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客拍完照就走」 雨林之旅背後的原民文化悲歌

by:阿咖
36738

歡迎來到華歐拉尼環保渡假村(Huaorani Ecolodge),這裡保證給你驚豔的文化體驗,代價是正在雨林中想好好生活的原住民們。


 

post title
路透社

到雨林深處的旅行團越來越多,但這些以環保為主的體驗活動卻藏著原住民們的辛酸。


「照片中是我兒子」
《衛報》記者梅根(Megan Alpert)報導了藏在各種名為環保與體驗雨林活動背後的悲哀:
 
「厄瓜多亞馬遜(Ecuadorian Amazon)的科卡(Coca)市區內,菲利浦正在一間網咖上網,他看著眼前的電腦螢幕秀出他的部落華歐拉尼的景象時,有點難過地說:『這讓我有點難過,人們只是到這裡來拍拍照,然後再把照片賣到城市去,但我們甚麼都沒得到。』
 
他指著螢幕上一名華歐拉尼男孩的照片,照片中的他正和一位拿著相機的白髮白人男性說話。
 
『這(照片中男孩)是我的兒子,當我問而他在跟誰說話時,他說不知道』
 
我問他:『是誰拍這張照片?』
 
『問題就是,我不知道。』菲利浦回答」


 

post title
網友

正在體驗華歐拉尼族生活的遊客。Photo credit: Yasuni Waorani 


觀光客對著老人拍不停
「兩天後,我到訪華歐拉尼族位在Quehueri-Ono的村落,發現一群美國觀光客正巧在那,他們對著村中一位名叫達伯(Dabo)的老人家拍照,達伯因為小兒麻痺的關係有一隻腿無法動彈,他就躺在他家的床墊上讓觀光客拍照。
 
達伯的家是一間長屋,屋子主要用橄欖樹葉和樹枝樹幹蓋成,走進當中會發現,達伯的太太薇芭(Weba)坐在角落的爐火旁,一旁則可以不時看見人們和小朋友在長屋進進出出。
 
帶團導遊這時先叫遊客看看薇芭用巴薩耳環撐大的耳朵,接著有說:『看,她的腳整個變形了』,導遊解釋薇芭因為要爬樹以及方便在雨林中行動,這讓她的腳趾變得狹長且分開。」
 
「笑一個」
「接著就看見觀光客拍個不停。他們對著床墊上的達伯拍照。他們對著小朋友拍照,並把拍好的樣子給他們看,孩子們一臉驚喜地圍繞在可以用手指滑動的手機銀幕旁。其中一名觀光客對著旁邊 3歲的小朋友說:『笑一個!』,接著又轉身對達伯說:『笑一個』,她拉起達伯的手,此時達伯虛弱地點了點頭。『願你安好』,觀光客說對達伯說。
 
薇芭對遊客解釋她是怎麼摔跤受傷的,接著秀出她的傷腿,期間有 2位口譯在旁翻譯:一位是華歐拉尼導遊拜(Bai),他會把村人們的話翻譯成西班牙文,接著另一位厄瓜多自然保育員就會把拜的西班牙語翻成英文。保育員說,這次的遊客很幸運,因為薇芭有時候不愛說話,接著他將一把彎刀和一袋食物拿給薇芭,轉身對遊客說:『她說謝謝你們,今晚她們可以有大餐吃了。』」
 
他們來了,但是也不會幫忙
「這趟觀光行程尾聲,薇芭給了每位遊客華歐拉尼語的名字,導遊說:『她說你們現在都是華歐拉尼部落的一員了,大家都是家人。』,聽到此話的遊客們開心不已,並拉著薇芭一起拍照。
 
『我覺得好幸運,她真的會讓你忍不住微笑。』
 
觀光客走了後,我透過菲利浦來問薇芭對那群遊客的想法,菲利浦對我說:『她說他們來了,但是也不會幫忙。』,這裡所說的幫忙,就是給錢。」
 


 

post title
網友

迎接觀光客的華歐拉尼族人。Photo credit: Yasuni Waorani  


唱歌跳舞完畢  遊客開心走人
「抱怨觀光客都不給錢這件事情,我其實很常聽到,之前我在菲利浦家時就聽過,當時菲利浦和家人們為了接待一群觀光客,他們特地用胭脂在臉上畫了圖樣,並表演傳統歌舞,『那些遊客很開心地走了』菲利浦說,這些遊客只留了大約 5到10美元的小費,菲利浦認為他們應該要每個人給 20美元才對。」
 
接著,我又在Quehueri-Ono村這裡聽到類似的抱怨,這裡的村民們會把手工藝品擺在學校課桌上販售,村人內內科爾(Nenekoa)坐在壞了煞車的輪椅上,他也和達伯一樣因為小兒麻痺行動不便,他說他花了 6天才能做好一組吹箭,每一組售價 20美元(折台幣約 635元)。內內科爾說,觀光客來了,但也只是買一些小東西。
 
我訪問Quehueri-Ono村這天,見到至少有 20位村民努力推銷他們的手工藝品,他們和眼前來訪的 8位觀光客唱唱跳跳,勾肩搭背熱絡萬分,菲利浦把內內科爾的話翻譯給我聽:『他們跳舞想說觀光客會付錢,但是沒有人給錢。』」

 渡假村工作才有賺
「當我問菲利浦遊客都來自哪些地方,他表示不太清楚。不過我們移往達伯和薇芭的長屋時,答案變得很明顯了,因為遊客們是來自華歐拉尼度假村,這是由厄瓜多境內一間得獎的環保旅遊公司「大自然中熱帶之旅」(Tropic Journeys in Nature)所營運。在渡假村工作的伊韋米(Eweme)告訴我,他每天可以得到 20美元工資,但是在村子這邊,村人敞開家門、又唱又跳並販賣手工藝品,卻一毛都沒拿到。
 
幾位華歐拉尼村人說,他們認為是導遊告訴觀光客不要給錢或是不要花太多錢在他們的手工藝品上。」


 

post title
網友

華歐拉尼族人會用胭脂化妝並表演給遊客看。Photo credit: Kate fisher


當地人原住民  薪資大不同
當觀光客來到度假村時,他們會有導遊帶領,遊客們多半會被提醒可以給「自然保育導遊」小費,費用約是每天 15美元,以及給其他「工作人員」10美元小費。這邊所說的「自然保育導遊」指的是會說英文並在大學念觀光科系的學生,然而,比這些自然保育導遊懂更多的華歐拉尼導遊們,卻沒有被包含在導遊小費的名單中,而是在「工作人員」中。遊客們會被告知他們可以把給所有工作人員的小費放在信封內,渡假村的人員在之後會把小費分給村落。至於自然保育導遊,他們就是直接拿小費。」
 
 「他們跟旅館服務生們不一樣」
「如果遊客想要進一步捐助村民,他們會被告知可以捐出學校資源或是把錢捐給打著『幫助厄瓜多和祕魯的小型群落發展觀光業』之名的組織Tropic’s Waponi initiative。
 
一名觀光客曾在 2013年時到過華歐拉尼度假村,他表示沒想過秀出傳統表演的村人們會想要小費,他說當時村人們有推銷手工藝品,但『他們感覺起來跟旅館提行李的服務生們不一樣』,他回想當年在度假村時,他根據建議的金額,每天給在那裏工作的村人們 10美元,也認為這樣村人們一定會又驚又喜。」
 

 

post title
網友

華歐拉尼渡假村一景。Photo credit: Barefoot Expeditions 


讓原住民加入開發計畫
「我和伊韋米的對話結束之際,我忍不住問了藏在我心頭整天的話:如果說華歐拉尼族的歌舞、手工藝和雨林知識在度假存的營運中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那麼為什麼你們不去爭取權益,表明你們會停下活動直到度假村改善現況並公平地把錢分給村莊?伊韋米聽了回答不出來,我也沒有見到其他人有組織起來對抗渡假村的意圖出現。
 
事實上,華歐拉尼族人曾和旅行團討論過營運方面的問題,『熱帶』公司的總經理卡爾巴赫(Jascivan Carvalho)告訴我, 1994年時,Quehueri-Ono村的華歐拉尼族人們曾要求他們幫忙,『讓旅遊業不只是保有文化的手段,更可以成為恢復並深化他們文化的策略。』
 
然後,熱帶公司提供了另一個選項給華歐拉尼村人們,參與油田開發的過程,因為油田不只對雨林造成傷害,也對華歐拉尼的文化形成衝擊,藉由參與油田開採過程,華歐拉尼的村人們也可以教育社會大眾油田已經對雨林和當中的文化造成多少衝擊。」
 
 一起決定薪水
「卡爾巴赫說:『村人們也是油田開採計畫的一份子,也是股東,他們不是開採計畫要利用的對象』,他繼續談到,度假區的村人們也會參與每天的營運會議,甚至是年度獲利計畫也涉入其中,卡爾巴赫表示,『最棒的地方之一,就是華歐拉尼族人們選擇讓公司整體保持獲利』,這些過程中就包括了訂定渡假村員工的薪資數字。」
 

 

post title
網友

華歐拉尼渡假村的居住區。Photo credit: Barefoot Expeditions 


每位村民帶來2萬收益
「不少觀光客都很疑惑,他們到渡假村的費用總額約是 700-900美元(折台幣約 2.2萬元-2.8萬元),這還不包括交通費以及小費等等,為什麼這些費用沒有改善華歐拉尼族人們生活?為什麼有地方還是缺電?內內科爾還是坐著壞掉的輪椅。總經理卡爾巴赫不願意透露渡假村的年營收,但他表示這裡每年約來訪 350名遊客,人數正逐年增加中。參與接待觀光客的華歐拉尼族人,大約有 350人,也就是說,折算下來每一位華歐拉尼族人可以替渡假區帶來 700-900美元的收益,若再依我的自助經驗減掉實際旅行花費,每人收益大約位在 300-600美元間。
 
但是,這些錢並沒有分給每一位華歐拉尼族人,卡爾巴赫指出,他們的計畫是把賺得的營收再投資到其他地方,增加吸引更多觀光客到訪,這樣就能增加更多工作機會,也就是因為這樣的決定,達伯或是薇芭無法因為介紹自家環境就從觀光客身上拿到太多金錢。」


與現實低頭 迎向外來者 
「因為村民真的有許多需要幫助的地方,此時付小費給傳統表演或是參觀家戶也進一步帶出其他矛盾。
 
最讓人感到諷刺的地方是,過去華歐拉尼族的老一輩會對外來者舉起牠們的矛,但現在到了菲利浦這一世代,外來者卻被視為讓華歐拉尼族繼續存續的關鍵。華歐拉尼族居住的雨林區,因為油田開採受到汙染和破壞,他們的老一輩因為過去傳教士的入侵感染病毒,但他們都沒有因而得到補償,如果有的話,他們也不用依靠渡假村了。」


 

post title
路透社

華歐拉尼族小朋友。Photo credit: Alexander Farley 


 「再也無法光靠矛來捍衛家園」
「不論是伊韋米還是菲利浦,他們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可以學英文,他們希望可以藉此取代掉介入其中的中間商、自然保育導覽員或是那些他們發現賺得比他們更多的人們;現在,菲利浦希望能進行交換計畫,讓他們的孩子到美國念書,然後讓美國的學生到華歐拉尼村認識雨林。菲利浦體認到,他們因為無法了解文件上說的東西而失去許多,他說:『我們再也無法光靠矛來捍衛家園,我們現在要靠紙筆來保護自己。』
 
菲利浦的最終目標,是開一間自己營運的觀光公司,並把賺得的收入投資到教導青年有關華歐拉尼族的傳統文化,事實上他們現在面臨的危機之一就是保留文化,因為有越來越多華歐拉尼族人被迫接觸他們口中的『西洋世界』。」
 
 害他?愛他?
「2014年夏天,駐厄瓜多的美國大使夫人德雷克(Angela Drake)曾到過華歐拉尼渡假村,她告訴達伯和薇芭的生活情況讓她擔心村人們的居住環境,她說:『我現在忍不住開始質疑,究竟我們是幫了華歐拉尼族人還是傷害了他們?但到最後,選項可能都只剩下讓石油公司進駐到這裡。』,德雷克夫人進一步談到,與薇芭和達伯的見面是『人生最難得且真誠的文化交流體驗』。
 
和菲利浦見過面後,德雷克夫人現在也協助他替村落申請太陽能板,而幾周前,菲利浦也到厄瓜多的基多市區待了兩天,他希望可以找到那邊的大學生合作進行交換學生計畫,當然,菲利浦很想在基多待久一點,但他身上已經沒有錢。」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They come, they photograph, but don’t help': how ecotourism in the Amazon shortchanges the locals
 
延伸閱讀:《亞馬遜深處的求救聲 巴西原住民面臨滅絕危機
政府不想管 亞馬遜住民自己動手保護森林
垂死的亞馬遜雨林 來聽聽它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