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利學生上街怒吼:給我教改!

by:維多魚
9128

台灣學生在抗議「黑箱課綱」的同時,智利學生也為了他們的教育走上街頭,要求政府降低學費,讓他們參與教育政策的決策。

post title

示威現場,一名鎮暴警察抓著一名學生。

路透社

火燒街示威

智利總統巴舍萊(Michelle Bachelet)遇到了另一種類型的大地震:學生們發誓要在美洲盃比賽期間發動示威,讓大家注意到他們不滿很久的教育制度。

從這禮拜一開始,智利學生就開始示威要求教改,示威也進一步在 10號時擴大規模,學生們放火燒首都的交通幹線阿拉美達大道(Alameda Avenue)、阻塞當地交通。同時,智利南部的瓦巴萊索(Valparaiso)和康塞普松市(Concepcion)也都出現了抗議活動。

負責在首都主辦抗議活動的是智利學生聯盟(Confech),聯盟的發言人費南德茲(Nicolás Fernández)表示,他們「非常高興看到這麼多的人,走上街頭抗議」,這些人裡面包含了教授、學生、工人還有一般市民。

post title

智利學生放火燒東西,要求教改。

路透社

公立學校隨便蓋

從 2011年開始,智利數百萬名學生持續示威,要求從基礎改變智利教育。1970-80年代,智利教育有了調整,調整過的政策鼓勵私校,政府分給教育的資金也刪了一大半。接下來幾十年,數十億資金全都流進私立高中,貧窮地區的公立學校卻是隨便蓋一蓋就完成了。

2013年,巴舍萊總統再度參選,當時他以「教改」作為政見重點進行宣傳,最近她也頒佈了當初承諾的法案,禁止營利企業介入公立學校,並逐步讓家庭不用再負擔「有政府資金學校」的學費。巴舍萊總統說,這項法案是智利最近 50年來最重要的改革。

在這項法案不久前,智利政府也決定增收稅金,希望可以用增加的 50億美元(折台幣 1,546億)稅金來投資教育。

post title

智利小朋友在防震演習中抱頭躲在桌子旁。智利的公、私立學校的資金差距非常大,私立高中有數十億資金,貧窮地區的公立學校資金卻少得可憐。

路透社

學生:改革還不夠

但學生團體說,這些改革還是不夠,由智利學生聯盟領導的群眾再一次佔領首都聖地牙哥的街頭,大聲表示政府做得還不夠多。

學生領袖亞蕾瓦洛(Claudia Arevalo)在上星期向《法新社》表示:「要達成我們的夢想,還有一段很長的路,改革還是嚴重不足。」

學費全世界最貴

抗議學生的重點是「學費」,因為如果把每個人的收入情況也考慮進來,智利大學和技術學校的學費可以說是全世界最貴的。在最近十年,智利大學的學費已經漲了 60%,造成中產階級家庭不得不把大部分的收入都用在高等教育上。

而且,智利名聲最好的幾家大學裡,有錢學生占了壓倒性多數,根據專門促進教育的非營利組織「教育2020」(Educación 2020)的說法,這幾乎就是一種「教育上的階級隔離」。

5月的時候,巴舍萊總統公布了一項新法案,新法案將會從 2016年開始,幫助 60%的窮學生免費上大學;到了 2020年的「零學費」階段,100%的學生都不用繳學費。

但是,學生們要更多,他們要求在做決定的過程中可以更民主,例如讓學生在教育政策上有更大的發言權。要求決策更民主,也是智利這個全球最不平等的國家希望提升經濟機會的一部分要求。

post title

智利的巴舍萊總統最近被捲進貪污醜聞。

路透社

貪汙連環爆

最近,智利發生的貪污醜聞更是加重學生怒火,因為智利總統也被捲入醜聞中。巴舍萊總統的媳婦靠著政治關係拿到了 1000萬美元的銀行貸款,將這筆貸款拿去買地再轉手賣給建商,賺了好幾百萬元。

3月的時候,智利的Penta銀行也被人控告逃稅和洗錢,檢舉Penta銀行的人表示,逃稅洗錢的機制也牽涉到提供給各大政黨宣傳用的非法金援。

上述貪污醜聞都讓智利人非常生氣,進一步刺激學生行動,因為智利通常被認為是拉丁美洲地區最透明的國家,但最近卻有貪汙案件越來越多的趨勢。

智利學生聯盟的發言人薩瓦德(Valentina Saavedra)表示:「這個民主並不是我們應得的民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