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照吃街照逛 敘利亞人的戰區日常生活和你我沒兩樣

by:阿咖
46341

著有《居住在戰地:從大馬士革觀察敘利亞革命》(My House in Damascus: An Inside View of the Syrian Revolution.)一書的黛安娜(Diana Dark),講著阿拉伯語的她認識中東已經超過30年,日前她在BBC中分享了外界不曾看過的敘利亞風貌。


post title
路透社

開齋節這天,大馬士革的小男生開心舉起他在市場中買到的小魚給攝影師看

食物多樣到嚇人
「當你來到大馬士革(註1)時,沒有一件事情會如你預期般地發生。我一開始覺得,這裡應該正面臨食物短缺的問題,所以我做好每天只能吃到少許食物的心理準備。然而,當受到武裝分子佔領的郊區傳出飢荒危機時,首都的市集卻是完全不同的光景:食物豐富到令人咋舌。

例如,水果攤老闆夏利亞(Sharia al-Amin)會和你吹捧攤上的香蕉來自索馬利亞,如果你進一步走向香料市場(Bzouriye)時,又會發現上等番紅花與阿富汗來的堅果並陳在商家攤位上,想買酒的人,也可以在這找到黎巴嫩來的各種酒。儘管,商品售價比過去高出很多,但大部分的食物價格都還算是平價可親的。」
 


註1大馬士革是敘利亞首都,也是全世界最古老的有人持續居住城市(至今4000多年),「大馬士革」一詞是希臘人用希臘文記錄下來的阿拉伯語,意為「手工作坊」。

希臘語的名字「大馬士革」源於這個城市的阿拉米語名字「一個水源充足的地方」。大馬士革在古中國稱作釤城。



 

post title
網友

被網友稱讚最古老也最棒的知名冰淇淋店家Bakdash。Photo credit: Michał Unolt


美味冰淇淋魅力不敗​
「大街上的小販,就被夾在重武裝的崗哨之間,這些攤商忙著叫賣名為Aleppan sakhlab的白色甜味熱飲,另一邊,充滿各類甜點的咖啡和烘焙店也隨處可見,其中最有名的當屬販賣冰淇淋出名的Bakdash店家,這裡的人潮比過往多出好幾倍。
 
看完街邊的情景,這時把頭低下看向地面,就會發現到處是捻熄的菸屁股,這代表大馬士革當地有許多吞雲吐霧的菸槍,事實上,這裡的吸菸率非常高,近期吸菸族比例也再度創下新高。」


 

post title
網友

冰淇淋老店外也滿是人潮。Photo credit: Graham van der Wielen


post title
路透社

冰淇淋店內。


 

post title
網友

讓吃過的人都念念不忘的敘利亞冰淇淋。 Photo credit: Daniel Roy


 

post title
路透社

有名的哈米迪亞市集。


內衣玲瑯滿目
「走進敘利亞最大的哈米迪亞市集(Souq al-Hamidiya),這裡除了日常服飾可逛之外,就連華麗到看了有些害羞的女性內衣攤也擠滿了人潮,這讓平日沒甚麼人的英國商業街(high street)都相形失色。

不遠處,你還是會聽到零星的槍砲聲響起。
 

砲火持續轟炸
代表敘利亞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的政府軍,他們會從卡松山(Mount Qassioun)上朝市區東邊的烏塔區(Ghouta)開火,這裡在2013時傳出駭人的化武攻擊,震驚國際社會,至今烏塔區內的反叛軍仍是政府欲除之後快的存在,也因為這樣的對峙情勢,過去18個月來,烏塔區都處在食物資源遭擋在外的窘境。
 
不論如何,和1年前相比,烏塔區的衝突嘈雜已經少了許多。從這樣的情勢來看,大馬士革市中心的生活景況可以算是好轉,但是從其他觀點來評斷時,大馬士革的生活其實是走下坡的。」


 

post title
路透社

逛市集的敘利亞民眾

 

post title
路透社

敘利亞的內衣攤往往會有許多驚人的設計出現



 

post title
路透社

正在選購頭巾的婦女

 

post title
路透社

照片中是敘利亞總統阿薩德

 

post title
網友

敘利亞政府軍多半從照片中的卡松山上往有叛軍聚集的烏塔區攻擊。Photo credit: wikicommons


投機客用難民空屋賺錢
「在敘利亞當地,有超過350萬人因為內戰被迫逃到海外,更有750萬人成了無家可歸的難民,這兩筆數字一加總約占了敘利亞總人口的一半;沒有被砲火夷為平地的民宅,也已經成了空屋,這些房屋在之後又會被其他民眾佔據,因為這些屋子的所在地實在太危險,沒人敢冒險回去,房子主人們往往也無法得知他家最後是那些人入住。於是,敘利亞很常見卻鮮為人知的現象就是,投機客佔據了逃難家庭留下的屋子。
 
奪屋大戰 
以我自己的情況來說,我的房子位在大馬士革的舊城區,我在2005年買下並裝潢了它,但在今年時我被迫離開這裡。
 
我在這住了超過2年,算一算大約是從2012年的夏天開始,住到2014年的夏天,這段期間我和家園被毀的朋友們一起同住。但是,他們現在卻被我的前律師還有前屋主逼到搬走,這兩人一起合作拿走了我的房子,也把利潤五五分帳。
 
我鐵了心要把房子拿回來,所以最近我又飛回到大馬士革這裡,經過15天的往來奮戰,我終於成功了。其實,事情在敘利亞這邊都進行的很迅速,你可以在前一天找上法官,他在隔天就會到府了解情況,這些過程你都不用付出一毛錢。
 
回顧這15天,可以說是百轉千迴跟場戲劇一樣:我的房子總共歷經2次被闖入、換了6次鎖、裝了2扇鐵門,對方還故意偽造安全報告逼迫我朋友搬走,另外,其他像是偽造25年權狀以及一名單親抱著新生兒的女子現身屋內等等,都發生在這奪回屋子的過程中。」
 
 

post title
網友

大馬士革的分區,本文作者的房屋就位在舊城區。Photo credit: wikicommons




 

post title
路透社

阿勒坡舊城區中,小朋友正賣著蛋糕

汽車被炸  改搭小黃陪孩子上課
「屏除這些事件,其實在大馬士革的生活很正常,我和一位50多歲的朋友共進晚餐,她就說自己的車子在迫擊砲的攻擊中被毀,為了確保她的外甥不會被徵召到軍隊去,現在她得搭計程車陪16歲的外甥去交響樂團練習。她描述過程,例如她們經過檢查哨時,她得把大提琴藏在腿下面,躲避官兵的檢查。
 

同事在眼前被炸碎
我的另一名朋友,是在電力公司上班,他的工作內容就是修理被戰火毀壞的電纜,某天我在他家一起吃午餐的時候,他就聊著自己的修理團隊曾意外踩到地雷,有人就這樣在他眼前被炸成碎片,另一個在他身邊的同事則是雙眼被地雷震到瞎了。至於他自己則非常幸運,因為他只被地雷的碎片劃破肚腸。
 
我這位朋友在醫院待了兩個星期,之後回家休養2周後,又如常地回到崗位上班。他對這些事件的態度很簡單:如果傷害敘利亞當地的建設,也就是傷害了敘利亞的人民。」
 
 

post title
路透社


小朋友熱愛上學
「走在舊城區的巷弄時,你會碰上許多踢球的孩子,他們有許多人就是在離我房子不遠處的學校上學。
 
但是,現階段學校正面臨爆滿的窘境,不少人就說這是因為難民湧入的關係,讓原本400萬人聚集的大馬士革成了700萬人的都市,這樣的情況下,學校必須用『排班』的方式讓孩子上課;例如有些孩子得在11點到15點時上課,另外的孩子則是在早上或是傍晚時上課。
 
平均來說,學校一個班級就有50到60位小朋友,每一位孩子想要上學念書的心都非常熱切。」


 

post title
網友

大馬士革內販賣服飾的市集。Photo credit: Paul Keller 


政治戰亂管不到   餬口飯吃才重要
「在這邊,你很少會碰上外國人,我看過的外國遊客多是伊拉克來的什葉派信眾,他們會跟著手拿橘色標誌的人參觀清真寺。
 
我和一位仍每天到觀光局上班的老朋友聊天時,他說像這樣有宗教目的的觀光行程,受到戰爭很大的影響,在內戰爆發前的2010年時,大約會有820萬名遊客到敘利亞參觀宗教建築,如今,人數已經滑落到20萬人左右。
 
我這位朋友沒甚麼政治立場,他和其他數百萬敘利亞人一樣,只是想盡力做好份內工作。
 
據我所知,全敘利亞人民,包括住在被伊斯蘭國(IS)佔領的拉卡區(Raqqa)的人們,大家現在都是在指定日到提款處領薪水,所以你會在銀行外看到領薪的人龍出現。」


 

post title
路透社

和家人逃到黎巴嫩收容區的小朋友,在教室黑板上寫下好想念敘利亞。


他們保護我 幫助我
「過去2天,我終於可以回到自己的屋子休息時,我也碰上了其他敘利亞民眾每天都會碰上的體驗:最多只有4小時的用電、沒有瓦斯、沒有熱水,頂多只有一些冷水可用。
 
這種生活其實很不方便,但我卻意外地感到輕鬆快活,因為當我得走到庭院用稀少的冰水洗澡時,我從四周得到的感受卻非常溫暖,我知道我的鄰居們正為了我守夜,因為他們我才能奪回我位在舊城區的住屋。

他們保護我,每當我轉身時,都有他們的幫助。
 

人情味X真誠=敘利亞人
當急難發生時,往往可以帶出人性真實的一面,我在大馬士革就體驗到,人們是真誠相待,他們極富人情味,同時也努力過活並保有超乎外界想像的幽默感。
 
正直樸實的敘利亞人,他們都一同努力對抗貪腐和不道德的事情。人們的心都非常團結,他們用歡笑保持自身的理性。」



 

post title
路透社


永續團結心
「我從沒聽過敘利亞人在談論宗教派系,當地人會輕蔑地用Da'ish這個單詞來指稱伊斯蘭國,這個詞語是縮寫自伊斯蘭國在阿拉伯語中的說法,對當地居民來說,Da'ish是全民唾棄的。
 
隨著敘利亞內戰邁入第5年,敘利亞有越來越多投機份子出現,沒有人敢說敘利亞人民之間的同胞愛能撐多久,但對我來說,過去兩晚所感受到的溫暖,讓我對這件事抱著希望和樂觀。」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The strange normality of life in the middle of Syria's war
 
延伸閱讀:《敘利亞內戰摧毀的世界遺跡
敘利亞內戰三周年 鏡頭拍下孩童心碎身影
年僅17歲 路透青年攝影師敘利亞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