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還是保育?記者看「動物觀光」帶來的影響

by:維多魚
16267

跟魟魚一起游泳、開吉普車在非洲看大象,「野生動物旅遊業」帶著人類到野外近距離欣賞野生動物。每年吸金數十億美元的動物旅遊業,不但帶動當地的經濟還創造出工作機會,但是這樣的旅行團會不會給動物帶來壓力,影響牠們的生活呢?來跟著《德國之聲》記者歐斯朋了解一下。


 

post title
路透社

斯里蘭卡當地,一隻獵豹經過吉普車旁邊。


《德國之聲》記者歐斯朋(Louise Osborne)拜訪了肯亞的雅拉國家公園(Yala National Park) ,他在那裏看到了許多野生動物,也了解到現在野生動物觀光業的情況:

豹跟我靠得好近
「我坐在骯髒卡車的邊緣,從車窗往外看向濃密的矮樹叢,我們的導遊說:『看那邊、就在樹枝後面。』

我瞇著眼睛看向他手指的方向,然後我就看到了,有條斑點尾巴從不到 50公尺遠的樹叢裡垂下來,我往上一看,剛好看到大型貓科動物的身體在粗枝上伸展,葉子遮掩住牠的身體。
 
這是一隻豹,斯里蘭卡雅拉國家公園的明星動物,我們很幸運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就看到豹,不過我們也不是唯一的旅客,引擎的隆隆聲充斥在空氣中,一輛輛的吉普車鑽進車隊之間的縫隙前進。遊客舉著相機,站在自己的座位上按快門,努力地想把這些稀有動物都拍下來。
 
對國家公園裡的豹來說,這就是牠們的日常生活。在某些日子裡,會有 400多輛吉普車開進國家公園,他們通常出現在清晨或是黃昏的時候,這兩個時間正是看大象、鱷魚、野牛和鳥向水坑前進或是偷偷穿過矮樹叢的好時機。
 
荒野與野生動物保護信託的受託管理人華森(Anjali Watson)說:『很多豹都已經相當習慣(人類),幼豹從小就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牠們看起來也沒有覺得很困擾,不過,長期下來會造成什麼影響目前也還不清楚。』」



 

post title
路透社

遊客拿起相機拍下老虎。


遊客大增
「華森是個主張要保護大自然的人,他跟世界上部份人一樣關心野生動物旅行團、賞鯨、潛水等旅遊業對大自然帶來的影響。
 
在世界各地旅行的旅客人數越來越多,2014年的時候,就有 11.4億名遊客,是歷年來旅客人數最多的一年,野生動物旅行團也跟著增加,因為很多人想到動物的原生地像是肯亞、加拉巴哥群島、印尼和墨西哥等地看野生動物。
 
單是看雅拉國家公園的遊客人數就知道了,2011年的時候到國家公園的外國旅客增加到將近  9.9萬人;此外還有 21.7萬名當地人到公園玩。華森說,遊客的增加帶來了影響。
 
一切都是為了小費
雅拉國家公園的環境越來越差,有觀光客試著要自己靠近動物們,吉普車司機為了要拿到豐富的小費,爭著帶遊客去看『雅拉四天王』──豹、大象、熊還有野牛。甚至還有觀光客會餵公園裡的獼猴、齡猴和野豬吃東西。
 
華森說:『他們餵的食物並不是動物們平常會吃的,有可能會傷害動物的健康,甚至是引起疾病傳染。』
 
華森也補充說,餵食動物可能會讓動物變得有攻擊性,並變相鼓勵動物向人討食物。」


 

post title
網友

許多遊客開心地跟魟魚玩耍。Photo credit: neepster


魟魚變得不健康
「對關心環境保護問題的人來說,他們特別擔心的是動物旅遊業對野生動物健康、行為帶來的影響,目前也已經有證據證明動物旅遊業對動物們造成不好的影響。
 
在開曼群島有座沙灘號稱是『魟魚之城』,在這裡遊客只要付 50美元(折台幣 1,560元)就可以餵魟魚(Stingray)吃東西,跟牠們一起游泳,魟魚之城成為有名的觀光勝地,遊客紛紛來到這裡和魟魚親密接觸。
 
不過,每天 2,500人湧進魟魚之城跟魟魚玩耍還是有代價的,從當地魟魚身上抽出的血液顯示,跟其他沒有被遊客打擾的動物比起來,魟魚的免疫系統跟健康都是比較差的。
 
觀光業保護動物
現在,還是有爭論在討論動物旅遊的潛在風險是不是真的大於利益,而且討論並不只是針對動物,也包括了對觀光地鄰近社區的影響。
 
美國動物學家哈欽斯(Michael Hutchins)說:『旅遊業帶來的經濟收入可能大於其他利用土地跟野生動物的方式,也因此提供了一個強大的誘因,讓(人類)去保護野生動物跟牠們的棲息地。』
 
『在發展中國家裡,這個現象更是明顯。在這些地方,野生動物旅行團長期帶來的工作機會和外幣可能大於地區開發的短期收入。』

年收入 312億 
肯亞、斐濟、帛琉等國家靠著動物觀光收入數百萬甚至是數十億美元,大量的收入就成為了保護野生動物的好理由。根據聯合國環境署(United Nation Environment Programme)的數據,『跟鯊魚一起潛水』產業每年為斐濟帶來 4,220萬美元(折台幣 13億)的收入;替帛琉帶來 1,800萬美元(折台幣 5.6億);為馬爾地夫帶進 3,860萬美元(折台幣 12億)。

還有,肯亞的野生動物旅遊業每年進帳大約 10億美元(折台幣 312億)。
 
哈欽斯又說,在東非地區,這些誘因是『當地可以在極端的發展壓力下,還能保持整個大型生態系完整無缺的主要因素。此外,觀光收入也幫忙保存了當地文化,像是肯亞的桑布魯文化(Samburu)、東非馬賽文化(Maasai)都從觀光業得到很大的收益』。」


 

post title
網友

鬼蝠魟在印尼當地的海水裡游泳。Photo credit: Ilse Reijs and Jan-Noud Hut


活著比死了更值錢
「在其他地方,政府會建立國家公園和保護區來防止盜獵以及其他會威脅動物的因素,像是在印尼,當地政府就打造了全世界最大的『鬼蝠魟保護區』,保護可以吸進大把鈔票的鬼蝠魟(manta ray)。有許多遊客願意花錢到鬼蝠魟的居住地看看這群溫柔的大巨人,據聯合國環境署估計,每隻鬼蝠魟可以帶進 100萬美元(折台幣 3,147萬)的收入。
 
聯合國環境署的執行秘書錢伯斯(Bradnee Chambers)就說:『觀光業了解到,野生動物等於『大把的鈔票』,動物們活著比死了更值錢。』
 
但是,要保護動物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一項由『自然資本計畫』(Natural Capital Project)團體支持的研究指出,拜訪保護區估計帶來了 6千億美元(折台幣 18兆)的收入,其中只有 100億美元(折台幣 3,120億)是用在保護這些地區,研究的作者指出這樣的金額是『遠遠不夠』的。」


 

post title
網友

希望保護環境的人擔心,餵野生動物吃東西會給動物們帶來不好的影響。Photo credit: Jamie McCaffrey


遊客就是要教
想要讓動物旅遊業長久經營下去,關鍵就是要鼓勵動物保育還有進行教育。
 
澳洲梅鐸大學環境學家同時有許多環境相關著作的紐桑(David Newsome)認為,野生動物旅遊團應該要繼續下去,甚至應該要再進一步擴大,他說:『野生動物旅遊業需要管理,但這需要訓練和金錢…(我們)必須隨時隨地重新檢視。』
 
回到斯里蘭卡,當地政府表示他們正在努力保護動物,讓牠們不會身心失調,具體來說,政府就規定雅拉國家公園 5個區域裡只能開放 2個區域給遊客參觀。野生動物保護部門(Department of Wildlife Conservation)的消息人士也說,國家公園培訓新的工作人員時,都會要求他們強制執行國家公園的規定,不過要徹底執行還是需要時間。
 
華森說,現在需要對吉普車司機跟遊客進行更多的教育,他說:『觀光客要更有責任感,直接開口說他們不想私下靠近野生動物。』
 
『他們應該要高興自己可以從遠處看動物…要終止這樣的情況關係到遊客和旅遊團的教育宣導,以後人們會了解到,他們其實不需要直接衝過去把吉普車停在那就可以欣賞到動物。』」
 
 
 
編註: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Going wild: The impact of tourism on nature
 
延伸閱讀:《揪出無良盜獵者 英專家創意使用螢光粉讓指紋無所遁形
減少生命耗損 實驗動物有替代教具
東京推10年計畫 強調「人寵共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