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便便會說話:法羅群島首批居民另有其人 不是維京人究竟是誰?

你以為,羊大便就只是一顆顆不起眼的黑色小圓球嗎?最近,科學家發現法羅群島上的羊大便,其實隱含著一個有關法羅群島歷史的大秘密……

文章插圖

中世紀抵達 維京人是法羅群島首批居民

多年來,科學家大致同意,大約在西元850年前後,有一批掌握出色航海技術的維京人來到了位於冰島、挪威中間的法羅群島,成了群島的第一批居民。

羊屎會說話 首批居民另有其人

然而,最近一份由美國懷俄明大學(University of Wyoming)地質學家科廷(Lorelei Curtin)所主導的研究卻推翻了考古學家的共識,暗示早在維京人之前,就已經先有一批人登陸法羅群島、並在這裡住了好一段時間。

而向科廷等人揭露這項祕密的關鍵,是法羅群島上的羊大便。

文章插圖

2015年時,科廷帶著研究團隊抵達了法羅群島中的東島(Eysturoy island),從島上一座湖的湖底沉積物中帶走了一管長約2.7公尺的樣本——這足以讓他們一窺法羅群島在過去1萬年中發生了什麼事。

科廷表示:「湖泊是很令人驚豔的周遭環境資訊檔案庫,因為它們積累大量有關周遭環境的物質,(並在湖底)形成連續的沉積層。」

咦?有羊大便!

在分析的過程中,科學家很驚喜地在樣本裡找到了一些古老的羊屎,大約是在西元492年至512年間留下。目前,專家們普遍認定哺乳動物是在5世紀後才出現在法羅群島上,因此這層羊屎的出現,間接證明了當時應是有人把羊帶到島上,而這些「人」,很可能就是史上第一批登陸法羅群島的居民。

出海牲畜首選:羊

科廷指出,這批居民帶著羊出海探險其實有理可循,因為羊不只是優質的肉品來源,羊毛也是上好的保暖衣著原料,今日的法羅群島上也依舊畜養著大量的羊隻,成了一座名副其實的「羊之島」——在古北歐語中,「Faroe」的意思就是「羊」。

文章插圖

燒焦麥粒、羊屎為證 應有人更早登陸

事實上,這並不是首次有科學家提出可能有人比維京人更早登陸法羅群島的說法。2013年時,有科學家在島上一棟維京長屋裡發現了幾顆燒焦的大麥粒,年代比推斷的維京人登陸時間還要古老上300至500年,讓科學家懷疑首批登島的居民可能另有其人。

現在又有了古老羊屎當作證據,「我們認為這(指羊屎)使得有人比維京人更早登陸法羅群島的猜想,成為板上釘釘的事實」,科廷說道。

不是維京人,那到底是誰?

那麼,如果維京人不是第一批踏上法羅群島的人,到底誰才是首批登上法羅群島的人呢?

美國地質學家科廷猜測,答案可能是塞爾特人(Celt),他們或許是受迫於當時的政治、經濟壓力,這才決定離鄉背井、尋找新的落腳之處。現在,法羅群島上也有一些與古塞爾特語有關的地名、島上還有一些年代不詳的塞爾特墓碑,足以支持科廷的猜想。

航海技術優秀、擁有大膽靈魂的探險家

但無論這批早期居民的真實身分為何,在科廷眼中,他們都是一群擁有出色航海技術,還有著大而無畏探險靈魂的人。

「我認為我們常常低估了早期人類探險家及他們航向全新、未知島嶼的能力,」科廷指出:「我沒法想像究竟需要什麼樣的技巧及勇氣,才能成功橫渡北大西洋,那真的是人類探險靈魂的見證。」

文章插圖

本來長滿樹 人、羊登陸草地擴大

因此接下來,找出這批最早登陸法羅群島居民的身分,以及透過更多沉積物樣本了解他們擴散到不同島嶼間的過程,就成了科廷未來研究的首要目標。

但除此之外,科廷還想花點心力了解這批早期居民與今日法羅群島植被景觀間的關係。在他們來之前,湖泊沉積物樣本顯示島上本來長滿了柳樹、杜松、樺樹之類的植物;但在這批居民帶著羊隻抵達後,草地的面積便大幅擴展,而且隨著畜牧業逐漸成為法羅群島的核心產業,現在柳樹、杜松之類的植物都已經退居至島上牲畜鮮少出沒的角落了。

找更多沉積物 深入了解首批居民歷史

「我個人尤其對早期居民對地貌的影響感興趣,你知道的,(當年)他們如何影響了地貌?他們又是如何影響了我們今天的地貌呢?」科廷在採訪最後興奮地說道:「現在我們正致力於從其他湖泊中取得類似的樣本……好深入了解這些早期居民如何擴散到不同島上。」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