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羅群島單日獵殺1,428隻海豚 捕鯨文化再受強烈質疑

by:阿雀
5531

在丹麥海外自治領地法羅群島,當地居民於上周日獵捕了超過 1,400隻大西洋斑紋海豚,被認為是創歷史的捕豚紀錄。

post title

上周日,法羅群島的一場捕豚活動獵殺了 1,428隻大西洋斑紋海豚,並因此引發各界的強烈抗議。

Photo: Anna

被逼入淺水區的海豚

上周日(12),一群大西洋斑紋海豚(Leucopleurus acutus)被人為驅趕至大西洋北部最大的峽灣之中,快艇和水上摩托車將牠們逼入法羅群島東島(Eysturoy)斯卡拉波忒拿海灘(Skalabotnur beach)的淺水區。

在那裡,捕鯨人(註)用特製的長矛獵殺了牠們,死去的海豚接著被拖到了岸上,免費地分發給當地居民食用。

註:本次事件雖是獵捕海豚,但除非特指捕豚的部分,否則內文中還是以「捕鯨」及「捕鯨人」代稱整體的獵捕活動和獵捕者。

共有1,428隻海豚被宰殺

根據捕豚影片顯示,海豚在被獵殺時不斷於水中猛烈掙扎,周遭的海水也因為大量的鮮血而漸漸被染紅,另一端則有數百位民眾自岸邊觀看整個獵捕過程。

動保團體「海上牧羊人」(Sea Shepherd)指出,這天共有 1,428隻大西洋斑紋海豚被殺死。

警告:此影片可能引發不適,請審慎觀看。這支影片由動保團體「海上牧羊人」所發布,可以看到上周日捕豚活動的獵殺過程。

數百年的捕鯨傳統

在法羅群島,獵捕海中的哺乳類,像是鯨魚、海豚等,這樣的活動法羅語(Faroese)稱之為「Grindadráp」(英文為「grind」,即「磨難、苦差事」之意),是一種當地傳統,已經實施了數百年。

如同本次的捕豚事件,捕鯨人會先將船排成半圓形圍繞鯨豚,再將牠們逼到峽灣內,最後在淺水海域中獵殺牠們。

每年獵捕600隻領航鯨

法羅政府表示,過去 20年,他們平均每年都會捕捉 600隻領航鯨(Globicephala),這是「Grindadráp」主要的獵捕對象,法羅群島周圍約有 10萬隻領航鯨,整個北大西洋東部則有約 38萬隻領航鯨。

但另一方面,大西洋斑紋海豚的獵捕數量卻是相對少很多的,例如 2020年是 35隻,2019年則是 10隻。

支持捕鯨的人表示,捕鯨是從大自然中採集食物的永續性作法,也是法羅文化認同中重要的一部份;但相關動保人士長期以來強烈反對,認為這種「屠殺」既殘忍又不必要。

本照攝於 2006年,畫面來自法羅群島,被獵殺後的大西洋斑紋海豚被整齊地排放在碼頭。

Photo: Erik Christensen

單日獵殺最多海豚的一次

而這次的捕豚活動是特別受到矚目的——因為獵捕規模出乎意料地大,不只動保團體,連許多法羅人都感到訝異,並批評參與這次獵捕的捕鯨人。

其中,法羅群島當地的海洋生物學家米克森(Bjarni Mikkelsen)便對捕豚數量進行了分析,而他的數據顯示,這次的捕豚活動是法羅群島有史以來,在單日獵殺最多海豚的一次。

次之的紀錄是 1940年的 1,200隻;再來是 1879年的 900隻;1873年的 856隻;以及 1938年的 854隻。

本來以為只有200隻海豚

法羅捕鯨協會(Faroese Whalers Association)主席舒爾達貝格(Olavur Sjurdarberg)在接受BBC訪問時,承認這次捕豚活動的確過頭了。

「這是個大錯誤,」舒爾達貝格說:「當他們發現那群海豚時,他們估計只有大約 200隻海豚。」

舒爾達貝格並沒有參與本次的捕豚活動,但他掌握了部分消息,指出捕鯨人一直到獵殺環節開始時,才了解到海豚群落的規模超乎他們本來的想像。

「應該要有人弄清楚的......很多人對於發生的事都感到十分震驚。」

post title

法羅捕鯨協會主席舒爾達貝格指出,這次的捕豚活動並沒有違法。本照為大西洋斑紋海豚。

Photo: batwrangler

經過同意,沒有違法

但即使如此,根據舒爾達貝格表示,這次的捕豚是經過當地政府同意的,因此沒有違法。

事實上,捕鯨活動在法羅群島是受到規範的,並非商業行為,而是由地方社群自行籌畫,通常是在某人發現鯨豚群落後發起的。同時,捕鯨人還必須持有官方核發的培訓證書才能參與捕鯨。

可以追溯至維京時代

而對於法羅人來說,「Grindadráp」之所以是「法羅飲食文化中古老而不可或缺的一部份」,是因為他們已經捕鯨了數百年,考古最遠可以追溯至維京時代,捕鯨官方紀錄則可以溯及 1584年。

當地人之所以會產生獵捕、食用領航鯨的傳統,則是由於法羅群島的天氣與自然環境不佳。因此在古時候,法羅人必須利用有限的資源生存下去,而除了捕鯨以外,他們也飼養牛羊,又或是捕魚及狩獵海鳥。

也因此,「Grindadráp」結束後,捕獲的鯨魚往往會被盡量公平地分發給附近居民,讓大家共享資源。

post title

本照為乾燥的領航鯨肉,是法羅當地的傳統菜色。

Photo: Erik Christensen

「合法但不受歡迎」

但關於這次的捕豚事件,當局表示,獵捕領航鯨和海豚是兩回事,而海豚「並沒有擁有同樣的文化合理性」。代表法羅群島的丹麥議會議員斯卡勒(Sjurdur Skaale)便表示,獵殺斑紋海豚在法羅當地「合法但不受歡迎」。

法羅群島總理尼爾森(Bárður á Steig Nielsen)則指出:「我們非常嚴正地看待此事,雖然這些獵捕被視為是具有永續性的作法,但我們會詳細檢視捕豚活動,還有它們會在法羅社會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政府已經決定要針對捕捉大西洋斑紋海豚的規定展開評估。」

「一秒鐘之內殺掉一隻鯨魚」

另一方面,雖然議員斯卡勒承認這次的捕豚活動引起爭議,但他同時捍衛捕鯨行為。

斯卡勒指出,若是以正確的方式執行的話,宰殺鯨魚的過程將會是人道的,因為捕鯨人會使用一種特殊的長矛,在切割鯨豚的脖子前,他們會先割斷牠們的脊髓,而這種方法能在「一秒鐘之內殺掉一隻鯨魚」。

「從動物福祉的這個角度來看,這是取得肉的一個好方法——比起把牛和豬關在柵欄裡好多了。」斯卡勒說。

本照攝於 2005年,為法羅群島當地的捕鯨活動實際畫面。

Photo: Arne List

「無組織的大屠殺」

然而,動保團體「海上牧羊人」反對這個說法,他們認為「宰殺海豚或領航鯨很難像法羅政府所說的那麼快」,並指出:「『Grindadráp』的時程可能變得曠日持久,常常成為無組織的大屠殺。」

「屠宰領航鯨和海豚的過程或許會很耗時,牠們可能會躺在沙灘、礫石上,或是在淺水之中掙扎,並且在自己的家人面前被殺害。」

「不合法、很多捕鯨人沒執照」

同時,「海上牧羊人」還指控這次的捕豚活動根本就不合法,因為活動所在的地區官員根本「未被告知,因此也沒有授權獵捕」,事實上,授權是由另外一區的官員在「沒有適當權限下」所核發的,而且很多參與其中的捕鯨人實際上都沒有執照,但相關指控目前尚未獲得回應。

鯨豚體內含有汙染物質

另一方面,「海上牧羊人」更提出質疑,認為法羅居民並不需要這麼大量的海豚肉。

其執行長瑞德(Rob Read)便表示:「這真是太不像話了,這樣的獵捕活動發生在 2021年,還是由一個距離英國只有 230英里(約 370公里)遠的富裕歐洲社群發起,而且他們根本不需要、也不會使用到這麼大量的受汙染海豚肉。」

關於汙染的部分,瑞德所提的應是鯨豚身體中所內含的重金屬汞或致癌物多氯聯苯(PCB),例如法羅群島所設立的官方捕鯨介紹網站中便有提到,該地區的主要獵捕動物「領航鯨」位處食物鏈頂端,因此體內累積了高比例的汙染物。

post title

法羅群島廣播公司記者歐森指出,仍有 80%的法羅人希望獵捕領航鯨的傳統能夠繼續下去。

Photo: Barney Moss

當地人困惑又震驚

自法羅當地人的角度來看,調查顯示,大多數人都反對在法羅群島大規模地屠殺海豚。

法羅群島廣播公司(Kringvarp Foroya)的記者歐森(Trondur Olsen)便指出,當周日捕豚消息傳出後,所有法羅人都「因為數量過於龐大而感到困惑又震驚」。

歐森表示:「我們在昨天(指周日)舉辦了一場民調,詢問大家我們應不應該繼續獵殺這些海豚,超過 50%的人表示不該繼續,超過 30%的人同意。」

施加更多壓力的好時機

相反地,歐森也透露,在另外一場民調中,其實仍有 80%的法羅人希望獵捕領航鯨的傳統能夠繼續下去——但歐森認為,本次事件仍有可能成為捕鯨文化的一個轉捩點。

「這次引來了很多國際的關注。我懷疑人們將轉向強力的反對,」歐森說:「這是動保人士施加更多壓力的好時機。因為數量十分龐大,這次的情況會有所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