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索比亞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提格雷危機離首都只剩一步之遙

by:阿雀
3533

在衣索比亞,反抗勢力「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正步步南下,逐漸逼近首都阿迪斯阿貝巴;作為應對,該國政府於本周二宣布,全國進入為期半年的緊急狀態......

post title

衣索比亞和反抗勢力「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之間的衝突已經持續整整一年。本照攝於今年 10月22日,在提格雷州首府默克萊,全副武裝的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戰士(圖中)帶著被他們俘虜的政府軍士兵(圖左柵欄後)上街遊行。

美聯社/達志影像

政府呼籲人民自己保護自己

在衣索比亞,當局和反抗勢力「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Tigray People's Liberation Front,TPLF)之間的衝突已經持續了整整一年,但這場被稱為「提格雷危機」的戰事卻於本月初出現了重大轉折。

政府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呼籲人民武裝自己,協助保護首都阿迪斯阿貝巴,因為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自今年七月以來便一路步步進逼,目前甚至已經控制了距離首都不遠的兩個重要城鎮。

政府軍有崩潰或撤退的跡象

衣索比亞當局於本周二(2)宣布進入緊急狀態,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監控提格雷相關衝突的外國官員表示,目前有跡象顯示,衣索比亞當局的部分軍隊,已經崩潰或開始進行撤退行動。

而如今的緊急狀態則顯示,這場焦點逐漸自北部轉移至南方的戰事,最終或許將撕裂整個衣索比亞。

post title

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目前已經控制了德西和康博爾查兩個城鎮,並逐步往首都阿迪斯阿貝巴逼近。

Photo: 地球圖輯隊
post title

直到今年六月,衣索比亞政府軍有數千名士兵被提格雷方活捉俘虜。本照攝於今年 10月22日,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將抓到的政府軍士兵帶上街巡視,隨後再送至提格雷州首府梅克萊的拘留中心。

美聯社/達志影像

延續整整一年的戰事泥淖

回顧衝突初起時,2020年11月3日,提格雷州的執政黨「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偷偷攻擊設在當地的政府軍基地;作為反制,現任總理阿比(Abiy Ahmed)於隔天(4)發起軍事行動,希望能一舉擊敗該黨,沒想到卻從此陷入進退兩難的戰事泥淖。

從七月開始挺進南方

直到今年六月,衣索比亞政府軍面臨了重大的打擊,當時它們被迫撤離提格雷地區,有數千名士兵在行動中被敵方活捉俘虜。

此後,當局便一直處於不利的情勢,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則自七月開始往南推進,但由於網路停擺和記者難以進入相關地區等限制,消息本來一直難以傳遞給外界。

反抗軍控制兩大重要城鎮

然而上周末,位處東北方、距離首都僅 160英里(約 257公里)的兩個重要城鎮「德西」(Dessie)與「康博爾查」(Kombolcha)卻雙雙傳出了被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控制的消息,這代表戰事已經漸漸威脅位於國土中央的首都。

此外,德西和康博爾查還佔據著該國由北至南的交通要道,意即此二處或許將成為提格雷危機的關鍵,決定著衣索比亞的未來。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也明確表示,它們目前正考慮要繼續南下,聯合國(United Nations)一名官員則指出,該黨的確已經在本周二自康博爾查繼續南行。

與奧羅莫解放軍攜手合作

同時,隨著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向南的行動,它們還與另一反抗勢力奧羅莫解放軍(Oromo Liberation Army)攜手合作,這是一個相對較小的武裝組織,致力於爭取奧羅莫族,也就是衣索比亞最大族裔的相關權益。

奧羅莫解放軍發言人塔比(Odaa Tarbii)指出,它們目前也已經佔領了另一個首都以北 120英里(約 193公里)的一個城鎮,預計在近日會和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一同南行。

post title

「緊急狀態」將持續六個月,並賦予總理阿比廣泛的權力。

美聯社/達志影像

「緊急狀態」讓總理阿比手握大權

回到衣索比亞當局,本周二宣布的「緊急狀態」將賦予總理阿比廣泛的權力,包括可以在沒有逮捕令的狀況下拘留異議人士、實施宵禁、箝制媒體、設置路障、中斷運輸服務,或甚至讓軍隊接管某些地區,此外,任何超過 18歲的衣索比亞公民都可能會被要求加入戰事。

司法部長提莫瑟沃斯(Gedion Timothewos)在宣布緊急狀態的記者會上如此表示:「我們國家的存在、主權以及統一性正面臨著嚴重的威脅,無法透過一般的執法系統與措施解除這項危機。」

違反者將面臨3到10年有期徒刑

緊急狀態將一連持續六個月,任何違反者都將面臨 3到 10年的有期徒刑,其罪名是向「恐怖組織」提供財務、物質與精神上的支持。

這次的狀況和上次的緊急狀態大同小異。2018年2月,當時衣索比亞正要將政權轉交給總理阿比,人們因此受到宵禁等行動限制,有數千人一度因違法而遭政府拘留。

首都緊張程度持續上升

而在司法部長提莫瑟沃斯的記者會前數小時,首都阿迪斯阿貝巴的市政府則要求市民要使用自己的武器保護街坊,並指出它們將進行挨家挨戶的搜查,確認有無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的支持者。

再兩天之前,總理阿比也同樣曾呼籲人民武裝自己,共同反抗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這些公告加深了首都瀰漫的恐懼感,隨著新聞不斷傳出提格雷告捷的消息,當地的緊張程度逐漸升高。

post title

美國總統拜登指出,由於衣索比亞「嚴重侵犯國際所認可的人權」,它們將考慮進行經濟制裁。

美聯社/達志影像

美國威脅將祭出制裁

面對衣索比亞剪不斷理還亂的提格雷危機,今年九月中旬,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曾威脅,除非該國走向和平談判,否則將進行制裁。

本周二,拜登則進一步指出,由於衣索比亞「嚴重侵犯國際所認可的人權」,因此將考慮把它們自《非洲成長與機會法案》(African Growth and Opportunity Act)中除名,這形同取消讓衣索比亞的商品免稅進入美國市場的貿易優惠。

但仍期望回復夥伴關係

拜登政府於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註)的特使費爾特曼(Jeffrey Feltman)則透露,美國對於衣索比亞北部不斷惡化的情勢感到震驚,並敦促各方想辦法緩和狀況。

費爾特曼表示,不斷加深的衝突可能會對衣索比亞的統一性以及與美國的關係造成「災難性的結果」,可他也同時指出,雖然美方提出了警告,但這並不是它們期望的結果。

「我們可以走這條路,這條路不可避免地將走向制裁或其他措施;然而我們也可以做出另一個選擇,恢復總理阿比剛上任時,彼此之間開始的夥伴關係。美國想要的是後者。」

註:又稱東北非洲,為東非的一個半島,其中包括了吉布地、衣索比亞、厄利垂亞索馬利亞索馬利蘭等國家。

取消貿易特權將造成傷害

在美國可能施加經濟制裁的狀況下,衣索比亞貿易與區域整合部則於聲明中反制,認為取消貿易特權的決定將會反轉衣索比亞的經濟收益,並「不公平地影響和傷害女性及孩童」。它們補充,衣索比亞目前正致力於將侵害人權的肇事者繩之以法。

post title

總理阿比被控在衝突期間侵害人權、犯下屠殺,並且造成人為饑荒的產生。本照攝於今年 8月25日,在提格雷地區與首都阿迪斯阿貝巴兩地間的小鎮德巴爾格(Debark),幾名流離失所的衣索比亞人正在當地的一間臨時收容所中用餐。

美聯社/達志影像

總理阿比的名聲一落千丈

另一方面,美國的態度也揭露了一項事實——因為結束與北方鄰國厄利垂亞的長期邊界衝突,衣索比亞總理阿比本來在西方世界中擁有良好的形象,但隨著提格雷危機的戰事不斷拖延,阿比的名聲受到重創,被控在衝突期間侵害人權、犯下屠殺,並且造成人為饑荒的產生。

像是近期外界的批評便集中在衣索比亞當局對提格雷的懲罰性封鎖上,這使得大部分的食品和藥品援助都無法抵達該地區。根據聯合國(UN)估計,目前當地至少有 520萬人需要緊急援助,40萬人正處於類似饑荒的狀況。

幫助有限,不過杯水車薪

針對目前的狀況,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表示,它們正努力要打破官方的圍困,好解決人民挨餓的處境,然而其軍事指揮官格布雷坦賽將軍(Tsadkan Gebretensae)卻也在上月向《紐約時報》透露,西方世界對阿比施加的壓力,對它們的幫助其實不過是「杯水車薪」。

「我們需要的不只是幾杯水而已。」格布雷坦賽將軍坦言。

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軍事指揮官格布雷坦賽將軍指出,目前西方世界對阿比施加的壓力,其實無法為它們帶來太大的幫助。

post title

除了政府軍侵害人權、犯下屠殺外,也有人權團體反控提格雷方殺害厄利垂亞難民。本照攝於今年 5月7日,一名支持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的民兵(圖中)正扛著一把步槍走在被該黨控制的豪森小鎮(town of Hawzen)街頭。

美聯社/達志影像

提格雷方也傳出虐待行為

但另一方面,也不是沒有人權團體反控提格雷戰士做出虐待行為,像是殺害自北方鄰國厄利垂亞而來的難民等,只是它的規模終究不如衣索比亞軍方所為;而衣索比亞政府則同樣曾表示,提格雷戰士殺害了它們控制的城鎮康博爾查內的「100名年輕居民」,可是卻沒有提供任何相關證據。

總理阿比面臨三方壓力

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發言人瑞達(Getachew Reda)指出,衣索比亞軍在往南撤退時已經陷入了混亂,代表它們的「指揮和控制的結構已經開始崩潰」,根據《紐約時報》報導,兩名因外交因素而無法公開身分的西方世界官員同意了這個說法。

然而,如果提格雷人民解放陣線真的持續南進,無論是來自戰場、己方陣營內部,又或是西方世界,總理阿比都將持續面臨更加嚴峻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