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撕裂的國土 敘利亞內憂外患持續居民逃竄難民營

敘利亞內戰將邁入第四年,分裂的情況不但沒有趨緩,還因為近期伊斯蘭國的肆虐讓當地陷入更混亂的情況中,如今不論是住在北區邊境的庫德族,還是西北邊城市的居民,都面臨隨時失去性命的危機。

文章插圖

反政府叛軍奪城

敘利亞北部伊德利卜省(Idlib)遭到反叛軍以及蓋達相關的軍事分子攻擊,他們管轄此區的政府軍發生激烈駁火,其中數棟政府大樓就因此被反叛軍掌握。

其中,參戰的努斯拉陣線(Al-Nusra Front)就說,在被政府軍擊退前,他們的戰士殺掉了數名政府軍。

過去報導曾介紹,努斯拉陣線(Al-Nusra Front)是蓋達組織的一個分支,成員約5000-7000人,主要在敘利亞北部活動,同時也是眾多敘利亞反政府組織的一個主要勢力,該組織的目標是希望在敘利亞、黎凡特地區和地中海東部建立伊斯蘭國家。

文章插圖

再度成戰場的家園

這次再度變成戰場的伊德利卜省,當地在2012年時也曾變成政府和反政府雙邊的交戰區,反叛軍當時也一度奪下了此區的掌控權。從2011年開始的內戰,至今已經要進入第4年,敘利亞因為這樣的分化衝突已經葬送了超過20條人命。

邊境城市科巴尼持續交戰

北邊的伊德利卜省陷入交戰,同一時間,敘利亞和土耳其交界的科巴尼(Kobane)也可以看見居民對抗伊斯蘭國(IS, ISIL)聖戰士的身影,這支恐怖組織也再度發布新的影帶,其中可以見到被他們綁架的英國記者坎特利(John Cantlie)現身在科巴尼市區中,他在影片中談到美軍的空襲行動,也描述他看到美軍想空投武器給當地正在作戰的庫德族戰士。

美軍的目的是希望藉由空襲還有空投武裝的方式,協助敘利亞庫德族人擊退伊斯蘭國,現階段,敘利亞和土耳其邊境地區正處在激烈的衝突中。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小補充:邊境城市科巴尼

科巴尼(Kobane)也稱為艾因阿拉伯(Ayn al-Arab),此處鄰近村落就有40萬的庫德族人。2年前,自從敘利亞軍撤退後,科巴尼這一區就由庫德族人的黨派來掌管。2014年上半年,伊斯蘭國聖戰士掌控了鄰近地區,這讓科巴尼成了被三方夾擊的狀態。

9月16日,伊斯蘭國大舉進攻,逼迫當地10萬居民逃往土耳其邊境。

文章插圖

遲遲不動作的土耳其

有鑑於國家邊境受威脅,土耳其政府在上周時就表示他們會允許伊拉克當地的庫德族前往科巴尼救援族人,但這句話至今仍未兌現,伊拉克的庫德族軍官卡德(Mustafa Qader)就說,土耳其要為動作緩慢負責,「我們正在等待土耳其政府表態,這讓我們到現在都無法送出軍力到科巴尼去。」

動作緩慢的土耳其,讓他們遲遲不敢讓庫德族進入敘利亞協助擊退伊斯蘭國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境內的庫德族人在過去都是動亂的源頭,土國政府將庫德族視為恐怖份子,所以直到最近他們都不願意讓庫德族人進入敘利亞當地作戰。

光是在2014年的7-8月期間,伊斯蘭國聖戰士已經掌握了伊拉克和敘利亞大部分的邊境地區。

文章插圖

反叛軍擴張中

再回到敘利亞西北的伊德利卜省,這裡在昨天(27)清晨傳出受到攻擊的消息,反叛軍從四處包夾這座城市,敘利亞的人權觀察組織(SOHR)就發現,反叛軍先攻擊伊德利卜省的南邊,接著佔領鄰近山丘後,他們就對上了政府軍的直升機回擊。根據觀察,大約有數十多名軍人在駁火中死亡。

事實上,伊德利卜省的大部分地區都是由反叛軍掌控,但唯有伊德利卜市是由政府軍佔領;正在敘利亞當地的BBC記者穆爾(Jim Muir)就談到,當全球都把注意力放在伊斯蘭國上時,敘利亞境內的反叛軍陣線例如努斯拉陣線等等,正緩緩地擴張他們的勢力。

人權觀察組織也提及,光是在上一周,敘利亞政府軍就進行600次的空襲,其中包含空投桶裝炸彈,這也釀成180位居民不幸受波及喪生(註:敘利亞政府軍使用成本低的桶裝炸彈卻不容易瞄準目標,容易造成傷亡)。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戰爭何時停

2011年開始的內戰,敘利亞政府面臨越來越多反抗聲和組織,然而在這些反叛軍團體中,他們也有自己的分裂問題,例如努斯拉陣線還有伊斯蘭國,他們自己也面臨組織內部分化衝突的危機。

敘利亞內戰的原因,要從2011年說起,當時居民不滿政府措施,要求經濟改革和民主政體,但隨著不滿情緒升高、政府鎮壓民眾等行動之下,敘利亞境內開始出現推翻總統的聲音,2011年3月15日,反抗政府的聲浪開始在全敘利亞各地發酵,直到4月底前已經成為舉國上下的反政府行動。

這場內戰,粗略劃分為政府軍和反政府軍雙方,但隨著政治派系、宗教團體的涉入,以及歐美各國政體的介入下,目前戰事的支持與否態度,也成了西方各國與中東、中國等地表態的戰場。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