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你找房子還付水電 難民專用租屋網

by:維多魚
9157

今年,大量中東和非洲的難民飄洋過海來到歐洲,希望能夠在歐洲住下來。等待庇護申請通過的他們通常都是先睡在街頭,不然就是到擁擠的臨時收容所跟好幾千人擠在一起,住的環境其實並不好。德國有對情侶注意到了這樣的情形,就創辦了一個網站,不但幫難民找房子跟室友,還幫忙付水電費。


 

post title
網友

歡迎難民網站的工作團隊大合照,由左至右分別是艾德賓、情侶蓋琳和卡柯斯科。Photo credit: Jean-Paul Pastor Guzmán, Flüchtlinge Willkommen, Lars van den Brink


想住進德國人家嗎
NPR、《國土報》綜合報導,德國柏林的一對情侶打造了一個網站,專門幫難民在德國和奧地利找室友。
 
「歡迎難民」(Refugees Welcome)網站是一個租屋網站,一開始由 28歲的蓋琳(Mareike Geiling)和 31歲的卡柯斯科(Jonas Kakoschke)這對情侶負責經營,後來加入了艾德賓(Golde Ebding)和哥特(Lena Grote)兩位成員。蓋琳和卡柯斯科向媒體NPR表示,之所以會建這個網站是為了要幫助目前在德國等著庇護的 20萬名難民。
 
幫你找室友
只要德國、奧地利有人在網站上登記找室友,蓋琳和卡柯斯科就會聯絡住在那附近的難民,介紹他們認識,如果難民成功住進當地的房子,蓋琳和卡柯斯科也會運用贊助的錢幫忙難民付房租、水電瓦斯費。
 
到目前為止,已經有 124位難民順利配對成功找到公寓住,124人中有 80人住在德國;44人住在奧地利。現在,還有超過 400位難民向網站提出租屋申請,等著找到他們的家。
 
 

post title
路透社

收容難民的臨時收容所往往人數過多,像是照片中的德國富蘭德難民營(Friedland)就住了 3千多名難民。


歡迎難民
根據網站,成功配對的難民來自各個不同的國家,他們來自阿富汗、阿爾及利亞、孟加拉、布吉納法索、喀麥隆、甘比亞、迦納、肯亞、賴比瑞亞、馬利、尼日、奈及利亞、伊拉克、伊朗、巴基斯坦、俄國、塞內加爾、索馬利亞、斯里蘭卡、敘利亞以及突尼西亞等地方。
 
歡迎難民網站上寫著:「我們深信難民不應該住在大型宿舍,被人汙名化和排擠。」
 
「我們應該給他們溫暖的歡迎。」
 
趕到集中營住
湧進歐洲的難民人數太多,負擔沉重的德國地方政府大多選擇將難民安置在臨時住所,這些地方的居住環境並不是非常好,常會惹來其他人的批評。舉例來說,德國的施韋特市(Schwerte)最近就提出要把難民的臨時住所安排在納粹時代的集中營,因此遭到猛烈批評。
 
蓋琳說:「我們不喜歡這個主意,不喜歡把這群人放在有很多、很多人住的地方。」
 
卡柯斯科補充說:「很多申請庇護的難民已經在這裡待了好幾年…他們什麼事都不能做,因為他們被禁止做所有的事。」
 
「他們不能工作,有時候他們甚至不能去德文課。有的時候,會是一整個城市甚至是整個村莊裡都沒有你能做的事,然後被困在這樣的情況裡幾年,你就會越來越沮喪。」


 

post title
網友

蓋琳情侶檔跟他們的穆斯林室友說,就像所有分租的室友一樣,能不能互相妥協包容非常重要。Photo credit: Juhan Sonin


互相包容很重要
蓋琳和卡柯斯科是最先向難民打開大門的人,蓋琳一年裡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埃及教書,所以 2014年12月的時候,他們把蓋琳在四樓的房間租給一位來自馬利的穆斯林難民。這位穆斯林難民到目前為止都還在等他的庇護申請通過,為了安全起見,他並沒有透露自己的名字。

這 3個住在一起的室友說,就像所有分租公寓的室友一樣,懂得互相妥協包容非常重要。他們會一起煮飯也會分攤家事,卡柯斯科還開玩笑說他們的公寓從來沒這麼乾淨過。

穆斯林難民表示,他到現在還不敢相信德國人會讓申請庇護的人住到自己家裡,他說:「這讓我非常驚訝,因為…這裡的人不想看到像我們這樣的人站在他們的土地上。」
 
 

post title
路透社

一名難民睡在德國的慕尼黑街上。


整整1年睡街上
穆斯林難民說,他從來到德國一直到住進蓋琳和卡柯斯科的公寓這一年間,他大多是睡在街上,他說:「有時候我會在晚上搭公車從這個區到另一個區,一直搭到凌晨兩點半,然後下車睡個 20分鐘。」
 
接著,他有時候會再「搭上火車回到清真寺,在那裏祈禱 30分鐘,最後在清真寺裡睡個 1小時」。

可以喝酒嗎
穆斯林說,他的德文老師發現了歡迎難民網站,然後幫他連絡上蓋琳和卡柯斯科。穆斯林跟這對情侶顯然相處得很好,而且他們也表示從彼此身上學到了很多不同文化的事。

卡柯斯科笑著說:「我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只有問他能不能接受我喝酒(註1)。」
 
「然後他說:『當然,這是你自己的人生,做你想做的事。』」
 
 
註1:信仰伊斯蘭教的穆斯林是不喝酒的,所以卡柯斯科才會特別問穆斯林難民他能不能喝酒。
註2:對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Berlin Couple Launches Website Matching Refugees With Roommates in Germany, Austria
02 Germans Open Their Homes To Refugee Roommates
 
延伸閱讀:《移民新路徑 從北極圈騎單車到挪威
為什麼義大利人越來越討厭難民?
爽了外地人? Airbnb讓舊金山民租不到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