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為什麼要戰爭?

by:阿咖
83708

以巴戰爭、敘利亞內戰、中非政爭…...世界各國在近期都傳出戰火衝突的消息,媒體上不斷出現的血腥以及人民痛哭的畫面,讓人忍不住想問:到底為什麼人類要戰爭?

 

post title
路透社

近日,在英國里茲都會大學擔任心理學資深講師的泰勒教授(Dr Steve Taylor)就在《衛報》上發表他的看法,從他的觀點與心理學的角度來看,戰爭其實有正面心理效用,對許多貧困受壓迫的人們來說,戰爭給了他們凝聚力,更是他們心理上的宣洩出口。

以下篇幅皆由泰勒教授自述角度書寫。

戰爭提供凝聚力

對英國民眾來說,這一周的意義在於距今100年前,英國人正式踏上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場,就近期世界動態來看,全球許多國家也正陷入戰火肆虐的情勢,此時或許正是拋出最近大家都在問的問題──「為什麼人類會不停戰爭」的好時機。

大多時候,戰爭會發生都是因為政府主導的關係,而不是人民去發起;再來,絕大多數的戰爭會出現,都跟爭奪資源和土地,或是政府想擴大權力有關,但當我們回顧過去的歷史時,最讓人驚訝的,莫過於許多人是相當願意參戰,或是樂意支持國家打仗的。

1914年8月,當大不列顛共和國參戰的時候,當時有許多民眾站在白金漢宮外夾道歡呼,這樣熱烈歡慶的情緒感染整個歐洲。至於德國民眾對戰爭的反應,歷史學家布洛克(Alan Bullock)就曾描述到:「一股無可比擬的國家共體感,只要有經歷過的人都忘不了,那是一股沸騰的愛國情緒。」

post title

軍事迷正在重現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場面。

路透社

跳脫枯燥的日常

早年美國心理學家詹姆士(William James)曾談到,戰爭會那麼普遍是因為它帶有正面的心理效果,人們因為戰爭威脅而出現連結在一起的心理感受,戰爭讓人牽連在一起。換句話說,不只是真正在前線打仗的士兵涉入戰爭,而是整個國家的每一份子都參戰了。

藉由共有的國家目標,人們產生凝聚力,同時也讓每一位國民(不只是士兵)的行為舉止都開始以「為國為民、為大局著想」來行動。

戰爭提供意義和目的,讓人跳脫日常生活的無趣和單調,戰爭也讓種種可貴的人性,像是勇氣、無私奉獻等有了展現的機會,這些人性在平時生活中是難以發覺的。

浪漫冒險

這樣看下來似乎是在說明一件事情,那就是人類喜歡戰爭是因為人類很「享受」這件事情。

心理學家詹姆士所提的觀點,恰好就能解釋近期英國年輕人自願到敘利亞參戰的心理,他們一方面認為和穆斯林夥伴參戰是為了正義而戰,另方面也希望在這樣的行動中找到生存的意義,就如同詹姆士所描述的那樣──戰爭帶來凝聚力和榮譽心這種帶有浪漫冒險色彩的感受,在戰場上衝鋒陷陣往往能比待在家鄉更容易感受到。

post title

德國的歷史學家扮成了拿破崙的樣子,復刻當年戰爭景況。

路透社

戰爭讓你活著有意義

詹姆士想討論的是,人類需要一個能和戰爭同樣提供正面效果的活動,但卻不要帶有毀滅衝擊在其中,也就是他所說的「和戰爭有同等道德價值」(the moral equivalent of war)的活動。換句話說,我們必須找出替代方案,一種能讓人類感到活著、有歸屬感、生命有意義的活動。

貧困人民的出口

在一個穩定、和平、經濟持續發展的國家中,例如美國和英國等地,在這些國家生活的人們,因為擁有各種豐富多元的管道,例如運動、娛樂、工作和興趣嗜好等,來滿足他們的心理需求;相對地,在其他生活艱困的國家中,像是加薩走廊、巴勒斯坦以及非洲大部分的國家,人們處在貧困和受壓迫的情況下,他們對未來沒有希望,他們的生活中也沒有其他事物能滿足那種心理需求。

post title

照片中的民眾正在「復刻」19世紀的戰爭史。

路透社

每年5月底6月初,西班牙隆達山區(Serrania de Ronda)的50個市鎮會共同舉辦盛大的觀光活動「浪漫隆達」(Ronda Romantica)。

為期3天的活動中,居民會重現過去各種文化歷史事件,並扮成如強盜、車夫或是流浪者等角色。他們也會重現1808年西班牙從拿破崙手中搶回國土、1814年把法軍趕出西班牙土地的歷史事件。

post title
路透社

戰爭提供了人類展現自己勇氣和為大局犧牲的機會。照片中左邊是在2010年涉嫌以自殺炸彈方式攻擊俄國鐵路的女性Dzhennet Abdurakhmanova,她為了報復俄國士兵殺了北高加索地區的叛軍同夥,於是引爆炸彈,當時炸彈案釀成40人死亡,更有媒體給了她「黑寡婦」封號。

post title

烏克蘭軍事迷換上蘇聯時期的軍裝。

路透社

和平立基在多元富足的社會上

講到提供心理正向感受時,例如讓人們擁有凝聚力和生活目標,或是詹姆士所言之「更高層次的權力感」(higher plane of power)時,戰爭應該是最後的選項。當這些心理需求沒有被滿足,恰好又有明顯的敵人或壓迫者出現時,戰事往往難以避免。

今天並不是說戰爭完全沒有正義可言,這邊提到的論點也沒有更進一步去討論其他在戰爭時也一樣重要的社會或心理因素,像是社會認同以及道德排除(moral exclusion)等因子,然而這裡的論點正顯示出,一個長久穩定的和平狀態,是立基在一個能提供豐富多元機會來滿足人類心理的社會上,世界上許多國家難以做到這件事情,這也讓我們理想的世界和平的夢想變得黯淡無光。

編註:地球圖輯隊精選評論文章,希望能幫助網友從多面向思考。本文意見為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場。本文作者泰勒教授(Dr Steve Taylor) 在英國里茲都會大學擔任心理學資深講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