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長回家路 命危美士兵24個月後終返鄉

by:阿咖
7000

戰場上奮勇向前的士兵讓人敬佩,而從戰火中倖存並康復士兵也同樣讓人敬佩,美國一名士兵歷經24個月的復健過程,終於在今年6月時返家,對他來說,這場復健之路的目的不只是要讓他復原,同時也是要讓家鄉的親友們振作。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是因為炸彈被奪走下半身、左手臂以及部分腹腔的麥特,他正辛苦地復健中。

下半身和腹腔重創
2012年6月12日時,22歲的麥特(Matt Krumwiede)在阿富汗巡邏時因為踩到一枚簡易炸彈受到重傷,炸彈炸毀了他的雙腿和左臂,並讓他失去一部分的腹腔,他歷經多次手術救治,加上努力復健,今年6月時,他終於回到闊別24個月的家。
 

post title
路透社

這是在2012年6月11日拍下的照片,隸屬美國5-20步兵團第82空降師的麥特正在執行巡邏任務,此時他還不知將在隔天被炸彈改變人生。


 

post title
路透社

2012年6月12日,麥特誤踩一枚簡易炸彈導致下半身、左手臂、以及腹腔被撕裂,照片中他的同袍忙著緊急處理他的傷口,其他人則在旁戒護。


 

post title
路透社

其他士兵緊急將麥特送上直升機急救。


 

post title
路透社

麥特當時拿在手上的槍枝沾滿他的血跡。



 

post title
路透社

麥特的同袍親眼見到他被炸傷忍不住情緒激動。



 

post title
路透社

過去2年間,麥特歷經40場手術,照片中的母親正在按摩他因為炸彈不太能動的左手。


 

post title
路透社

麥特與其他傷重士兵開始接受復健治療。


 

post title
路透社

麥特有大半的時光是在德州的醫療中心度過,他正在練習用義肢走路。


 

post title
路透社

準備裝上義肢的麥特。

 

post title
路透社

麥特手上戴著紀念阿富汗戰死同袍的腕帶。


 

post title
路透社

開始越來越能依靠義肢走路的麥特,照片中的他在裝好義肢後就要嘗試玩滑板。



 

post title
路透社

在復健人員的協助下,裝上義肢的麥特也能站上長板滑動。



 

post title
路透社

除了枯燥的復健外,麥特也會嘗試打鼓,他的左手因為炸傷變得不方便行動。


 

post title
路透社

2014年6月24日,麥特終於回到闊別2年的家鄉,他的親友們在路邊架上歡迎他回家的標語。

路透記者追蹤一年
《路透社》的攝影記者厄爾哈特(Jim Urquhart)一路追蹤麥特從傷重命危到復健返家,他也像是見證了一個人從死亡中重生:

「自從被阿富汗的一枚簡易炸彈改變人生後,2年就這麼過去了,上個月我看到麥特的時候,他的返家路──回到愛達荷州的波卡特羅(Pocatello)──似乎還要再等上更久。
 
6月29日這天,麥特終於回到闊別2年的家,這也是他在阿富汗執行巡邏任務被炸彈炸到命危後,首度返家。
 
他返家這天,許多再他重傷前見過他的親友都到場歡迎他回家,他看來和同樣再從軍的雙胞胎兄弟馬克沒有甚麼差別,不同的是,麥特現在是靠著義肢走路。
 
 
炸彈讓麥特受到極嚴重的傷,幾乎快奪去他的命,從我見過他之後,我每個碰上的人都說他們很訝異麥特可以從那樣的重傷下倖存。
 
從2012年6月12日被炸彈撕裂後,麥特歷經數十場手術,直到2014年初的手術,醫生將他的腹腔縫合,麥特才終於有了真正的自由。
 
一年前的時候,我是在德州的布魯克醫學中心見到麥特的,我當時看到他的時候,就覺得眼前這位年輕人擁有一定要戰勝康復之路的決心。但同時,我也擔心他撐不過復建的痛苦過程,因為過去有許多人就是如此。
 
但這一年下來,我想我的擔心似乎是過多了。現在,麥特面前有許多選擇可走,但他表示想繼續待在軍中,因為他喜歡能在戶外活動的工作;他希望能以士官(drill sergeant)的身分留在軍中,或是待在國內或到海外訓練士兵都好。
 
至於其他選擇,他也可以選擇在找到公園巡邏員或是安全人員等等工作前,先回到校園讀書。
 
麥特說,他故意延後回家的時間,他想等到自己的傷好了、能盡量靠自己行動時再回家,因為他最大的希望就是可以靠自己行動。
 
每天,你可以看到麥特越來越強壯,當他在德州接受復健治療時,他把遠在另一邊的家鄉人事都放在心中,因為
 
『知道家鄉有群人掛念你、支持你…其實這場復健之路不只是讓我康復,也是讓他們復元。』。」


 

post title
路透社

麥特的朋友們來歡迎他,眾人笑鬧也玩起麥特的輪椅。



 

post title
路透社

麥特躺在沙發上,他的母親潘姆(Pam Krumwiede)正在檢查他的傷口,一旁桌上可以見到擺滿的藥物。



 

post title
路透社

麥特因為打獵行程帶來勞累和疼痛讓他忍不住低頭。一旁是他的朋友和母親。



 

post title
路透社

和狗狗打鬧的麥特。


 

post title
路透社

麥特的母親推著他到戶外。對麥特來說,這場復健之路不只是讓他再度站起來,也是場讓親友們復元振作的路。


延伸閱讀:《4歲女孩和上戰場爹地吻別
在獄中跳支舞 美國年度爸爸約會日
與恐怖分子溝通 16歲瑪拉拉心繫教育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