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矽谷Theranos「惡血案」開庭 女版賈伯斯是過度天真還是老謀深算?

by:徽徽
8835

周三,曾經的矽谷明星Theranos創辦人霍姆斯詐欺案正式開庭,在檢方和辯方你來我往下,最重要的爭點逐漸浮出:究竟Theranos是單純失敗,還是刻意詐欺?

post title

8號這天,血液檢查公司Theranos創辦人霍姆斯現身美國加州聖荷西聯邦法庭。

美聯社/達志影像

曾經的矽谷明星

在多年媒體熱議、暢銷書、紀錄片、Podcast等紛紛推出後,周三(8),針對曾經的矽谷明星、血液檢查公司Theranos創辦人霍姆斯(Elizabeth Holmes)的審判終於開庭,霍姆斯本人也戴著藍色口罩、穿著灰色套裝現身美國加州聖荷西(San Jose)的聯邦法庭。

標榜只要一滴血 就能做上百項檢測

六年前,《華爾街日報》率先踢爆了Theranos的血檢騙局,Theranos根本做不到它所宣稱的血檢技術:只要一滴血,就能進行上百項血液檢測。

三年後,Theranos正式宣告解散,霍姆斯遭到美國司法部以 2項共謀詐欺罪名和 10項詐欺罪名起訴,霍姆斯的傳奇故事喧騰一時,她也在這期間和飯店大亨伊凡斯(William "Billy" Evans)交往,並且在今年 7月生下兒子。

傳喚重量級證人 季辛吉、梅鐸都在內 

無論如何,有鑑於這起審判涉及範圍甚廣,預計將持續 13周,並且傳喚先前待在Theranos董事會舉足輕重的人物作證,像是前美國國務卿季辛吉(Henry Kissinger),以及Theranos的重要投資人澳洲媒體大亨梅鐸(Rupert Murdoch)等。

最高恐判20年有期徒刑

一旦針對霍姆斯的種種罪名成立,今年 37歲的她可能得面對長達 20年的有期徒刑。

在HBO紀錄片《發明家:矽谷獵血》中,導演吉布尼用他的鏡頭和剪輯道出了霍姆斯是如何從雲端跌落谷底、她又是如何欺騙投資人的故事。

「裝久了就成真」矽谷虛張聲勢的文化

深究霍姆斯的案子之所以如此引人注目,其一是因為她代表著矽谷虛張聲勢的「裝久了就成真」(fake it till you make it)文化,這樣的文化讓許多矽谷新創公司勇於挑戰、勇於「做夢」,進而實現夢想,同時也很容易滋養不肖人士,讓他們抓住不當牟利的機會,欺騙願意相信夢想的矽谷投資人和大眾,結果往往被輕縱,不需要負什麼責任。

下一個蘋果、Facebook、Google?

在Theranos最風光的那一段日子,它被當作矽谷顛覆性商業魔法的模範,就像蘋果、Facebook、Google和特斯拉的崛起一樣。然而在Theranos的騙局被踢爆、從雲端跌落後,矽谷新創產業急著想和Theranos劃清界線。

醫療器材「裝不得」

美國史丹佛大學醫學系教授加德納醫師(Dr. Phyllis Gardner)評論道:「『裝久了就成真』──你在醫療器材上不會這麼做,醫療器材是受到高度監管的,它們必須非常準確,而且不會傷害到任何人,然而Theranos推出的器材會傷害人。」

少見捲入刑事訴訟  假裝做到就是詐騙

除此之外,霍姆斯的案子之所以罕見,其中之一是因為通常矽谷新創公司很少會捲入刑事訴訟。

紐約卡多佐法學院(Cardozo School of Law)法律系教授、前紐約南區聯邦檢察官羅斯(Jessica Roth)說:「現在全世界都在盯著這場審判。從法律上來說,當你知道你(技術)還沒到就開始『裝』,這就是詐騙。」

「(被告)他們是知道自己造假,還是相信自己做到了?」

HBO紀錄片《發明家:矽谷獵血》(Inventor: Out For Blood In Silicon Valley)的導演吉布尼(Alex Gibney)說:「這種詐欺行為往往不會被起訴,有很多人是真的一直裝直到成功,但這永遠不能當作不將詐欺犯繩之以法的理由。」

post title

先前霍姆斯在媒體前總是穿著黑色高領衫,且嗓音據傳故意壓低,為的是讓人聯想到蘋果創辦人賈伯斯。

路透社/達志影像

愛穿黑色高領衫 人稱女版賈伯斯

多年來,霍姆斯用低沉的嗓音、犀利的眼神和意圖讓人想起蘋果創辦人賈伯斯(Steve Jobs)的黑色高領衫打造她在大眾面前的形象。除此之外,霍姆斯在她的辦公室加裝防彈玻璃,出入都是用私人飛機或是配有司機的轎車,而這樣高昂的花費都來自投資人對她的信任。

Theranos市價飆漲破千億

2003年,當時 19歲的霍姆斯從史丹佛大學輟學,並且成立了Theranos。2009年,她聘請了巴爾瓦尼(Ramesh "Sunny" Balwani)擔任顧問,這對情侶很快地從投資人手上募得 7億美元(折台幣約 196億元),Theranos的市價一度飆漲到 90億美元(折台幣約 2,519億元)。

和兩大連鎖藥局合作、重量級人士坐鎮董事會

與此同時,Theranos和兩間大型連鎖藥局Walgreens和Safeway達成協議,在它們的連鎖藥局中提供血檢服務。這個消息讓Theranos的前景更加不可限量,也讓重量級人士──前美國國務卿舒茲(George Shultz)、季辛吉、前美國參議員弗利斯特(William Frist)和前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James Mattis)願意加入董事會。

不用再將針頭戳進手臂

2014年,霍姆斯在一場會議中概括了Theranos對世人的貢獻,她說:「我們重新發明了傳統實驗室的設施,讓它免除了人們將針頭戳進手臂的需要。」

post title

在霍姆斯最風光的那一段日子裡,她還曾來到白宮參與歡迎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出訪美國的國宴。

美聯社/達志影像

《華爾街日報》踢爆Theranos

2015年,《華爾街日報》報導了一系列Theranos的醜聞,踢爆了Theranos一直以來宣稱的貢獻,也讓外界開始質疑Theranos到底有沒有發明出創新的血檢技術和裝置。

美國史丹佛大學醫學系教授加德納醫師表示,他從很早就開始懷疑Theranos:「霍姆斯犯下了詐欺罪,她傷害了許多患者,她騙了許多人的錢。」

投資人、SEC、連鎖藥局起訴

在《華爾街日報》的報導刊出後,監管單位和投資人開始仔細檢視Theranos,這才發現Theranos問題重重,導致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對霍姆斯提出民事詐欺訴訟,投資人和連鎖藥局Walgreens也加入。

2018年 Theranos正式解散

2016年,《富比士》雜誌將霍姆斯的淨資產從 45億美元(折台幣約 1,260億元)下修到一文不值。2018年,霍姆斯和SEC與投資人達成和解;同年,Theranos正式關門大吉。

畫大餅給投資人 280億縮水成280萬

然而也在這一年,美國司法部以刑事詐欺罪名起訴了霍姆斯和巴爾瓦尼,指控兩人欺騙投資人Theranos的血檢裝置可以快速地進行全方位的臨床檢測,且只需要受測者的一小滴血就辦得到。霍姆斯和巴爾瓦尼畫了個大餅給投資人,告訴他們在 2015年Theranos就可以賺進 10億美元(折台幣約 280億元),但真的到了 2015年,Theranos實際上只賺進了幾十萬美元而已。

post title

8號這天,法庭畫家畫下了霍姆斯參與庭審的情形。霍姆斯的辯護律師表示,霍姆斯的失敗和犯下的錯誤不能和犯罪畫上等號。

路透社/達志影像

檢方怎麼說?

周三一開庭,美國聯邦檢察官里奇(Robert Leach)開出第一槍,他先羅列了Theranos的興衰,並且在談到Theranos瀕臨倒閉時表示:「霍姆斯在沒有時間也沒有錢的情況下選擇說謊。」

過份誇大 蓄意欺騙

里奇對著陪審團和法庭秀出了Theranos研發的血液分析機器Edison和MiniLab的照片,並且說這部機器「並沒有做出什麼一般血液檢測實驗室做不到的事情」。里奇還提到,Theranos騙大家它們研發的血液檢測技術被用在戰場上,並且營造製藥公司支持Theranos血液檢測技術的假象。更過分的是,霍姆斯過份誇大Theranos的預期收入,並且利用媒體來協助她詐欺。

「這場陰謀為她帶來了名聲、榮譽還有眾人的崇拜。」里奇說。

post title

圖為Theranos位於加州帕羅奧圖(Palo Alto)的總部,現在這裡已經關閉。

Newscom/達志影像

辯方怎麼說?

然而,對霍姆斯而言,她從來沒有想要詐騙投資人的意圖,Theranos之所以失敗是基於一連串的錯誤,而非蓄意詐欺。

霍姆斯的辯護律師韋德(Lance Wade)說:「當局剛剛呈現出來的惡人,事實上只是一名每天都盡力而為、活生生的人類。」

「盡你最大的努力後失敗,並不是犯罪。」

真的有在做研發

韋德辯駁道,Theranos的失敗遠比檢察官呈現出來的事實還要來得複雜,而且Theranos是真的有研發出一些有價值的血液檢測技術。

Theranos的真相「更人性化、更真實,而且往往比檢察官呈現的還要更技術性、複雜和無趣」,這家公司是真的在做科學研究工作、研發血液檢測技術和打造血液檢測機器。韋德補充道,Theranos的投資人都很富有,他們都知道投資新創公司會伴隨而來的風險,Theranos一直以來都是一個充滿投機的提案。

有犯錯沒犯罪

而Theranos和Walgreens的合作讓這間公司跑得太快,在短時間內要做的事情太多,這是一場錯誤沒錯,但霍姆斯從未跨越犯罪的那條線。韋德說:「Theranos當然不會把錯誤當成犯罪,它們視錯誤為通往成功之路的一部份。」

Theranos的「錯誤」還包含在血檢技術的測試與實驗室有些程序和步驟沒有被遵守,有些檢測的表現也不佳。無論如何,「霍姆斯有理由相信實驗室的營運在掌控之下,且合適的系統已經就位」。

post title

圖為Theranos的營運長巴爾瓦尼,他被指控在和霍姆斯交往期間虐待和控制霍姆斯。

路透社/達志影像

被前男友設計?還是老謀深算?

韋德反而把問題矛頭指向霍姆斯的前男友巴爾瓦尼,當時巴爾瓦尼負責Theranos的實驗室。由此,整場審判多了個爭點:霍姆斯是因為太天真、被巴爾瓦尼設計,還是霍姆斯本人老謀深算?

受到前男友精神虐待

在 2020年交給法院的文件中,霍姆斯提到她和巴爾瓦尼的關係反映出「虐待和強迫的模式」。當巴爾瓦尼與霍姆斯相遇的時候,霍姆斯只有 18歲,巴爾瓦尼則是 37歲,他被描述成自我中心、要求周遭的人圍著他轉,而且有時脾氣一下就上來。

霍姆斯的辯護律師韋德說:「就像大部分的私人關係一樣,總有大部分的人看不到的地方,你得等所有的證據浮上檯面,然後再決定怎麼公平地檢視這段關係。」

「霍姆斯犯下的錯誤之一,就是信任和依賴她視為主要顧問的巴爾瓦尼。」

「你是沙漠中的微風」

而在 2020年交給法院的文件中,巴爾瓦尼全面否認對霍姆斯施虐,美國聯邦檢察官也出示霍姆斯寫給巴爾瓦尼的簡訊,裡頭充滿對巴爾瓦尼的愛意,像是「對我來說,你是沙漠中的微風/我的水/我的海洋/只想和你在一起」。

巴爾瓦尼在 2018年同樣被美國司法部以詐欺等罪名起訴,他的案子將在明年一月開庭。

post title

在 8號的聽證會結束後,霍姆斯和伴侶伊凡斯一起離開加州聖荷西聯邦法院。

美聯社/達志影像

看檢方出示的證據再出招

針對這起矽谷新創圈的世紀大審,美國專門打白領犯罪刑事訴訟的律師伯恩斯坦(Jeffrey Bornstein)評論道,霍姆斯的辯護團隊會依照當局揭露的證據在不同說法間轉換。

「辯護團隊有可能會說霍姆斯胸懷抱負,也就是她篤信只要給她時間,她最終一定能讓事情成功;辯護團隊也有可能說霍姆斯接下了個她自己不清楚的職位,人們欺騙了她。」

「我認為辯護團隊的說詞可能會介於兩者之間。」伯恩斯坦分析道。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然而,美國聯邦檢察官也很有可能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用霍姆斯自己的說詞來要她認罪。當 2015年《華爾街日報》剛揭發Theranos的醜聞時,當時擔任Theranos CEO的霍姆斯曾公開多次駁斥《華爾街日報》的報導,並且說很多事情自己都不知道,而在這次的審判中她很可能推翻自己先前的說法,讓檢方逮住說法前後矛盾這點而攻擊。

「最終都是我的責任」

無論如何,2016年4月,霍姆斯在接受美國晨間新聞《今日秀》(Today)訪問時提到,她因為Theranos沒有提早發現並且解決問題而感到「震驚」,她也宣布Theranos會重新打造實驗室。

「我是這間公司的創辦人和CEO,任何發生在這間公司的事不管怎麼說都是我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