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內戰三周年 鏡頭拍下孩童心碎身影

1,095,這是戰爭至今的天數,10萬,是已經消失的生命,300萬,是無家可歸的人數,這些數字僅僅只是官方粗略的估計。

文章插圖

2014年3月15日,敘利亞內戰屆滿3年,這場已經持續36個月的戰爭引起全球關注,隨著越來越多利益團體、政府聯盟介入,戰爭的走向未見結束,反而是越來越膠著難以釐清。我們看到國與國之間的戰爭時,總不免憤怒,但像是敘利亞這樣發生在一國之內的戰爭,卻只讓人感受深重的無奈。

過去1000多個日子中,許多戰地攝影師冒死深入當地,拍下平民百姓的實際情況,其中孩子們的身影最讓人心碎。儘管戰爭對大部分人來說相當遙遠,但就如同該影片所言「不在眼前發生,不代表沒有發生」,敘利亞的戰爭是確實發生在地球上。

從內戰擴及到全球對峙

敘利亞內戰的原因,要從2011年說起,當時居民不滿政府措施,要求經濟改革和民主政體,但隨著不滿情緒升高、政府鎮壓民眾等行動之下,敘利亞境內開始出現推翻總統的聲音,2011年3月15日,反抗政府的聲浪開始在全敘利亞各地發酵,直到4月底前已經成為舉國上下的反政府行動。

這場內戰,粗略劃分為政府軍和反政府軍雙方,但隨著政治派系、宗教團體的涉入,以及歐美各國政體的介入下,目前戰事的支持與否態度,也成了西方各國與中東、中國等地表態的戰場。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子彈如雨落下

2013年1月底,聯合國估計這場內戰已經讓6萬居民喪生,目前死亡人數也早已超過10萬人。每天都有敘利亞人逃到約旦難民營尋求庇護,隨著戰事衝突的升高,光是在2013年,每個禮拜就有2萬名敘利亞人被迫逃往難民營。

更令人不忍的是,隨著湧入人數增加,難民營的生活情況更加艱困,用水、食物等資源不足,加上當地正受到嚴寒低溫侵襲,物資不足的難民們處境堪憐。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2013年8月,敘利亞出現駭人的化武毒氣攻擊事件,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近郊的Ghouta區遭受嚴重的攻擊,炸彈以及帶有毒氣武器重創當地,目前推估有上百位民眾死亡,敘利亞反政府軍則表示超過1,000位居民在這場毒氣攻擊中喪生。

當時BBC駐地記者拍攝的影片中顯示出傷患出現抽搐、無法呼吸、肢體僵硬等現象,傷者們只能在臨時搭起的急救站等待救援。專家研判這是一波神經性毒氣攻擊。

救治傷患的博威達尼醫生(Ghazwan Bwidany)接受記者訪問時,表示患者都出現了口吐白沫、窒息和視線模糊的症狀,尤其是孩子們的症狀特別嚴重。

我們沒有救治這麼大量民眾的資源......我們現在把傷患放在清真寺或學校中。我們醫療資源不足,最重要的解毒劑阿托品(atropin)也不夠。」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逃往難民營的生活

2013年《衛報》報導中,實際訪問到跟孩子們住在札阿塔里難民營的婦女,她們在影片中講到了成為難民的心情、水資源對他們多麼重要,以及面對家中男性都無法保護全家人時,自己必須挺身保護孩子們的心酸:

「我們以前每個禮拜都會被襲擊1-2次,然後那些人會毆打我的丈夫和兒子,我只能求他們放過我先生和兒子,我什麼武器都沒有,最後我真的受不了了,只好離開。

大家都知道穆斯林進行齋戒時,從晨禱到隔天早上都是禁食的狀態,所以到早上的時候我們就會變得很渴;先知穆罕默德告訴我們,就算住在河邊也不要浪費一滴水,(難民營)這邊的水資源不多,而且對孩子們來說,要把一桶桶的水提到帳篷邊是很辛苦的,孩子們常因為要在大太陽下等著取水而中暑,這邊的人們都常常感到口渴,而且因為這邊的天氣很熱,大家也很需要常常沖澡。

一到齋戒期的時候,根本就是場惡夢。首先,在帳篷區是沒有廁所的,再者,這裡沒有配置風扇,加上因為沒有地板的緣故,也無法灑水降溫,所以這邊對水的需求非常大,大家需要水來清潔自己。

當男人們已經不能保護自己的孩子、不能保護他自己的時候,這對一位母親來說真的很難受。她必須起身保護自己的孩子、面對現實,必須更加堅強,或許也因為如此,許多敘利亞母親的潛藏力量都被激發出來。」

文章插圖

不要忘記家鄉

在《衛報》的訪問影片中,難民營內的母親就說:「有時候我跟孩子聊天時,會一起想家、談談過去那些美好,這樣我的孩子就不會忘記家鄉,並會繼續愛著那塊土地。但如果離開老家太久,我想他們可能就會忘記家人、忘記一切......」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由英國拯救孩童聯盟所製作的廣告,設定戰爭如果發生在倫敦,小女生的一天會非常不同。這部片揭示了戰爭的殘酷。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