單中,包含了前底特律(Detroit)警官、退休FBI探員、前聯邦檢察官,甚至底特律市本身,但FBI的底特律辦公室發言人拒絕評論這起案件,指出這項訴訟尚在進行中。

post title

威爾什的故事被翻拍成了電影《藥命人生》。本照畫面為電影的首映會,圖左是該作導演迪孟治(Yann Demange)及演員馬修·麥康納。

美聯社/達志影像

翻拍成電影《藥命人生》

威爾什這段波折的遭遇甚至曾經被翻拍成電影,成了與他的暱稱「白人男孩瑞克」同名的作品《藥命人生》(White Boy Rick)的故事來源,在這部片中,馬修·麥康納(Matthew McConaughey)負責飾演他的父親;除此之外,2017年一部真實犯罪紀錄片《白人男孩》(White Boy,暫譯),也是以威爾什的經歷作為主題。

FBI主動找上他成為線人

將時間拉回 1984年,當時的威爾什本來只是個住在底特律(Detroit)東區的 14歲普通少年。威爾什在長達 10頁的訴訟書提到,那時是他的父親先找上FBI的,因為他發現自己的女兒正在跟一個知名的毒販約會。

於是,威爾什和父親在一間麥當勞和FBI探員碰面,在那裡,威爾什意外展現了自己的才能,他能夠憑藉著鄰里間的八卦消息,在一系列的照片中識別特定的人。

然後又過了幾天,當威爾什某日放學、正走在回家的路上時,FBI再次找上了他,自認自己沒有選擇的他只好跟著探員上了車,並在之後被介紹進一個當地的專案小組,從此成為FBI的機密線人。

post title

本照於 2019年由佛州懲教署(Florida Department of Corrections)所提供,是威爾什於獄中所拍攝的檔案照。

美聯社/達志影像

為警方購買毒品

根據威爾什回憶,他常常跟FBI探員及底特律警官碰面,向他們提供底特律販毒集團的資訊。

但隨著時間演進,FBI和底特律警局將威爾什漸漸拉入危險的任務之中,像是要求他為警方購買毒品,可是於此同時也向他保證,如果出了任何問題的話,會負責保住他。

所以在成功購買毒品後,威爾什會將一部份的藥物歸還給執法部門,再依它們的指示將剩下的藥物賣掉。

如今的威爾什指出:「如果我不是專案小組的線人的話,我就永遠都不會捲入販毒集團或其他任何犯罪活動。」

曾差點遭到暗殺

威爾什透露,他當年曾經被懷疑跟執法部門有所聯繫,並差點因此被名為「Curry Gang」的販毒集團暗殺,但即使如此,他還是「被迫」繼續工作,而且執法部門甚至還到醫院要求已經受傷的他,要「對於自己為何差點被暗殺的狀況說謊」。

他指出,自己只是一直「被利用、被虐待、再被利用、再被虐待」,一直到他因毒品案被起訴後,執法部門就立刻拋棄了他。威爾什甚至指出,檢警在檔案中都是以他的父親的名義,即「老理察·J·威爾什」(Richard J. Wershe Sr.)代稱他,好隱匿它們之間的關係,偶爾還會給他錢,要求他不要聲張。

post title

威爾什在因毒品罪被捕後,於獄中待了近 33年。本照僅為示意圖。

Photo: Damir Spanic

在17歲那年被判處無期徒刑

而在與檢警合作兩年後,威爾什逐漸被另外一方所侵蝕——他在 2015年時接受《衛報》的採訪,透露他當年因金錢、女人和物質而「盲目」。

「我被誤導了,」威爾什告訴《衛報》:「我走上了歧路,卻不知道這將會影響我的餘生。」

在威爾什 17歲那年,他在密西根州(Michigan)因為持有海洛因被定罪,他的線人身分並沒有在法庭中被法官採納,他因此被判處了無期徒刑。

在獄中度過近33年的人生

但儘管如此,威爾什指出,執法部門多年來還是常常找上他,向他尋求犯罪集團的相關資訊,它們不僅讓威爾什冒著生命危險,還讓他誤信自己可能可以因此提早獲釋。

威爾什透露,他還曾經因為擔心遭到底特律警察局的報復,而參加了一項證人保護計畫。

可是當他在 2017年終於能夠獲得假釋時,他又被送到佛州服刑,因為他被指控,當他在佛州監獄參與證人保護計畫時,和汽車竊盜集團有所勾結。

一直到 2020年7月,在獄中待了將近 33年的威爾什才終於重獲自由。

在周二召開的記者會中,威爾什(看板後方男子)及他的律師阿雅德(Nabih Ayad)正在展示威爾什的照片。

被聯邦和州執法部門利用的少年

在本周二提出的訴訟書寫道:「在美國的歷史中,從來沒有一個案子如同威爾什的一般,一名年僅 14歲的少年被聯邦和州執法部門利用,因為他提供了機密訊息,他曾遭槍擊,甚至差點死亡,可是最後不僅僅是被他所服務的執法部門拋棄,它們甚至還主動且違憲地拋棄了他。」

訴訟書指出,當威爾什獲釋時,他已經在監獄中度過了近 33年,這使他成為了「密西根州因非殺人罪而被定罪,並服刑最久的少年犯」。

威爾什則指出,其實他多年前就想提起訴訟,但他的兩位前律師擔心他如果這樣做,可能會得不到被假釋的機會。

孩子已經長大、父親已經離世

如今的威爾什已是 3個成年孩子的父親,以及 6個孩子的祖父,他來不及參與他們的成長,而他的父親老理察·J·威爾什也已經於他入獄的期間逝世了。

「這很困難,我失去了將近 33年的人生,」威爾什在本周二的記者會上說道:「我失去和我的孩子共處的時間,我的父親也不在這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