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分子的溫床? 比利時郊區被點名

by:徽徽
9119

巴黎恐怖攻擊後,警方調查出多名兇手來自比利時布魯塞爾的郊區莫倫貝克,當地孕育出了不少極端分子,外界也因此稱莫倫貝克為「恐怖之都」。

post title
Photo: Stijn Hüwels

巴黎恐攻案後,在警方的調查下發現幾位兇手來自比利時布魯塞爾的郊區莫倫貝克。圖為莫倫貝克的街景。


兇手來自莫倫貝克
Newsy、《衛報》、《標準報》、《紐約時報》、《半島電台》綜合報導,隨著巴黎恐攻案的兇手一個個浮出,全球都將目光投向比利時布魯塞爾的郊區莫倫貝克(Molenbeek),因為根據警方的調查至少有四名兇手來自這個貧窮的區域。這四名嫌犯分別是在法國國家體育場自爆的自殺炸彈客哈德菲(Bilal Hadfi)、阿布岱斯蘭(Brahim Abdelslam)以及他的兄弟薩拉(Salah Abdelslam),還有 18號被警方在巴黎郊區擊斃的阿巴伍德(Abdelhamid Abaaoud),目前只有薩拉在逃中。

 

post title
地球圖輯隊

圖中紅色區域即為布魯塞爾郊區莫倫貝克,有多名恐怖分子曾住在這裡。  

post title
路透社

圖為參與巴黎恐攻的兇手阿巴伍德,他在 18號已遭警方擊斃。


徹底掃除恐怖勢力
面對兇手來自比利時,比利時首相米歇爾(Charles Michel)誓言打擊極端主義,承諾再投入 4億歐元(折台幣約 141億元)反恐。比利時內政部長詹彭(Jan Jambon)則表示會將莫倫貝克區「打掃乾淨」。

失業率30%  青年與社會脫節
根據詹彭提供的資料,莫倫貝克區和比利時社會嚴重脫節,有將近 80%的居民都是穆斯林。詹彭說:「許多居民失業,這也讓敘利亞招募恐怖分子的人有可趁之機,他們會鼓勵不滿現況的年輕人加入他們。」根據Newsy的報導,莫倫貝克居民的失業率高達 30%,是比利時平均失業率的三倍。而和其他歐盟國家相比,比利時人到敘利亞和伊拉克幫忙伊斯蘭國(IS)打戰的比例不少。

 

post title
路透社

莫倫貝克有 80%的居民是穆斯林,當地在巴黎恐攻後聲名大噪,外界認為在這看似平凡的街區中窩藏不少極端主義分子。


「小曼徹斯特」
目前,莫倫貝克的居民大概有 10萬人。一開始莫倫貝克之所以會興起是因為這裡充滿了工廠,而且這裡也是布魯塞爾運河和鐵路的交點。莫倫貝克也因為工業密集,而獲得了「小曼徹斯特」(註)的封號。但隨著重工業沒落,工廠紛紛關閉,莫倫貝克成了勞動階級還有新移民群居的區域。莫倫貝克離布魯塞爾市中心也不遠,步行只要 25分鐘就可以到達,也有來來往往的公車和地鐵可以互通。

恐怖主義的溫床
然而,這個看似平凡的移民社區卻在一系列的恐怖攻擊後聲名大噪,因為它是許多恐怖攻擊的溫床,舉例來說,2004年西班牙馬德里火車爆炸案2014年布魯塞爾猶太博物館攻擊案2015年法國《查理周刊》恐怖攻擊事件再到 11月13日的巴黎恐攻,幕後兇手或多或少都跟莫倫貝克有點關係。

註:十八世紀工業革命興起,英國西北部的曼徹斯特扮演要角,它靠著一間間的工廠還有便利的交通網成為當時全球著名的工業大城。

 

post title
路透社

警方也接獲線報,派出特種部隊警察來到莫倫貝克,準備捉拿和巴黎恐攻相關的恐怖分子。


發動恐攻的基地
比利時荷蘭語天主教魯汶大學教授萊曼(Johan Leman),多年來專門研究多元文化、移民和弱勢族群,他說比利時在 1980和 1990年代時壟罩在恐怖主義的陰影下,這跟中東情勢不穩定有關,恐怖分子至今仍用比利時當作向歐洲其他國家發動恐攻的基地。

莫倫貝克「容易藏人」
談到莫倫貝克,萊曼教授形容當地是個「容易藏人」的地方,他補充道:「對恐怖分子來說,布魯塞爾就像法國的一部分,如果你想攻擊巴黎,布魯塞爾是個很好的基地。」、「策畫攻擊法國國土的極端分子們知道,他們在比利時運作可以避開法國的偵測。」

此外,巴黎和布魯塞爾的距離非常近,只要搭 30分鐘的高速列車就可以從布魯塞爾到巴黎,再加上持有申根簽證通行更方便。

 

post title
路透社

一名穆斯林女子提著重物,走在莫倫貝克的大街上。


自成一國難接近
但為什麼恐怖分子會選擇莫倫貝克,而不是布魯塞爾其他街區作為基地呢?

最顯而易見的原因來自比利時社會的高度分歧,首先語言就是個問題。比利時概分成說荷語的佛萊明人(Flemings)還有說法語的瓦隆人(Walloons),這兩大社群幾乎沒有交集,再加上穆斯林移民的進入,讓整個比利時更難整合,而莫倫貝克又以穆斯林移民為主,外界要深入了解這個街區有難度。

常覺得格格不入
一名住在莫倫貝克 7年的老師穆吉希德(Nabil Moujahid)提到,穆斯林社群常常被隔離在外,他靠著教學想讓移民第二代、第三代可以對比利時產生認同感:「我們一直在盡力整合他們(穆斯林社群),他們的父母會跟他們說:『你來自摩洛哥』、『你是土耳其人』等等的話,所以那種覺得自己和比利時格格不入的感覺會更強烈,最後讓這些移民第二代或第三代的年輕人在融入比利時社會時發生困難,雖然他們本身是比利時人。」

 

post title
路透社

大批媒體近日進駐莫倫貝克,想看看巴黎恐攻案有沒有進一步的線索。


地方政治人物自掃門前雪
比利時《標準報》也列出第二個莫倫貝克成為恐攻基地的原因,在於比利時行政系統的失靈。

比利時有個傳統,人們高度仰賴當地政府,相信和他們接近的地方領袖比較了解他們的需求,這也導致政治人物自掃門前雪,只專注於顧好自己的轄區。舉例來說,布魯塞爾有 19個區,每個區有自己的市長,彼此間因不信任造成合作有困難,另外,各區經濟狀態不同也是導致合作受阻的原因。在訊息無法互通下,各區要建立共同安全網不容易,自然也讓恐怖分子有了可趁之機。

 

post title
路透社

莫倫貝克當地準備參加巴黎恐攻哀悼活動的民眾,得先通過比利時警察的檢查才能進入中央廣場。


缺乏阿拉伯語人員
此外,比利時情報局缺乏會說阿拉伯語的人員,要深入了解恐怖分子還有吸收前極端分子非常難。比利時司法部長吉恩斯(Koen Geens)提到,比利時政府已經在加緊腳步招募會說阿拉伯語的人員,他說:「招募特定專長的人員需要時間。我們得篩選他們,他們也得通過測驗,我們現在已經著手行動。」

恐怖分子出口國
除了招募阿拉伯語人員,比利時政府也得想辦法讓穆斯林年輕人一起防範極端主義,這也是比利時扭轉大眾封它「恐怖分子出口國」的機會。《標準報》指出,如果比利時沒有妥善處理,它有可能除了是恐怖分子的基地外,還會成為恐怖分子的目標。

 

post title
路透社

莫倫貝克的居民舉著代表莫倫貝克和平的標誌,希望可以洗刷恐怖主義溫床的汙名。


媒體過度炒作
大批媒體現在仍在比利時的莫倫貝克守候,想看看巴黎恐攻案有沒有進一步的線索。Newsy也派出記者到當地了解居民們的生活。當地居民伊克巴爾(Adam Iqbal)說:「莫倫貝克是個非常棒的社區。」、「壞人不是常常住在這裡,他們只不過來這裡住了一段時間,他們做壞事後就走了。」伊克巴爾承認莫倫貝克有問題,不過外界都把問題太過簡化。

當地居民說:「我們在這裡就像一家人,每個人都知道對方是誰。」、「媒體過度誇大不是真的事。」

居民上街扭轉汙名
18號晚間,莫倫貝克的居民也用行動譴責恐怖攻擊,他們來到中央廣場守夜悼念在恐攻中喪生的罹難者,同時,他們也希望透過守夜活動洗清暴力溫床的汙名。有的參加者大喊:「伊斯蘭教是和平的。」大家手裡拿著蠟燭,盼望恐怖攻擊不再發生。



編註:對原文完整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Inside Molenbeek: Is This Really Europe's 'Jihad Capital'?
02 Is Molenbeek Europe's jihadi central? It's not that simple
03 Molenbeek, Belgium's  'Jihad Central'
04 Belgian town linked to Paris attacks rallies to shake off stigma

延伸閱讀:《為何攻擊? 伊斯蘭國:巴黎是噁心與墮落之都
防人民變恐怖份子 法擬推動「反恐」旅遊法
美好烏托邦 IS用計攬新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