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回國的奧運選手 白羅斯短跑女將羽田機場求援

by:山謬
12443

就在登機前夕,前來參加東京奧運的白羅斯短跑好手齊馬努斯卡婭找上日本警察,希望能獲得對方的協助,因為她一點都不想就這樣回到本國。

post title

在向日本警察求援後,白羅斯短跑好手齊馬努斯卡婭幸運地得以留在日本,暫且無需回到白羅斯面對可能的牢獄之災。

路透社/達志影像

羽田機場求援 白羅斯好手拒返國

周日(1)晚上,前來參加東京奧運的白羅斯短跑好手齊馬努斯卡婭(Krystsina Tsimanouskaya)在日本首都東京的羽田機場引發一陣騷動,她在登機前夕向日本警察求援,宣稱自己其實是被白羅斯代表隊、教練強行送回國,而她生怕現在一踏上返鄉的旅途,回國後就將面對一場牢獄之災。

人已安全 多國招募人才

直到周一(2)為止,齊馬努斯卡婭人仍在日本,國際奧委會(IOC)與她聯繫後亦證實她「感到安全」。與此同時,包括波蘭、捷克在內的國家也已經向齊馬努斯卡婭招手,而她最終也選擇前往波蘭大使館,準備日後啟程前往波蘭。

post title

在齊馬努斯卡婭被告知必須替補上陣,參加周四的 4X400公尺接力賽後,隨即在個人Instagram上抱怨此事。然而,這起抱怨也替她引來了不少麻煩。

美聯社/達志影像

原訂選手無法赴日 臨陣換將引發怨言

根據齊馬努斯卡婭的說法,這次的「被遣返」疑雲起於白羅斯內部的一起臨陣換將事件。

白羅斯田徑代表隊的成員本該在周四(5)時出戰 4X400公尺的接力賽,沒想到出於作業疏失,部分選手未能完成所有運動禁藥檢測,因此無法赴日參賽,導致人在東京的教練團只好隨機應變,改派齊馬努斯卡婭上陣遞補——然而,這一切的決定齊馬努斯卡婭都被蒙在鼓裡,似乎也沒人考慮到她從未受過相關訓練,決策過程中也沒人來詢問過齊馬努斯卡婭的意見。

幾乎是最後才被告知的齊馬努斯卡婭隨即在個人的Instagram上抱怨此事,為她被遣返回國一事埋下了伏筆。

高層授意 收拾行李立刻回國

在齊馬努斯卡婭於社群媒體上一吐怨氣後不久,白羅斯代表隊的代表、教練團便一齊來房間告知她收拾行李準備回國,一行人還警告她如果不照做,齊馬努斯卡婭可能會失去國手資格、被剝奪工作機會,「還有可能面臨其他結果」。

當齊馬努斯卡婭詢問是誰做出這個決定時,對方僅告訴她這不是由運動員聯盟,或是白羅斯運動部所做的決定,「而是出自更高層」。

post title

在白羅斯,專業運動員想要有好成績,大多少不了國家的幫助。

Newscom/達志影像

不怕失業、除名 就怕入獄

「我很害怕白羅斯政府會將我關進監獄,」齊馬努斯卡婭告訴白羅斯獨立新聞媒體Zerkalo.io:「我不怕丟掉工作,或是被從國家隊裡除名,但我很擔心我的人身安全,而我認為現在回到白羅斯並不安全。」

運動員仰賴國家 反政府示威仍大膽參與

在白羅斯,專業運動員相當仰賴國家在經濟、就業上的協助。但儘管如此,自從去年 8月白羅斯爆發一系列反政府示威運動後,許多運動員仍加入示威群眾的行列,像是籃球好手露琪安卡(Yelena Leuchanka)、十項全能運動員克勞尚卡(Andrei Krauchanka)等人皆因此而被捕入獄,其他運動員就算沒有被捕,很多人也因為政治立場而失業、或是被踢出國家代表隊的名單。

一聽聞齊馬努斯卡婭拒絕返國的消息,包括波蘭、捷克在內的國家紛紛向她招手,波蘭外交部副部長普日達茨更是率先在Twitter上表達了歡迎之意。

白羅斯奧委會:參考醫師建議

對於齊馬努斯卡婭的指控,白羅斯奧委會(Belarusian Olympic Committee)則是發表聲明,澄清教練團是在參考醫師就齊馬努斯卡婭的「情緒、心理狀態」給出的建議後,這才決定將她送回白羅斯。

但這項說法遭到齊馬努斯卡婭的駁斥,她表示根本沒有任何醫生來評估過她的心理狀況,而她本人的身心狀況也十分健康。

接受波蘭協助 預計落腳歐洲

根據向來為遭政治迫害運動員奔走的基金會白羅斯體育團結基金會(Belarusian Sport Solidarity Foundation)的說法,齊馬努斯卡婭接下來計畫要向德國、奧地利提出政治庇護的申請。

不過,綜合周二(3)上午各家外媒的報導,齊馬努斯卡婭最終接受了波蘭的協助——畢竟他們是最早向她伸出援手的國家。在齊馬努斯卡婭遇上麻煩之際,波蘭外交部副部長普日達茨(Marcin Przydacz)很快便在Twitter上表示:「(我們)已經提供齊馬努斯卡婭人道簽證,如果她願意的話,也可以在波蘭留下,繼續為其運動生涯努力。」

post title

根據前白羅斯外交官斯倫金的說法,白羅斯獨裁總統盧卡申科尤其無法忍受運動員對他的批評。

美聯社/達志影像

「尤其不能忍受運動員的批評」

前白羅斯外交官斯倫金(Pavel Slunkin)提到,他認為齊馬努斯卡婭的批評並沒有任何政治意涵,單純只是針對官僚體系的疏失提出抱怨而已,但不幸的是,「白羅斯政權會迫害任何公開批評它的人」。而他也相信,要求齊馬努斯卡婭回國的決定其實就是出自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Aleksander Lukashenko)本人。

「盧卡申科非常喜愛運動。執政期間,他也很常出於政治目的而利用運動員在賽場上取得的勝利。」斯倫金解釋道:「因此當他被運動員批評時,他尤其不能忍受。」

只要離境就不安全 隨時可能被綁架

目前流亡海外的白羅斯反對派領袖蒂哈努斯卡婭(Svetlana Tikhanouskaya)則是將齊馬努斯卡婭的遭遇,與今年五月白羅斯的「國家劫機」事件比擬,她說:「沒有任何離開白羅斯邊境的人是安全的,他們隨時都可能會被綁架,就像齊馬努斯卡婭或是反對派記者普羅塔賽維奇(Roman Protasevich)一樣。」

post title

在隨隊抵達日本後,烏干達舉重好手塞基托雷科在訓練期間神秘消失,只留下一張表明自己不願回國,打算找份工作留在日本的字條。

Newscom/達志影像

出國比賽好機會

事實上,以往一直不乏海外運動員因為母國政治、經濟等因素,而在出國參與國際賽事後拒絕回國的案例。在 2016年的里約奧運、2018年由澳洲舉辦的大英國協運動會上,都曾有過運動員因故無法回國,又或是在賽事期間逃跑的情況發生。

不想回國 只想留日就業

而在今年的東京奧運賽事上,同樣的戲碼也再次上演。今年 7月16日,烏干達的舉重選手塞基托雷科(Julius Ssekitoleko)在留下一張紙條,表示不願回國、打算在日本找份工作留下來後便人間蒸發,直到 7月20日才向日本警方自首,隔日便被安排送回烏干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