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311大地震三周年 路透社記者走訪災民心聲

by:阿咖
39429

2011年發生的日本311大地震即將屆滿3年,當年奪去上萬人性命的天災場面,至今仍歷歷在目,而災害之後的核災汙染、經濟蕭條、災民安置以及核電廠存續等等議題都像是籠罩在日本上空的雲層般久久難以散去。
 
這場在全球引發恐慌的天災,就像是一記重打在你我臉上的巴掌,打掉許多地區賴以維生的經濟支柱,奪去重要的生命財產,但也給了每個人從不同視角去思考的機會。
 
2014年初時,《路透社》的攝影記者深入到訪地震災區,從他的鏡頭中,可以看到每一位活下來的日本災民都在延續自己的故事,他們有的選擇往前邁進、有的則是面臨更多驟變;撤離到災區之外的人們,也開始過起從前未曾想像過的生活。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是58歲的坂本先生(Keigo Sakamoto),他抱著「原子小金剛」(Atom)接受記者訪問。
 
坂本先生是拒絕離開輻射隔離區的災民之一,他現在與500多隻沒辦法跟主人一起逃難的動物們住在福島縣的楢葉町(Naraha)。東京電力公司(TEPCO)的第二原子力發電所的第1號到4號機都位在此區。
 
2011年核災發生後,日本政府擔心輻射汙染,要求第一原子力發電所(Daiichi plant)附近的居民必須撤離家園,總計約有16萬名民眾要移往他處。
 
坂本先生談到他懷中的「原子小金剛」時,他說因為小金剛誕生不久就發生了大地震,所以他就給了牠這特別的名字。

目前,坂本先生和他的動物家人們依靠外界的捐款繼續在災區中生活。
 
編註:Atom在英文中意指原子、微粒等,但在日本當地會用到此字的時機,常與有名的原子小金剛(鐵腕アトム)相關。故此處將狗狗的名稱譯為原子小金剛。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是日本育犬俱樂部(UKC Japan),許多從核災禁區中搜救出的寵物們都先安置在此處。

根據當地人表示,這些動物在災害當時無法與主人一同逃難,只好被遺留在災區中,牠們撐過了超量輻射的危害,也挨過沒有食物差點餓死的窘境,最後被救出安置在設施中,牠們接下來必須再進一步接受輻射量的檢測。
 


 

post title
路透社

其中一隻搜救出的貓咪「小櫻」對路透的攝影師伸出腳掌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是原田(Harada)夫婦,他們站在輻射隔離區的農場中接受《路透社》記者訪問。

原田夫婦表示,儘管農場中的牛因為高輻射的影響,無法再賣到市場上,但他們現在還是會每天開車到農場中照顧留在原地的30隻牛。在核災發生前,他們農場原本只有9隻牛,如今已經變成了30隻牛的家族。
 
原田先生說:「這些牛是我的家人阿,我不想殺死牠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post title
路透社

磐城市(Iwaki)當地的漁夫們站在「清丸號」(Kiyomaru)上進行捕魚作業。

這些漁夫對記者說,他們捕上船的魚貨有一小部分會用做輻射檢測,其他則是被放回大海。自從2011年核災發生後,鄰近輻射區的海域都禁止商業目的的捕魚活動,目前海面上只剩下輻射研究目的的船隻在作業,這些漁民人數不多,他們以簽約的方式協助政府調查輻射汙染。
 

 

post title
路透社

磐城市(Iwaki)當地的魚市場中,可以看到攤商把新鮮魚貨放在攤位上叫賣,這些魚都不是當地漁師所捕。
 
2011福島核災發生前,磐城市有一半以上的漁獲是來自當地的漁夫,但在核災之後,鄰近輻射汙染區的海域禁止商業目的的捕魚活動,所以現在當地魚市中沒有任何漁獲是來自福島縣自身。
 

 

post title
路透社

來到福島縣的最大城磐城市(Iwaki)時,你走進當地的旅館就會發現館內擺上告示,提醒旅客當天在大廳和房間的輻射量為多少



 

post title
路透社

玻璃隱隱透出的人影是現年62歲的齋藤太太,她正在隔離區的家中找東西。

齋藤太太所住的浪江町(Namie)就位在發生核汙染的福島第1核電廠20公里範圍內,她與原本居住在此的2萬多名民眾遭到撤離,但日本政府允許他們在特殊情況下,每個月有一次回到老家的機會,但他們不能在災區過夜。


 

post title
路透社

長岡(Nagaoka)先生和太太回到他們在浪江町(Namie)的甜點店中,兩人正忙著把死老鼠移到屋子外。他們在政府的允許下,每個月可以回到這邊一次。
 
 

 

post title
路透社

53歲的松村先生(Naoto Matsumura)在沒有多少人的大街上接受記者訪問,他是眾多不願意撤離家園的災民之一。

目前松村先生與50隻牛、2隻貓、1隻狗、1隻小馬和2隻鴕鳥繼續待在富岡町(Tomioka)當地,他說照顧這些被人們遺留下來的動物是他的責任。這些動物因為暴露在高輻射量之下,無法再賣到其他地方。
 
 
 

post title
路透社

35歲的齋藤先生邊拿著足球,邊接受訪問。

齋藤先生對記者說,他怕球有輻射殘留所以不會帶走。他與其他浪江町(Namie)的民眾因為得到特殊准許,可以每個月回到老家一次。

當《路透社》的記者問他有關2020年的東京奧運時,齋藤先生說:「災區人們的心情都很低落,如果2020年的奧運有日本人可以奪下金牌的話,就能給大家力量。」但他們也希望政府不會把錢都花在東京都,而是可以拿來重建災區。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的橫山師父(Yokoyama)身上掛著輻射探測器,他正在替災區中過世的婦女舉行葬禮。

橫山師父表示他因為核災的關係,必須撤離原本所待的寺廟,他現在只有在隔離區內的民眾提出要求時,才會進入當地。他說隔離區來的委託大多是要替民眾舉辦葬禮。

當記著問到2020年東京奧運時,橫山說:「我想對我們來說有機會辦奧運是好的事情,因為在7年後,這邊的汙染物會更少。我想事情會變得更穩定,這是我所希望的。」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是59歲的大久保太太(Mieko Okubo),她手中抱著的肖像,是已經自殺身亡的公公富美男(Fumio)先生。

102歲的富美男先生不願聽從政府規定,撤出輻射汙染區,他最後選擇上吊在他活了一輩子的家中。住在輻射區外的大久保太太,現在仍每天到公公的屋子中打掃、餵餵狗。
 
《路透社》訪問大久保太太有關2020年東京奧運一事時,她擔憂地說:「坦白說,我覺得他們不該急著在這次搶辦奧運,他們可以把預算花在福島重建上面。我許多朋友都說,我們很怕因此被遺忘。」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是25歲的遠藤小姐(Aem Endo),她穿上防寒衣、抱著浪板準備衝浪,她面前的大海就位在福島核災不遠處,當地人多半擔心這邊有輻射水在其中。目前大部分環繞福島縣的海岸地區都是關閉狀態。
 
接受訪問時,遠藤小姐說:「如果我想太多的話,我就不能好好過生活了。我愛大海,我喜歡它。我不在乎它那一點輻射量。」問到東京主辦2020年奧運時,遠藤小姐回應說:
 
「奧運可以在東京主辦真的很棒,給你一個讚。」
 

小補充:311大地震
至今仍在許多人心中留下創傷的「日本311大地震」也稱為「東北地方太平洋近海地震」;根據維基百科資料,2011當年3月11日,當地時間14時46分,日本東北外海發生規模9.0級大地震(台灣九二一大地震規模為7.3)。

由於震度強烈,大地震發生後甚至引起最高達40公尺高海嘯,這是日本二戰後傷亡最慘重的自然災害,更是日本有紀錄以來規模最大的地震;更可怕的是,因地震引起的火災和核能輻射外洩事故,導致大規模的地方機能癱瘓和經濟活動停止,東北地方部份城市遭受毀滅性破壞。傷亡人數統計上,截至2013年5月10日,確認死亡人數為15,883人;失蹤通報2,676人;傷者累計24,703人

延伸閱讀:《帶著歡笑淚水前行 日本311大地震兩周年

核能的好與壞可參考:
福島核災何時落幕?
核災背後的秘密 日本招募遊民清理輻射區
核災後首見 英國將建核能發電廠
德國民眾對再生能源起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