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死不說古蹟下落 考古學家遭伊斯蘭國斬首

by:阿咖
23590

82歲的考古學者哈立德,傳出為了保護古文物結果被伊斯蘭國斬首的消息,另有多處千年古蹟也遭到伊斯蘭國成員毀壞,消息在考古學界引發一片譁然和悲傷。
 

post title
網友

伊斯蘭國禁止偶像崇拜,他們近期不斷有毀壞古文物的行動出現,照片中就是傳出已經被炸毀的千年神廟「巴爾夏明神廟」,如今我們已無法再見到它的完整樣貌。Photo credit: wikicommons


「最糟的想像不幸成真」
《半島電台》、《電訊報》、《衛報》、euronews綜合報導,在敘利亞與伊拉克一帶肆虐的聖戰組織伊斯蘭國(IS)再度傳出毀壞古文明的消息,他們先是斬首不願供出古文物存放地的考古學者哈立德,之後又在周日(23)炸掉擁有 2,000年以上歷史的神廟,一連串的消息讓各界感到震驚與難過,主掌敘利亞古蹟的首長阿布杜卡林(Maamoun Abdulkarim)說:「我們最糟的想像很不幸地成真了。」
 
重要古城遭占 古文物存續告急
對伊斯蘭國來說,他們要把佔領地點上所有與「偶像崇拜」相關的事物毀掉,過去他們毀壞古蹟或變賣古文物賺錢的消息就層出不窮;上週時,他們毀掉了 5世紀就存在的聖埃蘭修道院(St. Elian Monastery),接著又把目標放到了 建於 1世紀的巴爾夏明神廟(Baal Shamin)上,這座神廟位在被侵占的敘利亞古城帕米拉(Palmyra)境內,當地因為擁有豐富古文物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描述為對人類具有「極重要價值」。
 
面對伊斯蘭國的破壞行徑,UNESCO總幹事博柯娃(Irina Bokova)形容這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野蠻、最大規模」的破壞。

 

 

近日,考古學家哈立德被伊斯蘭國斬首。圖為2002年,哈立德與帕米拉古城文物的合影

 

考古學家守護文物遭斬首

更讓人難過的是,考古界相當重要的學者哈立德‧阿薩德(Khaled al-Asaad),傳出為了保護古蹟,寧死不屈卻被斬首的消息, 82歲的他為了守護奉獻一生的帕米拉古文物不被伊斯蘭國毀壞,最後不幸地被斬首。

 

哈立德在死前一個月就已經被伊斯蘭國抓住,他們折磨這名考古學者,最後將他斬首,據傳伊斯蘭國甚至把哈立德的屍首掛在城牆上示眾,伊斯蘭國成員還在屍體前放著標語,指控他效忠敘利亞總統阿薩德(Bashar al-Assad),和高官們一起藏起敘利亞的雕像。

post title
網友

巴爾夏明神廟中挖掘出的部分殘餘。Photo credit: wikicommons 

 

post title
路透社

帕米拉古城充滿重要的古蹟,照片中是當地知名的古劇場,但現在因為伊斯蘭國的占領,成了他們審判犯人的地方。
 

post title
地球圖輯隊

一個多月前被抓的學者哈立德,因為抵死不從拒絕透露古蹟的下落,遭到伊斯蘭國斬首。


曾求他快點逃命
對考古界來說,失去貢獻 50多年生涯在考古上的哈立德是相當大的損失,euronews報導就描述,敘利亞古蹟與博物館董事會首長卡林姆(Maa’moun Abdul Karim)受訪時說:「兩個月前,我曾求他快點離開那裡到大馬士革與家人相聚,但他拒絕了」,「他相信自己的命運。」
 

 

哈立德告訴卡林姆:「我生於帕米拉,我就是要待在這裡,就算這代表我會喪命,我也不會離去。」

 

「我們永遠失去這樣的知識了」

另方面,《衛報》也訪問了哈立德的友人阿爾阿茲姆(Amr al-Azm),他認為哈立德的地位「無人可取代」,「他(哈立德)如同帕米拉歷史的代表,你想要問帕米拉歷史或是任何相關的考古工作時就一定會提到哈立德」,阿爾阿茲姆描述哈立德就如同一個巨大的知識庫,「這不是說買本書讀一讀就可以學到的(知識)」,「有一些事情是要你真的參與其中你才會了解」,「我們已經永遠失去這樣的知識了。」

post title
路透社

帕米拉古城內一景,遠處可以見到法克雷丁堡(Fakhreddin Castle)在山丘上。


他們奪走了過去、現在和未來 
曾訪問哈立德的記者丹‧斯諾(Dan Snow),沉痛地在《電訊報》上哀悼這位考古學者,他談到人類之所以偉大,就在於能不斷留下珍貴的作品給後世繼續探索,他寫道:「我們的生命無足輕重,但是我們的意念、歌曲、藝術作品、詩歌、理論、方程式以及解決問題的辦法會留下,這些種種能讓後世子孫繼續探索,這些留下的事物顯示出我們人類是一個會為全體著想的物種。藉由歷史古蹟,我們知道為何我們在此、如何在此,以及未來該怎麼走下去,但伊斯蘭國掠奪了這一切,讓被侵略的區域失去了過去,也沒了現在與未來。」
 
真正的英雄
「如果,我們希望能打破這顆星球上互相爭戰的惡性循環,就需要歷史指引我們方向,而哈立德知道這件事情的重要,所以他在世時努力保存這些過去,也透過死亡來證明他的信念。在這個輕易捧出英雄的世界上,我們終於見到所謂慷慨赴義的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