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時尚界奧斯卡一窺西方對中國的刻板印象

by:徽徽
40193

每年堪稱時尚界奧斯卡的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慈善晚會(Met Gala)是全球名流展現品味的最佳時刻。今年Met Gala以「中國:鏡花水月」為主題,明星們紛紛穿出對東方文化的想像,誇張的穿著引來不少批評。讓我們跟著Mic.com的記者普朗克去一探究竟吧!

post title
路透社

當晚歌手蕾哈娜穿著黃色的刺繡大禮服,金光閃閃瑞氣千條,她也是當晚少數穿著中國設計師服裝的明星。


這就是中國文化?
4號晚間,紐約大都會博物館星光熠熠,全球名流齊聚一堂,參加堪稱時尚界奧斯卡的慈善晚會Met Gala(註1)。為了配合「中國:鏡花水月」(China: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的主題,明星們把中國元素穿上身,讓外界看到不同文化的人們對中國的刻板印象。Mic.com的記者普朗克(Elizabeth Plank)特別以「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 註2)的角度,來解讀這場盛會:

你可以打賭,當Met Gala的主題是「中國:鏡花水月」時,透露出更多美國味而非中國。

周一(4)晚上,由VOGUE總編安娜溫圖(Anna Wintour)統籌,一年一度的曼哈頓大都會博物館慈善晚會,又稱Met Gala,充滿了時尚界與好萊塢的大人物,這些人的穿著印證了剛剛提到的論點。

你如何將多元文化簡化成幾個沒禮貌的刻板印象?你可以,就像莎拉潔西卡派克(Sarah Jessica Parker)一樣,穿上黑色禮服搭配艷紅不知所以然的「中國」頭飾。

搞不好頭飾是中國設計師設計的?猜錯了!是愛爾蘭帽子設計師飛利浦崔西(Philip Treacy)的作品。

註1:Met Gala是每年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舉辦的慈善晚會,又有時尚界的奧斯卡之稱,當晚與會的好萊塢明星與時尚界名流都得依據設定的主題來打扮,從 1971年舉辦至今已是全球知名的時尚盛會。

註2: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意指不同文化間的人們,透過簡化的文化元素打扮成該文化的人們或帶有該文化的氣息,尤指強勢文化利用弱勢文化的元素,舉例來說,像是西方殖民者頭戴印第安人的頭飾。

 

post title
路透社

好萊塢影星莎拉潔西卡派克的頭飾搶盡風頭,對中國的詮釋令各界驚嘆。


西方味的「中國風」
但是,莎拉潔西卡派克不是現場唯一把整個中國穿上身的人。今年的盛會上出現了許多令人尷尬的刻板印象。根據現場名流的裝扮來看,中國就是辮子:
 

 

圖為美國投資人朱莉麥克勞,目前她正將投資重心擺在培養新銳設計師。當晚她將頭髮編成髮辮,用辮子來詮釋中國。
 

post title
路透社

男星小賈斯汀當晚穿上繡有龍圖騰的黑色西裝參加晚會。







 

post title
路透社

女神卡卡將帶有東洋味的和服穿上身,一旁是她這次服裝的設計師王大仁。


 

好萊塢女星艾瑪羅伯茲用一雙筷子挽成髻走紅毯。


 

post title
路透社

圖為VOGUE前任創意總監葛莉絲柯丁頓,她穿著一襲帶有中國盤扣的藍底梅花褲裝進場。


刻板印象好乏味
太多名人在他們的服裝上凸顯對中國的刻板印象,但卻太少人真正去找中國設計師來設計他們的服裝,這讓人很不安。事實上,蕾哈娜(Rihanna)是現場少數幾位穿著中國設計師設計的服裝出席的明星(她的設計師是郭培)。

要對一個文化致敬不一定要把文化穿上身。文化很複雜難懂。要向它致敬並不是東挑一點元素,西挑一點元素來增添風情。當然,名流這麼做一點也不讓人意外。根據VOGUE的想法,當晚的主題「就是要來看看將東方味穿上身的西方人對中國文化的了解與誤解。」

沒錯,當晚許多服裝並沒有將中國發揚光大和代表中國,只不過再次展現了西方對中國的刻板印象。

除了裝扮冒犯人外,現場名流還用了許多像是龍、辮子和筷子等元素來代表整個中國文化,簡單來說就是懶。

「Met Gala本身就是在確認這些錯誤,或是重現奠基於有問題的種族刻板印象的形象,像是龍女或中國娃娃等,」《精日傳媒》(Jing Daily)的總編芙蘿拉(Liz Flora)在接受Fashionista訪問時接著說:「如果設計師從這些已經定型的刻板印象找靈感,看起來不只對種族不敏感,還會超級乏味。」

 

post title
路透社

好萊塢影星凱蒂荷姆斯的深色禮服上有一朵朵祥雲飄盪在裙襬。


亞裔在美仍弱勢
西方長期挪用這些在社會上被當成「他者」的文化象徵一直都存在著謬誤。這件事很重要,尤其中國文化身處被西方入侵與帝國主義的歷史背景下,中國人或是亞裔美人在美國仍得面對種族歧視。

Met Gala上的服裝也點出了好萊塢仍然無法好好呈現亞裔,雖然亞裔是美國成長最快速的人口之一,他們在娛樂界還是非常弱勢,除非他們扮演像是妓女、忍者或外國人一類的角色。

醜到爆的頭飾看起來雖然無害,但用它們來代表中國文化令人無法接受。雖然「鏡花水月」的本意是展現中國文化,但現場唯一反映的是我們自己的缺失。



編註01:對原文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The Met Gala Was All About Cultural Appropriation"
編註02:地球圖輯隊精選評論文章,希望能幫助網友從多面向思考。本文意見為原作者所有,不代表本站立場。原作者普朗克(Elizabeth Plank)是Mic.com的資深編輯。從倫敦政經學院拿到碩士學位後,普朗克撰寫一系列針對女性研究與行為科學的文章,她的作品曾被《紐約時報》、《半島電台》、《赫芬頓郵報》等媒體提及。2015年,她被《富比世雜誌》評選為媒體界 30歲以下的 30位大人物之一。

延伸閱讀:《不夠「日本」 日混血環球小姐引爭議
肯亞「漂白時尚美女」惹議
英國製造 重返全球時尚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