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啞巴族」成日本新趨勢

by:阿咖
38121

「低頭族」這幾字,對台灣的我們來說一點都不陌生,這因為智慧型手機興起的特殊現象也常釀成滑倒衝撞等等意外,而現在,這樣的景象也開始出現在日本當地,有美國人就戲稱低頭走路的日本人就像是一群不說話的殭屍正在「啞巴走路」,這引起BBC記者馬修興趣,他就決定前往全世界最有名的澀谷十字路口,親身實驗。

post title

photo credit: coal miki

網友

​BBC 駐東京記者馬修(Alex Marshall)現身說法,描述他在東京見到的奇特「啞巴走路」現象,以下篇幅皆以馬修自述角度敘寫。

避免啞巴走路 

其實,日本在「使用智慧型手機」這件事上算是幼幼班,因為和其他國家一比,日本引入智慧型手機的腳步是慢了許多,但有趣的是,他們的使用率增長的相當快,目前已經有超過一半以上的日本人都擁有智慧型手機,這也衍生出了相當有趣的現象──「啞巴走路」(dumbwalking)。

以人口爆炸的東京區來說,現在當地政府就提出警告,請民眾不要在繁忙十字路口當低頭族以免發生「碰撞」危險。

post title

雨天時的澀谷十字路口。Photo credit:Les Taylor

網友

上千人同時過馬路

周五傍晚17:00,我就站在澀谷十字路口旁的咖啡店前,這處十字路口可是世界有名,因為這裡每2分鐘就有上千名路人──專業裝扮的上班族、或是打扮入時的年輕人──從8個方向往對面走。

當你看到這人山人海的過街景象,定會覺得人們會撞在一塊,但神奇的是,這些人就像是會跳社交舞的舞者一般,他們在撞上的前一刻彼此迴旋避開,然後安然無恙地抵達他們想到的馬路另一邊。

這場面讓許多人,包括我在內,都不得不發出老梗般的讚嘆,因為這十字路口上的畫面就像是日本的縮影一樣:人人都是為大局奉獻自我的小螺絲釘。

我想看人跌倒

但會讓我站在此地的原因,不是要來讚嘆這眼前的景象,而是希望能看到路人撞在一起的畫面;我想要看到上班族互相撞在一塊,他們夾在腋下的雨傘飛出來的畫面;我想看天真無邪的學童把老奶奶絆倒的畫面。

你或許覺得莫名其妙,為什麼這在一年前很難看到的畫面,現在卻很有可能讓我看到?原因很簡單的:智慧型手機。

post title

Photo credit: Fidel Ramos 

網友

殭屍走路

日本的智慧型手機用量正呈現爆炸般成長,例如在2012年時,只有1/4的日本人在使用它,其餘3/4的日本人只要有眼前的手機就已滿足。時至今日,許多日本人發現,智慧型手機是那麼方便,方便到你很難不去注意到它們的存在,尤其是它們可以讓人隨時閱讀新聞、看看漫畫。

目前,日本當地使用智慧型手機的人數超過一半以上,而這樣的數字還持續攀高中,這也進一步影響了日本人的行動方式,當地現在就出現了一種名叫「智慧手機走法」的現象。

當人們開始盯住手機螢幕時,他們彷彿回到冰河時期一樣,每個人都是低著頭、把手伸向前,一副殭屍在獵食人類的模樣。

post title

夜晚的澀谷街頭。Photo credit: Les Taylor

網友

模擬千人過街

不只是走路變慢而已,專家們更發現,當民眾邊滑手機邊走路時,他們的視野範圍也縮小到只剩5%,這就引起其他人的對擁擠地段──像是澀谷十字路口──這種地點的擔憂,近期日本的電信龍頭NTT Docomo就發布了一部模擬影片,裡面描述人們在過十字路口的時候,如果都在用手機會發生什麼後果。

失序的日本社會?

結果,根據該影片的模擬內容,如果每個人都滑手機過十字路口,總計會發生400次以上的碰撞意外,只有36%的人能順利過馬路。所以呢,過去我們認為充滿秩序的日本社會,就此宣告結束。

但最讓人驚訝的是,最無法忍受這個現象的人不是日本人,而是美國人。

post title

同時過街的人潮。Photo credit: Carey Ciuro

網友

美國人超不滿

已經在這住了20年以上的麥可(Michael Cucek)為例,從事諮商師工作的他經營一個名叫Shisaku的部落格,他平時在這裡會發表一些對日本政局的看法,但近期這個部落格卻因為他的「啞巴走路」(dumbwalking,註)一語成了眾人抨擊的地方。

編註:麥可談到他用的dumbwalking是源自日本人所說的「sumafo aruki」, 直譯為「手機走路」。

他跟我說,「啞巴走路」這件事情應該不會變成什麼長期的問題,因為日本在手機使用禮節上,比其他國家好太多,例如,你很少看到有人會在電車上講電話,也不會有人直接播放他正在聽的音樂。

如果澀谷真的因為智慧型手機變得一團亂,那麼日本警察應該就會開始到處在馬路口巡邏,並對路人大叫抬起頭來。在那樣的管制出現前,我還是會繼續撻伐這個現象的。

post title

Photo credit: Coal Miki

網友

記者親身實驗

低頭族過馬路真的那麼嚴重嗎?這邊也只剩下一種可以解答的方法了。所以呢,我這就離開我一開始說的咖啡店,往澀谷有名的十字路口走去,接著我開始用手機打mail,逼迫自己在抵達對面前都不要抬頭看路。

當我開始往前邁進,我發現情況沒想像中的緊湊,因為我從低頭的視野中發現,人們的腳出現在我眼前的瞬間又閃開,這期間沒有聽到什麼警告聲出現,還有其他人提在手上的購物袋會在揮到我臉上前又被拉開。

我原本以為我一定會被撞倒,但當我走沒幾秒後就發現根本不需要那麼緊張,這真的沒什麼大礙,因為其他人都對低頭滑手機的我做出反應。

但最後,我還是發現有兩個人沒因為我低頭走路而閃開,他們就直挺挺的往我走來,我往左移動時,他們也跟著往同方向移動,當我往右邊繞時,他們也是一樣的動作。我們3人就這樣卡在路中央,這真的太蠢了,所以我這時就抬起頭了。

我原本以為會看到2個跟我一樣的低頭族,但結果卻是一對難分難捨的情侶檔,他們分秒都不想放開對方的手,更不願意因為一個不解風情的低頭族分開片刻。

情侶檔中的女孩用厭惡的眼神看了看我,我馬上道歉然後繞過他們。那樣的眼神讓我這輩子都不會想在邊走邊滑手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