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政變的政變:幾內亞總統垮台 西非民主發展亮紅燈?

by:山謬
3200

周日一早,西非國家幾內亞街頭傳出陣陣槍響。過了幾個小時後,幾內亞特種部隊領導人杜姆布亞中校出現在國營電視台上告訴民眾:軍方發動政變了。

post title

周日上午,幾內亞的特種部隊發動政變,逮捕了現任總統孔戴,並宣布日後將重新制憲。圖為特種部隊的士兵圍繞著孔戴(中間穿襯衫男子)的畫面。

歐新社/達志影像

假日一早被槍聲驚醒

周日(5)一早,西非國家幾內亞的首都科奈克里市(Conakry)傳來一陣陣的槍聲,一下把許多人從夢中驚醒,人們只知道有變故發生,卻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總統下台、軍方上位 著手準備制訂新憲法

過了好幾個小時後,幾內亞特種部隊的領導人杜姆布亞中校(Mamady Doumbouya)透過國營電視台宣布,幾內亞總統孔戴(Alpha Condé)已經在早上被推翻、政府解散、憲法也被廢除,現在改由他新成立的國家團結與發展委員會(National Committee for Rally and Development,暫譯)主導一切,它們將負責制定一部更新、更具包容性的憲法。

一年內多國暴力政變 西非民主發展堪憂

這場沒有太多徵兆的政變讓許多人感到相當吃驚,與此同時,一些專家和分析師也對西非地區的政治現況感到相當擔憂,因為把幾內亞的政變算入,過去一年來西非地區多個國家皆發生了暴力政變,顯示這裡的民主發展已經亮起了紅燈。

post title

幾內亞是一個位於西非的國家,國內盛產礦產,尤其盛產製造鋁的關鍵原料——鋁土礦。

地球圖輯隊

西非濱海國 盛產鋁土礦

幾內亞是一個位於西非的國家,人口約有 1,380萬人,國內盛產礦產,尤其是製造鋁的關鍵原料鋁土礦,使得幾內亞的經濟表現在過去十多年來有了長足的發展。

然而,真正從中受惠的只有少數人,總統孔戴也因為無法讓全民共享經濟成長的果實、放任礦場周遭的土地被破壞而飽受批評,國內基礎設施落後的情形也讓人民積怨已久。

曾誓言當「幾內亞曼德拉」 今修憲企圖連任

儘管現在的孔戴有諸多不是,但身為幾內亞首位民選總統,孔戴在 2010年上任時曾受到民眾廣泛的支持,當時他也誓言要成為「幾內亞的曼德拉」,改革軍方和礦業部門、追究侵犯人權軍人的責任,以及與幾內亞債主談判減免數十億美元債務等政策都為他贏得了好名聲。

無奈近年來,孔戴似乎忘記了當初要成為「幾內亞曼德拉」的承諾,除了無法讓全民共同從出口礦產的成果中受惠,他還動武鎮壓反對派舉辦的示威及罷工活動,2013-2016年間爆發的伊波拉疫情不僅造成 2,500人死亡,還重創了幾內亞的經濟,讓孔戴民心漸失。

更讓選民沮喪的是,自 2019年年底開始,孔戴開始開民主倒車,試圖修憲擴大總統權力、更改任期規則,並聲稱修憲後他的任期也該重新計算,因此又投入去年的總統大選中,並以 59.6%的得票率連任成功。這一切爭議,使得孔戴的聲望一落千丈,民間也開始有人期待軍方透過政變奪權。

post title

周日一早,幾內亞首都科奈克里市槍聲大作,街上也出現了奉命出動的特種部隊士兵。

歐新社/達志影像

杜姆布亞中校:軍方的行動不是政變

周日一早,幾內亞特種部隊領導人杜姆布亞中校開出第一槍,逮捕了總統孔戴,並披上國旗和數位軍人出現在國營電視台上,向民眾宣布政變的消息。

「我們的行動不是政變,」杜姆布亞中校告訴幾內亞的人民:「這只不過是反映出人民想活在能保障基本人權環境下的合理願望。」他繼續表示:「看看外頭道路、醫院的狀況——該是我們醒來的時候了......軍人的責任就是拯救國家。」

談到接下來的規劃,杜姆布亞中校表示軍方將會專注於成立過渡政府,將權力從以往一人的手上,移交給幾內亞全體民眾。

「缺席視同造反」

但是在安撫民心之餘,周一(6)軍方高層也下令各地官員必須立刻啟程到首都科奈克里市開會,並且威脅不打算來的人「任何形式的缺席將被視為造反」。

在軍方政變後,街上隨即湧現了慶祝軍方將孔戴拉下馬的人潮。

街上湧現慶祝人潮 喝采、歡呼聲不斷

在政變後不久,部分民眾隨即在街頭大搖國旗,歡慶總統孔戴被拉下台,搭乘卡車出現在街頭上的軍人也大受民眾歡迎,甚至有人開車、騎摩托車一路尾隨軍車喝采。

在首都科奈克里市經商的凱塔(Alsény Kéita)看著眼前的一切,說道:「軍隊掌權對我們而言是一種救贖,高昂的生活成本令人窒息。」

政變不是好事,但幾內亞人沒有選擇

住在鄰國塞內加爾的幾內亞人迪亞羅(Mamadou Saliou Diallo)則說:「我知道政變不是什麼好事,總統應該要從民主投票中選出。可是我們沒有選擇,我們的總統太老,也不再為幾內亞人實現夢想,甚至不願意放開權力。」

花40年爭取民主 上任後差點毀了民主

這樣的想法也與聯合國人權專家泰恩(Alioune Tine)不謀而合。「孔戴是一位為幾內亞的民主努力了超過 40年的政治家。」泰恩說道:「可是掌權後,孔戴幾乎毀了它。他把人們關進監獄,他殺害反對派,也拒絕與他們有任何政治談話。」

post title

在部分民眾歡慶軍方推翻總統孔戴的同時,部分民眾也對幾內亞的未來感到擔憂。圖為政變後,兩名幾內亞民眾隨即攔下一位特種部隊士兵與他自拍。

歐新社/達志影像

軍方善變 幾內亞未來不明

然而,儘管有些民眾為總統孔戴的落馬而歡呼,部分民眾也對軍方重新掌權的局面抱持疑慮。在幾內亞從事教職的迪亞斯(Aissatou Diassy)提到,以往軍方掌權後,毒品販賣、貪汙、盜用公款等事情層出不窮,BBC記者瓊斯(Mayeni Jones)也指出,軍方向來都是出了名的善變,在無人監督的情況下,沒有人可以保證軍政府會實踐承諾。

「軍方必須在短時間內完成權力過渡。」迪亞斯說道。

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不放人,就制裁

而在政變發生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及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等紛紛加以譴責,並呼籲軍方盡速釋放孔戴,西非的區域性組織西非國家經濟共同體(ECOWAS)甚至威脅,如果孔戴遲遲未被釋放,將不排除對幾內亞祭出制裁。

post title

專家們紛紛警告,過去一年來西非各國政權更迭過程中發生的暴力事件,已經顯示西非地區出現了民主倒退的跡象。圖為在科奈克里市重要活動場地人民宮(Palace of the People),一名揮舞著幾內亞國旗的特種部隊士兵得到了民眾的熱烈歡呼。

歐新社/達志影像

過去五個月來第三起 查德、馬利有例在先

對於政治專家及分析師來說,幾內亞的這起政變深具意義,因為這已經是西非在過去五個月來第三起在政權更迭過程中涉及暴力的國家。

今年 4月,統治查德 30年的總統德比(Idriss Deby)在視察前線途中身亡,隨後由德比之子馬哈馬德(Mahamat Idriss Déby)掌權,但有些專家懷疑德比的死其實是由馬哈馬德一手策畫;隨後在 5月,馬利上校戈塔(Colonel Assimi Goita)二度發起政變,將過渡政府的總統恩多(Bah Ndaw)、總理瓦內(Moctar Ouane)帶走,拘留於軍營當中。

政變非大新聞 西非地區民主在倒退

美國國會研究處(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的研究員阿里夫(Alexis Arieff)指出,雖然西非地區的政變不是大新聞,但近年來人們確實可以看出當地有民主倒退的跡象。

住在塞內加爾,目前是西非親民主組織西非開放社會倡議(Open Society Initiative for West Africa)負責人霍克佩(Mathias Hounkpe)進一步表示,像孔戴一樣以民選領袖身分上台,上任後推動修憲、試圖延長自己任期,聲稱自己需要更多時間實現對國家願景的模式,在西非各國的歷史上屢見不鮮。

霍克佩認為,每當這樣的循環出現,民眾就會大失所望,「這就是為何民眾會將軍方介入視為解決問題的一環,也是人們在幾內亞街頭跳舞慶祝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