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魯特大爆炸一年後 黎巴嫩怎麼樣了?

by:徽徽
8671

一年前,黎巴嫩首都貝魯特港口發生大爆炸,造成至少 200人死亡、超過 6,500人受傷;一年後,上千名受害者親友來到事發地點抗議,要求應該負責的高層官員出來面對,給他們一個知道真相的機會......

post title

4號這天,在貝魯特大爆炸案發現場,一名女子拿著罹難親友的照片哀悼。

歐新社/達志影像

至少200人死亡、超過 6,500人受傷

2020年8月4日晚間六點左右,黎巴嫩首都貝魯特發出了轟然巨響,原來是港口倉庫中存放的 2,750噸炸藥原料硝酸銨發生爆炸,當場造成至少 200人死亡、超過 6,500人受傷,鄰近事發地點的住宅區和商業區近乎全毀,連 200公里遠的島國賽普勒斯都能感受到爆炸的威力。

一年來沒正常政府

一年後,上千名受害者親友和憤怒的黎巴嫩民眾來到案發現場哀悼,幾個街區外則發生嚴重的警民衝突,示威民眾在靠近國會的街道上丟擲石頭和汽油彈,警方則以催淚瓦斯和水砲還擊。此時的黎巴嫩處於空前的政治與經濟危機之中,從事發以來就沒有一個正常運作的政府,政黨間遲遲無法達成協議,順利組閣。

post title

上千名民眾從四面八方一路遊行到爆炸現場,可以看到整條公路旗海飄揚。

路透社/達志影像

為什麼明知危險,卻不處理?

身為全球史上最嚴重的非核爆事件,貝魯特大爆炸震驚全球,外界和黎巴嫩民眾只想知道爆炸發生的來龍去脈,以及為何官員知道硝酸銨放在倉庫中相當危險,卻讓它一放就放了六年毫無動作。

找出應該要負責的官員

根據《路透社》的調查,包含黎巴嫩總統和總理在內,政府高層早就知道把硝酸案放在港口倉庫中很危險,但卻沒有採取任何措施預防爆炸的發生。對此,黎巴嫩民眾發起大型抗議活動,要求國際組織協助調查爆炸始末,找出應該要負責的官員。人民的怒火也讓時任總理的迪亞布(Hassan Diab)在爆炸發生的五天後宣布內閣總辭,並且承諾會展開內部調查。

調查行動頻頻受阻

然而一年過去了,除了幾個無關緊要的官員下台外,沒有任何政府高層被追究責任,調查行動也頻頻受阻,迄今仍不知道是誰下令將硝酸銨放在倉庫,也不知道為什麼官員不斷忽視內部提出的警告,沒有盡速將硝酸銨存放在安全的地方。

狀況和一年前一模一樣

「一次,只要一次就好,這個國家本來可以給人民一個結果。」在爆炸現場哀悼的杜米特(Fadia Doumit)表示,這裡的狀況幾乎和一年前一模一樣,遍地狼藉。和杜米特一起站在爆炸現場的還有數千名同胞,他們齊聲控訴黎巴嫩統治階層管理不善、貪腐盤根錯節,讓黎巴嫩陷入破產危機。

住在港口對面的建築師賈法爾(Sara Jaafar)說:「這樣的犯罪行為已經嚴重到難以掩蓋,讓外國知道我們反對這個殘忍的統治階級很重要。」賈法爾至今回不了家,因為她的家仍在一片廢墟之下。

一年前(左)、一年後(右)的黎巴嫩貝魯特港口。

路透社/達志影像

在爆炸當時,強大的威力將鄰近的建築夷為平地;一年後,已經可以看到重建的模樣。

路透社/達志影像

對黎巴嫩民眾而言,重建的進度緩慢,有些地方的狀況和一年前幾乎一模一樣。

路透社/達志影像

「為正義動起來」

在抗議現場,民眾手舉黎巴嫩國旗和罹難者的照片,一一唸出罹難者的姓名後為他們禱告;在另一側,一把上頭寫著「為正義動起來」的巨大金屬槌子被掛在港口對面的牆上。

「我們全都是這個系統下的受害者。」孩子在爆炸中身亡的納格爾(Paul Naggear)站在港口外的講台上對著群眾演講,一旁站著他的妻子翠西(Tracy Naggear)。

必須堅強,因為別無選擇

翠西回憶道,當爆炸發生時,人在家中的她和三歲女兒雅莉珊德拉(Alexandra Naggear)隨即被震波震飛、壓在磚頭瓦礫下失去意識。等丈夫納格爾衝回家將兩人送醫後,翠西幸運恢復意識,但雅莉珊德拉在昏迷三天後過世。

從雅莉珊德拉過世那一刻起,納格爾和翠西決定為女兒和其他罹難者尋求正義,他們加入了罹難者家屬聯盟,並且開始到處奔走、向黎巴嫩高層施壓,要求他們配合調查。

「我們一開始就很堅強,因為我們知道自己別無選擇,」翠西接著說:「如果我們不帶頭抗爭,沒有人會願意跳進來。」

post title

4號這天,上千名民眾來到貝魯特大爆炸發生的港口,他們除了要為往生者默哀,也要對統治階層發出不滿的吶喊。圖中還可以看到寫著「為正義動起來」的巨大金屬槌子。

歐新社/達志影像

至今一句道歉也沒有

但殘酷的現實擺在眼前,就算納格爾、翠西和其他罹難者家屬積極奔走,希望真相能水落石出,但調查進度仍毫無進展,至今沒有任何一位黎巴嫩高層官員與罹難者家屬見面、沒有任何一位高層被起訴,更別提要他們正式道歉或承認負責。

沒有高層願意配合調查

負責帶領調查的黎巴嫩法官比塔爾(Tarek Bitar)也一籌莫展,因為沒有任何高層願意配合調查,而先前負責調查的法官沙旺(Fadi Sawan)在指控總理和三名前部長怠忽職守後遭撤換。自從比塔爾接手沙旺已經過了五個多月,他仍在努力尋求突破口好讓高層願意配合調查。

post title

在貝魯特街頭,反政府民眾在貝魯特港口大爆炸滿周年這天上街抗議,和警察發生衝突。

路透社/達志影像

沒有盡到保護人民的責任

周二(3),人權觀察組織發布了一份調查報告,呼籲國際社會協助黎巴嫩民眾調查爆炸始末,它們更在報告中指控黎巴嫩高層企圖阻撓調查,直指黎巴嫩官員沒有盡到保護人民的責任。

經濟深陷危機 超過半數人口落入貧窮線下

與此同時,黎巴嫩的經濟正瀕臨崩潰,世界銀行稱這或許是過去 150年以來,全世界前三大最糟的經濟危機之一。而在COVID-19疫情的夾殺下,超過一半的黎巴嫩民眾落入貧窮線下,藥品、燃油和民生物資陷入短缺,停電更是家常便飯。

post title

圖為法國總統馬克宏在本周三參與線上國際會議的模樣,他在會議上重砲抨擊黎巴嫩領導階層和機制。

歐新社/達志影像

法國、聯合國募善款

為此,法國和聯合國在周三(4)合辦了一場線上國際會議,並且替黎巴嫩募得了 3億7,000萬美元(折台幣約 103億7,295萬元),其中有 1億1,860萬美元(折台幣約 33億2,495萬元)來自法國,而這筆善款預計繞過黎巴嫩政府,直接送到黎巴嫩人民的手上。

與會的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表示:「如果黎巴嫩自己的領導人不致力於經濟改革和打擊貪腐這些艱苦但必要的工作上,那麼外界的援助怎麼樣也不會夠。」

領導階層的失敗

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則在會議上重砲抨擊黎巴嫩領導階層和機制,他說:「黎巴嫩的政治制度將不再有空白支票可開,自危機開始、甚至更早以來,他們(指黎巴嫩領導階層)就已經失敗了。」

根據黎巴嫩權力共享的政府機制,不同宗教勢力分別擔任重要職位,舉例來說,總統大位通常由天主教勢力上位,總理則由遜尼派穆斯林擔任,國會發言人則是由什葉派穆斯林負責。雖然這樣的權力分配方式遭批分裂社會,但反政府民眾要有效率地組織起來對抗統治階層非常困難,也讓這樣的方式繼續下去。

post title

圖為號稱黎巴嫩最有錢的人米卡提,他接下了黎巴嫩總理一職,準備開始組閣。

歐新社/達志影像

黎巴嫩政府組閣之路漫漫

然而,即使國際社會對黎巴嫩領導階層發出警告,黎巴嫩政府的組閣之路依舊難以加快腳步。

在 2020年8月,時任黎巴嫩總理的迪亞布宣布內閣總辭後,同年 10月由曾任總理的哈里里(Saad Hariri)再一次擔任總理,並且開始組閣,然而一直到今年 7月15日,哈里里都未能成功組閣,而現在這根接力棒交到了今年 65歲的億萬商人米卡提(Najib Mikati)手上。

交棒給黎巴嫩最有錢的人

米卡提曾於 2005年和2011年出任總理,他在今年 7月26日獲得黎巴嫩國會的支持,隨後被黎巴嫩總統奧恩(Michel Aoun)任命為新總理,並且立刻開始組閣任務。然而,身為黎巴嫩最有錢的人之一,米卡提高達 27億美元(折台幣約 757億元)的身家也遭到懷疑。2019年,一名檢察官出面指控米卡提盜用國家住房基金,米卡提出面否認,此事喧騰一時後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