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老人從事性交易找溫暖

by:阿咖
46099

南韓的家長們可能都要再度確認自己是否真的能「養兒防老」,因為最近有越來越多人發現自己努力工作養家活口,下一代卻把照顧父母當成第2、第3甚至是更後面的的名次去,也因為這樣的趨勢,南韓當地出現了相當不一樣的情況:高齡女性全轉向當妓女去。



 

post title
路透社

BBC記者露西(Lucy Williamson)讓我們看到,南韓社會儘管高度發展,卻有一群人無法跟上變遷的步伐而被遺忘。
 
71歲的金允佳(音譯,Kim Eun-ja) 坐在首爾鐘路3街地鐵站內,她唇上鮮明的色彩以及身上的艷紅大衣和她歷經風霜的皺紋臉龐成了強烈對比。往她身旁看看,你會發現一大袋罐裝飲料,隨著她四處走動時還會碰撞出匡啷聲。

寶佳士女郎
在南韓當地,像金老太太這樣的婦女被叫做「寶佳士女郎」(Bacchus Ladies, 註:Bacchus在希臘神話中是有名的酒神),指的就是專賣醒酒提神飲料寶家士(bacchus-D)給男顧客的年長女性,但是呢,飲料不是這群老太太唯一販售的東西。在這個老婦人不受尊崇的年代中,南韓有部分的老太太選擇從事性交易。

金老太太對我說:「你看到站在那邊的寶佳士女郎沒?她們賣的可不只是寶佳士飲料而已,她們有時候會和老男人們一起出去,從他們身上撈錢。但我沒有像她們那樣賺錢。」

「我站在巷子的時候,的確會有男人跑來問我要不要賣淫,但我每次都說不要」

金老太太說,她每天靠賣這些飲料大約可以賺到5000韓圜(折台幣約138元)。

「喝快點,警察一直在看我,他們可沒有差別待遇」



 

post title
路透社

孔廟外的現實世界
金老太太講到的性交易,就是圍繞在鄰近地鐵站的「宗廟公園」(Jongmyo Park),這邊常有不少老人家聚集,他們在此下下棋,聊聊八卦。

這座公園附近就是孔子廟,從老一輩的觀點來看,就是孔子所代表的儒家文化形塑出韓國幾百年來的文化,但當你越過了孔子廟盛開的路樹,那些老人家之間正進行的交易才真的是21世紀南韓的真實面貌。

就在公園邊,你會看到50、60、或是70歲的婦人們站在一旁,她們忙著把飲料往男人遞過去,只要賣掉一罐,也開啟了另一場在便宜旅館內發生的交易。


 

post title
網友

記者提到這些老奶奶們大包包中裝著的飲料就是照片右上角的Bacchus-D。 Photo credit: Alvin Smith


 

post title
路透社

我們是男人啊
公園中的男人們倒是比女人更願意和我說話。正在圍觀棋局的老爺爺們,他們說這邊有一半的人都「使用過」寶佳士女郎。

60歲的金先生對我說:「我們是男人啊,我們對女人很好奇的」,「我們會先買飲料喝,接著再趁機把一些錢塞進她們手中。然後,事情就這樣發生啦」金先生笑了出來,「不管幾歲,不管你還有沒有性衝動,男人就是喜歡有女人在身邊阿,這就是男人」


另個81歲的老爺爺,還很興奮的跟我分享他當天的「預算」,他說:「這是要和我朋友們喝一杯要花的,我們可以在這邊找到女伴,就從站在那邊的女人裡面找到。她們會叫我們跟她們玩。這些女人會說:『喔我沒有錢』接著就會黏上來。每次和她們性交易的錢,大概是2萬到3萬韓圜不等(折台幣約550元到826元),不過如果她們認識你的話,有時候還會給你打折。」


其實,這些老爺爺和老奶奶就是南韓高度發展經濟下的犧牲品。


高度發展下的悲哀
過去他們忙著為國家的經濟奇蹟打拼,也把努力攢下的錢投資到下一代身上,在一個儒家文化薰陶的社會中,成功養育下一代也意味著幫自己存下最好的退休金。
 
但近年來,社會氛圍開始轉變,在南韓快速發展又競爭激烈的社會中,越來越多年輕人表示養不起爸媽。

發現這樣的問題後,南韓政府倉促地想找出能彌補這些變化的福利制度,但在同時間,宗廟公園中的老爺爺和老奶奶們,他們沒有足夠的補助金,也沒有家人可以依靠。他們彷彿成了南韓社會中的隱形人,一群處在自己國家卻像是外國人的隱形人。

金先生說:「那些想著要依靠孩子的人很蠢,我們這一代很聽父母的話,我們尊敬父母。但現代的孩子有了更高等的教育,也有了更多經驗,他們開始不聽我們的話。」

「我現在60歲了,但我沒有錢。我不能依靠孩子來養我。他們現在都自身難保了,因為他們也得想辦法為自己老年做準備。這邊你看到的人都是差不多的情況。」
 

 

post title
路透社

我只想要有飯吃...
研究公園中的婦女們的李河珊教授(音譯,Dr Lee Ho-Sun),她表示大部分的寶佳士女子,都是很晚之後才開始「入行」,她談到有一位受訪婦女第一次從事賣淫是在68歲的時候。李教授也談到,公園內大概有400位的女性從事性交易,他們從小都被教導尊敬和榮譽是最重要的事情。


李教授說:「一名寶佳士女子跟我說:『我好餓,我不需要尊敬,我也不要榮譽,我只要一天有三餐吃。』」


打針幫勃起
常在公園中巡邏的警察們,他們很少去抓這些長輩,員警們私下就對李教授說這些問題不會因為掃蕩就得到解決。這些年長者們需要可以發洩壓力和性慾的出口,還有政府政策也要改變。
 
但除了警方執法碰上問題外,這些性交易還有更多複雜的風險。在老太太們拿著的袋子中,她們帶的不只是提神飲料而已,還有專門幫男性顧客勃起的針劑,她們會直接把勃起的藥物注入到血管中。此外,這些針筒不會用完就丟,往往是用了10到20次之後才丟。

從一份調查顯示,當地大約有近40%的男人被驗出帶有性病,這還不包含其他常見的疾病。在大部分性教育都是針對年輕人實施下,這其實造成了相當嚴重的問題,南韓某些地區的政府已經開始提供年長者性教育知識的診所。
 

只剩下賓館有溫度
在首爾狹窄的暗巷中,許多寂寞的心在「愛情賓館」中找到了歸宿。

在那樣的「愛情賓館」中,就只有一張幾乎占滿空間的床,床上扁薄的床墊還有枕頭很難引起躺上去的慾望,往床頭看去,上面寫著:「客房服務請按『0』;色情片請按『3』;如果需要電毯,你可以在床的另一邊找到電源線。」
 
也就是說,在這裡,你只要按按鍵,就可以有吃、有性、還有點暖度。但這些事情在高科技發展的南韓社會中卻成了難事。
 
對這些造就出南韓可觀經濟的老人家來說,食物是那麼的昂貴,肉體的性交卻是便宜的,而人與人之間的溫暖更是再多錢都難買到的稀有無價之寶。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The Korean grandmothers who sell sex


延伸閱讀:《新世代日本人不做愛
踏不出房門 日本繭居族症狀蔓延
變遷中的蒙古國
變遷中的西藏
買不起食物 希臘出現糧食危機

全球面臨高齡化:《拯救大學招生荒 台灣年長者成救星
最適合變老的國家
德國學者建議重訂退休年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