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決定你怎麼看災難

by:阿咖
67313

每當國際上有重大事件發生,我們多半在接下來幾天內會不斷接收到相關報導,舉凡發生原因、目擊者說法再到各種「據說」,我們的世界在媒體與大眾回應的交互作用下,把焦點都圍繞在特定事件和國家上打轉,也因此忘記了世界還有其他角落同樣發生急難需要關注。

post title

圖為約旦插畫家Osama Hajjaj針對法國恐怖攻擊事件所繪的圖。

Photo: Osama Hajjaj

這幾天的新聞,你對哪幾則印象最深刻?日前有記者與作家就表達了看法,認為媒體會針對單一事件大篇幅報導不只是因為資源擠壓,更是世人的「冷漠」所致。

黎巴嫩也是受害者!

最近無論是在網路社群還是新聞台上,眾人不斷討論著「巴黎恐攻」,電視新聞重複地播送槍手和警方衝突、罹難者親友落淚、世人同表哀戚的畫面,讓人心底忍不住產生「天哪,這次發生在法國的攻擊實在太嚴重了!」的感嘆;然而在其他地區,在差不多的時間內也發生了許多需要關注的重大事件。(編註:可參考每日更新的地球24小時)

法國恐攻前幾天,位於中東地區的黎巴嫩也傳出了炸彈客攻擊的消息,卻未獲得這樣大規模的關注,《半島電台》駐黎巴嫩記者巴塔(Habib Battah)就忍不住表示:「黎巴嫩和巴黎的受害者一樣無辜。」

巴塔在文中指出,西方世界對兩地遭到恐攻的反應落差極大,例如澳洲總理滕博爾(Malcolm Turnbull)對法國表示了莫大的哀悼和支持,但對黎巴嫩遭炸卻隻字未提。

另外,《紐約時報》和《路透社》等媒體也遭巴塔點名,對巴黎和黎巴嫩事件的報導有偏誤心態在其中,例如報導到巴黎恐攻時,西方媒體的標題會寫出「上百人遭殺」,並帶入各種煽情的描寫和目擊者證詞來呈現事件。

都是受害者 卻被分類

然而在談到黎巴嫩的爆炸案時,媒體則直接帶出受害者的背景與所屬政黨派系,像是寫成「黎巴嫩南區真主黨大本營被炸」等標題,報導開頭也直接從當地的軍事活動和地緣政治講起,沒有受害者被訪問,「恐怖主義」等字樣也不會出現。

巴塔認為:「在接下來幾個月內,應該可以看見法國恐攻受害者們的背景與各種故事被鉅細靡遺地報導出來,而發生在黎巴嫩、伊拉克以及敘利亞(註)等地的事件則漸漸消聲匿跡。」

編註:伊拉克和敘利亞目前正受到伊斯蘭國侵略中。

post title

圖為「世界」對著手指頭受傷的「法國」流淚,身後是被打得全身遍體鱗傷的「敘利亞」。

Photo: msgofislam

阿拉伯世界對巴黎恐攻的反應是什麼呢?有的人同表難過,也有人想對世界過度聚焦這點表示意見。

post title

畫家 Ala al-Luqta所繪的圖中,可以見到背上一堆箭的「巴勒斯坦」手舉標語「我們反對轟炸巴黎」,站在他前面哭不停的是中了一支箭的「法國」。

Photo: mekameleentv

post title

每天看了無數的新聞卻有種看同一台新聞的錯覺。

Photo: Jeff Meyer via flickr

還記得 2014年南韓世越號意外嗎,當時這起事件引起國際矚目,台灣的新聞也連日馬拉松式報導事件進展。其實,當南韓舉國陷入無法保住年輕生命的悲痛時,奈及利亞早已傳出有200多名女學生遭綁失蹤的消息,但這條新聞卻沒有如南韓船難般受到關切。

資深作家波爾金就認為,會有這樣的差異不只是媒體資源的擠壓,更是因為世人的冷漠所致。

從1997年就開始在《衛報》撰稿的波爾金(Ann Perkkins),在 2014年4月發表了她對南韓船難以及奈國學生遭綁事件的看法,她所說的觀點不論何時回頭來看,都能得到些許共鳴。以下皆以波爾金自述角度敘寫。

波爾金的表白

這陣子只要打開電視,你可能會有瞬間分不清今天是星期幾的感覺,因為電視上播放的新聞與前天、大前天相當類似──對,就是南韓世越號的翻覆悲劇。連續幾天你眼中看到的全是罹難者家屬的傷痛、船員的驚人爆料以及不斷攀高的死亡人數。

但就在開往濟州島的「世越號」傳出翻覆悲劇之前,遠在非洲大陸上的奈及利亞傳出女校學生遭綁的消息。這座女校位在奈及利亞東北方的博爾諾州(Borno),遭恐怖份子闖入後,他們射殺了校警,並將200多位女學生綁上卡車,接著車輛就消失在茫茫林海之中。(註)

編註:根據BBC後續追蹤,學校失蹤女學生共有234人,截至周一已知有52名學生自行逃脫。

post title

南韓世越號的翻覆意外受到大量媒體關注,家屬們所有動向都被鉅細靡遺檢視,讓大眾感同身受。

路透社

被綁走的百位女學生

奈及利亞女學生被綁一事,外界多推測是伊斯蘭激進組織「博科聖地」(Boko Haram) 所為,但該組織尚未發出聲明。根據國際特赦組織表示,2014年已經有1500人因為博科聖地和奈國警方的衝突受到波及喪生,其中有一半的罹難者是平民百姓。

就在女孩們遭綁的同一天,奈及利亞首都阿布加(Abuja)則傳出爆炸案,至少70人因此喪生,當時奈及利亞總統強納森(Goodluck Jonatha)很快就到達案發地點,然而傳出學生被綁的博爾諾州(Borno)卻是等了8天才有官員前往學校訪視。

這群被綁架的女學生在案發當天正準備參加物理期末考,但當時其他學校已經因為安全問題(註)閉校了。雖然奈國學生遭綁的新聞並不是全無人報,但卻被南韓沈船的消息完全掩蓋過去。

編註:2013年5月14日,因為博科聖地的攻擊加劇,奈及利亞總統宣佈部分州進入緊急狀態。

post title

奈及利亞首都日前發生爆炸事件,造成至少70人死亡。

路透社

電視報導比現實更真實

為什麼南韓和奈國學生的報導有這樣大的曝光落差呢?其實某些原因是顯而易見的,因為南韓船難發生在已開發先進大國,而且當地媒體用盡所有的播報資源,因而讓這場悲劇傳達全世界;相較之下,奈及利亞的年輕孩子則消失在沒什麼人會注意、危機四伏的國家中。

奈及利亞給人的印象就是複雜混亂又陌生,當地發生的事件給人一種不真實的印象,但出現在電視螢幕上的南韓船難卻是那麼血淋淋:憤怒的父母、想跳進海中找兒女的家屬,種種畫面就像是要把一個人最糟糕的想像實體化一樣。

媒體資源不足讓人忽略事件

至於發生學生綁架事件的博爾諾州,當地只傳送了畫質差的衛星影像,那些畫面看來和其他國家平時會報導到的災難慘劇沒什麼兩樣。因為奈及利亞的警力不敢進入學生消失的森林中,當地也曾傳出學生家長集資買汽油,再把正在燃燒的摩托車駛進森林中的消息,但這些父母最後也只能因為夜幕低垂打道回府。

post title

因為失去親人難過哭泣的民眾。

路透社

南韓記取教訓 奈國持續忽略

沒有人知道這些女生們的命運會如何,畢竟今年2月,反科學、目標是摧毀西方教育的博科聖地才殺死了59名學生。

在奈國首都阿布加當地,政府官員曾提到要對抗國內的聖戰組織,但他們對和平的想像其實已被當地軍隊執法過當的殺戮行為給漸漸地破壞殆盡,治安動盪也讓奈國貧窮加劇、發展受阻。

其實發生在奈及利亞的綁架事件就和南韓沉船意外一樣,不是天災而是人禍,但不同的地方是,南韓發生船難後,當地會加強航海規範或是船隻設計的檢測,國民的生命因此更加受到保障,南韓政府不會再讓自己成為無法保護年輕孩子的國際笑柄。

相反地,奈及利亞遭綁的學生們卻無法讓當地政府得到甚麼教訓,當局只會送進更多軍力;西方大國可能會做出些行動,例如英國前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就表示他們必須要出手援助。

或許到最後,某些維安措施會出現吧,然而奈及利亞東北的這塊土地,早在英國殖民主義現身前就已經被伊斯蘭教深深影響,接下來大概還是會持續見到許多無辜民眾死去。

世界上沒有什麼人關心奈國事件,也沒什麼人會議論當地的情況,這就是世人冷漠疏忽下的代價。

小補充:痛恨西方文明的博科聖地

博科聖地 Boko Haram在中文裡的意思是「禁止西方教育」,其終極目標是將奈及利亞變成一個完全的伊斯蘭國家,在現代國家落實中古時期的伊斯蘭法律(sharia law),也因為這個目標,博科聖地認為學校是想要用西方課程洗腦學生,因而將學生視為攻擊目標,接連用子彈、炸彈攻擊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