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的邱比特 解開荷蘭畫家維梅爾的畫中畫之謎

by:徽徽
7554

在荷蘭黃金時代畫家維梅爾的作品《窗邊讀信的少女》中,不只有少女一人,還有一幅隱藏的邱比特畫中畫......

在荷蘭黃金時代畫家維梅爾的作品《窗邊讀信的少女》中,其實有一幅邱比特的畫像掛在牆上。

Photo: Johannes Vermeer

畫作中的隱藏人物

三百年來,沒人發現荷蘭黃金時代畫家維梅爾(Johannes Vermeer,1632-1675)的作品《窗邊讀信的少女》(Girl Reading a Letter at an Open Window)其實有個隱藏版人物,直到收藏這幅畫作的德國德勒斯登(Dresden)歷代大師畫廊(Gemäldegalerie Alte Meister)修復了這幅珍貴的作品,找到了畫中畫──掛在牆上的邱比特畫作。

正因如此,專家也才對信中內容更有把握,認為少女在讀的信可能是一封情書。

讓大家一起來看

為了讓大眾親眼目睹這個驚人的發現,歷代大師畫廊決定展出修復好的這幅畫作,連帶 9幅畫廊內收藏的維梅爾作品,以及 50幅與他同時代的荷蘭畫家作品,這檔展覽名為「維梅爾:反思」(Johannes Vermeer: On Reflection)。

post title

今年 9月9日,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中)、荷蘭總理呂特(Mark Rutte,右)和下薩克森邦首長克雷齊默(Michael Kretschmer,左)來到歷代大師畫廊欣賞《窗邊讀信的少女》。

歐新社/達志影像

以為維梅爾不滿意  將邱比特塗掉

其實,當畫廊在 1979年用X光掃描《窗邊讀信的少女》時,就已經發現了畫中牆上掛的邱比特畫作,當時人們認為是維梅爾自己對邱比特畫作不滿意,乾脆直接將它塗掉,這在維梅爾的不少作品中都曾出現過這樣的情形。

「他真的是個完美主義者」

歷代大師畫廊的負責人、同時也是一位藝術史學家的科亞(Stephan Koja)提到,維梅爾在他的作品中重新蓋上新的顏料很正常,因為他過去曾多次這麼做,「他真的是個完美主義者,想要讓構圖最精準也最讓人信服」。

事情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因此,大家一開始都假設維梅爾自己覺得邱比特畫作不適合,才重新蓋上一層顏料將它給藏起來。然而,當古畫修復師在 2017年開始修復《窗邊讀信的少女》時卻發現,事情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post title

在發現畫作中的邱比特後,人們開始研究是誰塗掉這幅畫中畫,又是為何塗掉。

美聯社/達志影像

發現非作畫時代的灰塵 

德國藝術史學家科亞解釋道,古畫修復師發現少女身後那一面空牆出現了兩種顏色,而且顏料的濃度也不同。當研究人員在考古學實驗室研究畫作時,更發現了不同層顏料間夾雜著非維梅爾作畫時代的灰塵,代表有人在畫作完成好一陣子後重新上顏料把邱比特塗掉。

「我們發現畫作中有一層顏料上沾有灰塵,這一定是之後才累積上去的,」科亞補充道:「顯而易見畫作最上層的顏料不是維梅爾所繪。這是外來者違背維梅爾的意圖做出的扭曲。」

究竟是誰做的?

現在,研究人員只能推測該幅畫作中的邱比特在 18世紀早期被人塗掉,但究竟是誰做的,還有為什麼這麼做仍是個謎。

從這幅作品的身世來看,它在 18世紀早期被收入一間法國的藝術收藏館中,當時維梅爾一點都不有名,他在 1675年過世時債務纏身。因此,德國藝術史學家科亞推測,《窗邊讀信的少女》或許被收藏館的工作人員修改過,為的是讓這幅畫看起來像另一名荷蘭黃金時代畫家林布蘭(Rembrandt Harmenszoon van Rijn)的作品。

「在那個時代,修改別人的畫作很常見,畫作會根據不同人的品味做修改...現在我們會覺得很不可思議,你怎麼敢動維梅爾的畫,但好幾百年前的那些人並沒有那麼猶豫。」

還有哪些畫被改過?

除了《窗邊讀信的少女》被人動過手腳,維梅爾的《黛安娜和她的同伴》(Diana and Her Companions)與《拿天平的女人》(Woman Holding a Balance)一樣有被人修改過,不過現在都已經被修復回原本的樣子。

post title

在歷代大師畫廊內,古畫修復專家正在解釋如何小心翼翼地讓邱比特畫作現形。

美聯社/達志影像

小心翼翼刮下顏料  還畫作本來面目

回到《窗邊讀信的少女》,為了找回畫作中的邱比特,古畫修復師在放大了 120倍的顯微鏡下拿著手術刀小心翼翼地刮下塗上去的顏料,這個過程花了足足兩年半,因為古畫修復師一天頂多只能刮下幾平方公釐而已。

金髮、手拿弓、身型圓潤

在古畫修復師的精心修復下,《窗邊讀信的少女》中的邱比特畫作慢慢現出原形,他符合典型的邱比特形象:左手臂抬起,右手臂拿著一把弓,頭頂著一頭金黃的頭髮,全身上下圓滾滾的,就跟維梅爾其他畫作中出現的邱比特長得差不多。

在美國紐約弗里克收藏館(The Frick Collection)收藏的《中斷音樂的女孩》(Girl Interrupted at Her Music)、倫敦國家藝廊收藏的《站在小鍵琴前的女子》(Lady Standing at a Virginal)中,都可以找到邱比特的蹤影。

參考真實世界的畫作

德國藝術史學家科亞提到,這幅頻繁出現在維梅爾畫作中的邱比特畫作,可能真實存在在這個世界上,因為在維梅爾的財產清單中,列有一幅名為《邱比特》的畫作。縱使這幅畫作下落不明,但專家認為這幅畫作可能出自荷蘭黃金時代畫家范埃佛丁根(Caesar van Everdingen)之手。

post title

維梅爾的作品《戴珍珠耳環的少女》也充滿謎團,圖為前來荷蘭海牙莫瑞泰斯(Mauritshuis)皇家美術館欣賞該作品的荷蘭國王威廉-亞歷山大(Willem-Alexander of the Netherlands)。

美聯社/達志影像

從宗教到常民生活

無論如何,《窗邊讀信的少女》代表著維梅爾藝術生涯的轉型。早期,維梅爾的畫作以宗教和神話人物為主,像是耶穌基督和月亮女神黛安娜都曾出現過,這個時期他的畫筆下尚未出現以中產家庭生活為背景的主題。但到了 1650年代後期,他開始從畫宗教畫轉移到畫風俗畫(Genre Painting),也就是以老百姓的日常生活為主題,而這正是荷蘭黃金時代的標誌。

「《窗邊讀信的少女》在維梅爾從歷史畫家到日常生活畫家──也就是我們今天熟知的維梅爾──的轉型上,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德國藝術史學家科亞說。

充滿謎團的維梅爾

對於渾身充滿謎團的維梅爾來說,隱藏的邱比特只是其中一個謎團而已。像是他的名畫《戴珍珠耳環的少女》(Girl with a Pearl Earring)中的少女是誰,以及維梅爾向誰學畫這件事,一直是讓外界津津樂道的謎團。

「維梅爾最棒的地方就在,他讓事物保持開放性,並且讓我們的想像力自由馳騁,」德國藝術史學家科亞繼續說道:「不管是哪一種藝術,無論是音樂、劇場或電影都好,我認為你會喜歡的作品往往是本身帶點謎團的作品...就像電影導演會拋給你一點線索,然後讓你完成,這正是維梅爾擅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