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法院裁定墮胎罪違憲 天主教大國也吹綠色風潮

by:山謬
3023

周二,墨西哥最高法院做出一項歷史性的裁定,宣布墮胎罪法規違憲,令墨西哥為墮胎權奔波多年的人士倍感振奮,也象徵著去年自阿根廷吹起的一股「綠色風潮」,如今也正式吹進了墨西哥。

post title

周二,在墨西哥的最高法院外,支持墮胎的民眾拿著寫有「墮胎自由」字樣的海報在街上遊行慶祝。

路透社/達志影像

墨西哥掀綠色浪潮 法官:墮胎罪違憲

周二(7),墨西哥最高法院的 11位大法官,以 10票同意、0票反對、1人缺席的票數,裁定墨西哥北部科阿韋拉州(Coahuila)有關墮胎罪的規定違憲必須移除,也意味著阿根廷自去年 12月吹起的綠色浪潮,如今也正式吹進墨西哥,未來更有可能持續往拉美各國擴散。

先前全國僅4州可合法墮胎 最高可判三年

在此之前,墨西哥全國 32州當中只有 4個州政將墮胎合法化,其餘各州都將墮胎視為犯罪,孕婦只有在被性侵懷孕或是胎兒可能威脅自身健康的情況下,才能合法墮胎。以科阿韋拉州為例,墮胎或協助墮胎的人最高將被判處三年的有期徒刑。

非全國放行 墮胎團體可挑戰各州墮胎罪法規

但現在,科阿韋拉州依法必須將墮胎罪規定移除。不過《紐約時報》在報導中指出,目前只有科阿韋拉州墮胎罪法規會直接受影響,但它會對全墨西哥的法官產生一定的拘束力,無法像過去那樣可以輕易判接受墮胎手術的婦女有罪,支持墮胎合法化的團體也可以用這份裁定挑戰各州的墮胎罪法規,各州立法機關也會有壓力,必須修改墮胎罪相關的規定。

墨西哥女性平等中心(Women's Equality Center)的主任阿維拉吉倫(Paula Avila-Guillen)說道:「現在,任何視墮胎為有罪的州都形同挑戰憲法,......任何仍將墮胎視為有罪的州都有義務要調整它們的法律框架,以符合最高法院立下的標準。」

最高法院院長:歷史性的一刻

這項結果也讓最高法院的院長薩爾迪瓦(Arturo Zaldívar)直言周二這天是歷史性的一刻,「對全體女性權利,尤其是最弱勢的女性而言,更是歷史上的分水嶺」。

post title

墨西哥能有今日的成果,背後其實是支持墮胎人士努力十多年來的成果,而去年阿根廷的成功案例也給他們很大的鼓勵,有人也開始效仿阿根廷,在支持墮胎合法化的抗議中大搖綠色手帕。

路透社/達志影像

十多年努力 改變州政府、公眾立場

對於墨西哥來說,今日最高法院的決定,是十多年來支持墮胎合法化人士積極奔走的結果,他們的努力讓墨西哥市、瓦哈卡州(Oaxaca)、伊達爾戈州(Hidalgo)和維拉克魯斯州(Veracruz)從 2007年起,相繼成為墨西哥境內少數可以合法墮胎的地方,公眾在墮胎議題上的立場,也在他們的奔走下漸漸轉變。

受阿根廷先例激勵 綠色風潮吹進墨西哥

去年 12月,阿根廷支持墮胎合法化團體在努力 15年後圓夢的消息,更是讓墨西哥推動墮胎除罪化的人倍受激勵,隨後墨西哥各地推動墮胎除罪化的示威上,也越來越常看見效法阿根廷示威者的作法,身穿綠衣、一起揮動綠色手帕表達訴求的場景。

post title

每年,跟佩奇一樣有過差點因為接受墮胎手術而入獄的婦女不在少數。

歐新社/達志影像

墮胎失敗 就醫反被檢舉

這樣點點滴滴的努力看起來雖然微不足道,可是對像佩奇(Yetlanezi Pech)這樣差點在墮胎過程中喪命的人來說,這些努力所帶來的成果,將會大大改變她們的命運。

兩年前,佩奇私下找了醫生在家動墮胎手術,但醫生卻不慎失手,導致她不得不前往醫院求助。沒想到,收治她的醫生雖然同意為她動手術,卻在手術前打了電話向當局檢舉她想要墮胎。

「一名決定要接受墮胎手術的女性已經夠辛苦了,結果我們還得面對可能會被處罰的可怕處境。」佩奇無奈地表示:「當時,我感到很害怕、沒有安全感,也感覺到很孤單。」

不過這也不能全怪那名醫生,畢竟墨西哥的聯邦法律規定醫生一旦發現病患有企圖犯罪的跡象,就必須通報當局——墮胎罪也算在內。

律師幫忙有條件 「向上帝懺悔」

好在最後佩奇及時聘請了律師,幫助她免於入獄服刑,可是在同意幫助佩奇前,律師向她說道:「你必須為你所做的一切向上帝懺悔,然後我才會幫你。」

類似經驗者眾 今年已經432起

事實上,在墨西哥每年和佩奇一樣有類似經歷的婦女不在少數,墨西哥政府的數據顯示,單就今年前 7個月而論,就有 432起涉及非法墮胎的案件成立,正在調查當中。

post title

周一(6)在墨西哥最高法院外,反對墮胎的民眾集體跪下祈禱,希望法官們不要做出可能會讓墮胎合法化的決定。

歐新社/達志影像

天主教教會、保守人士不滿

BBC駐墨西哥及中南美洲記者格蘭特(Will Grant)表示,墨西哥最高法院的決定雖然讓許多婦女免於牢獄之災,但同時可能也會引發保守政治人物及天主教教會的不滿。

墨西哥國家行動黨(Partido Acción Nacional)的參議員兼前黨魁維達來斯(Damián Zepeda Vidales)表示,他個人在參議院中會努力反對讓墮胎合法化,並聲稱生命權向來都是國家行動黨黨綱及信念的一環。

禱告祈求有利結果

而在最高法院審理此案期間,墨西哥主教團就一連在Twitter分享了多則教會領袖對墮胎議題的評論,其中一則就寫道:「願你們對生命的決定是出於信心、希望和愛,而不是受意識形態所制約。」在周二當天,有一些虔誠的信徒甚至跑到最高法院外下跪祈禱。

主教:不能保持沉默

無奈這些禱告並沒有應驗,但墨西哥的一名主教瓜迪奧拉(Alfonso Miranda Guardiola)仍大聲疾呼:「在生命處於危險的時刻,我們不能保持冷漠、沉默及恐懼。」

基督徒總統謹慎以對 「已經進法院,就在法院解決」

至於身為一名虔誠基督徒的墨西哥總統奧布拉多(López Obrador),這次反而沒有出面表態,而是謹慎地保持曖昧不明的態度,努力避免引發工人階級或是保守派選民的不滿。

「我們不鼓勵任何衝突,」奧布拉多說道:「如果它(墮胎罪是否合憲)已經進入最高法院了,那就讓它在那裡被解決吧。」

post title

在檢視過美國德州最新的墮胎法案後,美國司法部長賈蘭德(Merrick Garland,中)召開記者會表示,司法部認為德州的新法律有違憲法,因此宣布將對這項法案提起訴訟。

歐新社/達志影像

準備挑戰各地法規

無論如何,眼下木已成舟,最高法院已經做出決定,墨西哥支持墮胎合法化的團體也已經磨刀霍霍,準備挑戰各州有關墮胎罪的法律,律師兼爭取墮胎權組織「自由」(The Free)的主任克魯茲(Verónica Cruz)在受訪時說道:「在墨西哥,我們沒有機會一步就讓墮胎合法化或讓墮胎除罪化,必須一州一州的完成。」

唯一例外的是科阿韋拉州,考量到法官已經宣布該州墮胎罪法規違憲,致力於推動墮胎權的組織GIRE打算再接再厲,推動科阿韋拉州墮胎合法化,目標是讓婦女們能獲准在懷孕 12周內決定是否要接受墮胎手術。

科阿韋拉州成德州婦女替代選擇?

有趣的是,鑑於這次爭議的主角科阿韋拉州恰巧就毗鄰著美國德州,考量到先前德州才通過全美最嚴格的墮胎法案,嚴格限制醫師為懷孕 6周以上婦女實施墮胎手術的條件,也讓許多人不禁猜想:未來,墨西哥會不會反而成為美國,尤其是德州想墮胎婦女的替代選擇?

不管答案是什麼,致力於推動墮胎權的組織GIRE的訴訟協調員加希亞(Melissa Ayala García)很清楚墨西哥離這一天還很遠,「在德州婦女來科阿韋拉州接受墮胎手術前,還有很多事必須完成」。但國際計畫生育聯合會(International Planned Parenthood Federation)的西半球執行長卡里諾(Giselle Carino)認為,墨西哥的成功經驗可以成為美國,乃至各國仍在為墮胎議題努力人士的鼓勵。

「這是可能的,它正在發生。」卡里諾說道:「當你遇到不利條件,像是在德州的情形,你需要加倍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