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購借貸超前消費 中國90後「負翁」激增

by:山謬
3605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周慧盈 (中央社大陸組副主任編輯) 

中國年輕人的債務危機與「犒勞自己」等理念的盛行不無關係,有網民說,「雙11」期間,各種優惠眼花繚亂,若是跟不上,「好像損失了一個億」。

post title

眼見一年一度的購物節雙 11又再度來臨,中國年輕人債台高築的情形也再次躍上媒體版面。圖為去年中國電商阿里巴巴在杭州的媒體中心,台上講話的人士淘寶、天貓的執行長蔣凡。

路透社/達志影像

11月11日,中國「雙11」大型促銷活動在COVID-19疫情仍未完全散去之際再次來臨。就在眾多消費者摩拳擦掌盤算著如何買、買、買的時候,社群網站豆瓣「負債者聯盟」小組的數萬成員正苦苦掙扎於欠債和努力還錢的困境中。這些動輒人民幣(下同)10萬元、甚至數十萬元的債務多半源於誘惑難擋的「超前消費」行為,當事人則多為年輕族群。

先消費後還款以貸養貸 中國90後負債亞洲第一

去年「雙11」剛過不久,澎湃新聞披露了「負債者聯盟」多個身陷債務的例子。其中,當時28歲的朱麗(化名)欠款本金10萬元、逾期九個月,「雙11」之後第六天的11月17日,開始有人上門催收欠款,朱麗嚇得辭掉需要出門的工作,只留下線上的兼差,因擔心催款人發現她在家,天色漸暗後,她只敢用微亮的小夜燈在客廳和廚房照明。在焦慮和恐懼下,朱麗夜不成眠,不自覺地想著「自己是怎麼變成今天這個樣子的」。

24歲的韓文聰(化名)也是負債者聯盟一員,他在六個網貸平台貸款,加上一張信用卡和積欠同事的現金,總負債近22萬元。

陸媒綜合朱麗、韓文聰以及其他負債者的經驗發現,超前消費和電動遊戲是年輕人最主要的欠債原因。以朱麗來說,從19歲申辦人生第一張信用卡、第一次刷卡吃了一頓飯開始,只要能使用信用卡的消費,她都會先刷卡,等到次月薪水發下來再還款;在逐漸陷入超前消費的快感下,甚至把自己能辦的信用卡都辦了,就這樣過了多年「先消費、後還款」的生活,為了償還卡債,最後走上以貸養貸的道路。

post title

匯豐銀行的數據指出,中國出生於 1990年代的人均負債超過 12萬元。

Newscom/達志影像

90後成負債者聯盟主力

負債者聯盟中,像朱麗這樣的「90後」(1990年代出生)不在少數。

2019年11月,尼爾森市場研究公司線上訪問3,036名年輕消費者後發表的《中國消費年輕人負債狀況報告》顯示,86.6%的年輕族群都在使用信貸產品,除了將信貸產品當作支付工具使用的少數人,實質負債者約占44.5%;其中12.4%信用貸款為房貸,但更多的信貸主要用於生活和休閒。新華網形容這份報告「全景呈現中國90/95後年輕人消費信貸現狀」。

另根據香港01今年初引述滙豐銀行公布的數據,中國90後人均負債12.7萬元,需要18個月不吃不喝才能還清,負債額在亞洲同齡人中排名第一;而創建近兩年的「負債者聯盟」小組成員債務狀況更嚴重,有網民統計去年11月小組內所有貼文後發現,涉及到負債金額的帳號共有588個,總負債額達1億7,724萬元,人均負債30萬元,「月薪4,000負債30萬」、「25歲負債40萬」、「網購負債70萬」的成員比比皆是。

post title

這些年輕人最大的債主,就是近年興起的各種網路借貸平台,螞蟻金服推出的「花唄」就是其中之一。

路透社/達志影像

平台鼓吹借錢信手拈來 年輕人落網貸債務陷阱

這些年輕人的「債主」並非親朋好友,而是近年興起的各類網路借貸平台。報導說,包括阿里巴巴集團旗下螞蟻小微金融服務的「花唄」、京東白條、蘇寧「任性付」、「微粒貸」等借款業務層出不窮,並且都以年輕人為宣傳對象。不少平台聲稱沒有借貸門檻,只需提供身分證和電話號碼,就能輕鬆借到一筆額度不小的款項。

《中國證券報》今年稍早也引述一名當事人說,網上信貸的門檻很低,「手機加身分證,有這兩樣就能借錢」,不但簡單,而且還不欠人情債。

借錢管道大幅拓寬後,中國年輕族群也開始墜入債務高築的緊繃狀態。有負債者聯盟小組成員回憶,2017年開始,自己的借款從數千元膨脹到1、2萬,而隨著債務愈來愈多,只能靠著「以貸養貸」來緩解,曾一度背了15萬元的貸款,每天省吃儉用下花了三年才清償大部分債務;另有成員說自己靠著薪水花了四年時間才將網貸還清。

不一定可以還清

但有些年輕負債族卻未能順利走出債務泥淖,甚至造成終身憾事。2019年8月,自南京一所知名大學畢業兩個月後,青年許陽(化名)墜樓身亡,此前一年間,他總共從10家金融機構貸款36次,累計獲款7.2萬餘元;同年,25歲安徽青年小雲(化名)也因以貸養貸無力償還,在欠款到期日喝農藥自戕。

《中國證券報》調查發現,監管部門雖明令禁止金融產品過度營銷,但在各種平台推波助瀾下,網路借貸據點早已遍布網路世界,「一張天羅地網在悄然間織就,誘惑無處不在、無所不及」。

這張密網上「棲息」著大大小小的放貸機構,穿針引線的則是各種各樣的平台。一名曾任職消費金融公司的人士透露,網路平台在過程中可獲得實收利息20%至30%的回報,與自身付出與所承擔風險相比,顯然十分划算,這也正是促使網路平台為貸款經營機構賣力營銷的關鍵所在。

《中國證券報》分析,超前消費、過度借貸埋下的風險已逐漸曝露。過度貸款消費除了可能導致消費者陷入債務泥淖,並可能堆積多頭借貸導致的共債風險。去年第四季《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指出,在中國消費貸款快速擴張過程中,部分金融機構忽視了消費金融背後隱藏的風險,「客戶資質下沉明顯,多頭共債和過度授信問題突出」。去年以來,部分銀行信用卡、消費貸不良率已顯現上升趨勢。

post title

在雙11、618購物節,直播主帶貨等多種購物管道的夾攻下,中國年輕人也一步步陷入負債的陷阱當中。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不買就像損失一個億 網購刺激非理性消費

除了「超前消費」,據陸港媒體分析,年輕人的債務危機與「犒勞自己」等理念的盛行不無關係,包括「雙11」、「618」等購物活動及直播帶貨等,時時刻刻都在刺激年輕人的購物欲。有網民說,「雙11」期間,各種優惠眼花繚亂,若是跟不上,「好像損失了一個億」。

有網路公司產品經理直言,受到消費主義以及社群媒體上眾多人炫耀財富的影響,年輕人會產生「我也想擁有」的想法,「看了看花唄和信用卡額度,發現自己可以承擔得起,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京東集團去年9月公布《90後人群消費白皮書》總結年輕人的消費觀說,「超前消費,整體不夠花,局部不差錢」。不同於上一輩習於存錢和精打細算地過日子,當代年輕人成長於消費主義盛行的時代,注重享受且追求高品質生活,消費觀念的轉變讓他們不自覺陷入超前消費的泥沼,一些初入職場的上班族吃著5元的早餐、搭著人滿為患的地鐵,但也要買下一個超過萬元的名牌包包,吃上一頓好幾百元的火鍋,漸漸跌進了債務的無底深淵。

曾熱衷購物的朱麗在債務逼人下,接受媒體採訪時已經過了兩年的「斷捨離」生活,幾乎沒有買過新衣服;而為了還錢,韓文聰除了戒菸,原本一年換一次的手機也改成兩年一換,去年「雙11」他硬是一樣東西也沒買。如同朱麗,在經歷難以承受的負債後,這名90後終於慢慢從「欠錢不是個大事」的幻覺中醒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