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裁時代被迫拆散 阿根廷阿嬤讓上百家庭重聚

by:徽徽
5645

過去,阿根廷軍政府將異議人士的子女送養,讓這些孩子找不到親生父母。現在,阿根廷人權組織「五月廣場祖母」決定挺身而出,幫這些子女找到回家的路。

post title
路透社

阿根廷人權組織的負責人德卡羅德(圖左)順利地幫巴佛(圖右)找到了他的生母莎拉,讓失散 38年的他們終於可以團聚。


母子團圓等了38年
ABC、BBC、《紐約時報》綜合報導,近日,阿根廷人權組織「五月廣場(註)祖母」(The Grandmothers of the Plaza de Mayo)再次讓一對母子團圓,幫助失散 38年的母親莎拉(Sara)和兒子巴佛(Mario Bravo)重聚,這也是他們第 119次任務成功。巴佛的母親在1970-80年代時被軍政府抓起來關到監獄,在監獄裡她生下了巴佛,不過軍政府卻將還在襁褓中的巴佛帶去給軍政府的支持者養大。

2007年,一直想知道自己究竟是誰的巴佛,帶著DNA樣本找上了「五月廣場祖母」組織,請他們幫他找媽媽。在和組織的基因資料庫比對後,巴佛成功地見到了自己的生母莎拉,他說這是個奇蹟,而成立於 1977年的「五月廣場祖母」組織功不可沒。

註:位於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五月廣場是阿根廷的政治中心,該地從 1977年以來每個星期四下午都有人默默繞行廣場,哀悼在軍政府獨裁時期死亡還有失蹤的家人。

 

post title
路透社

在軍政府獨裁時期被抓的派翠西亞(照片中女子)至今下落不明,她的母親仍然沒有放棄尋找她。

post title
路透社

一名民眾正在參觀「五月廣場祖母」組織的展覽,展覽中有許多她們的活動照片。目前該組織已成功幫 119個孩子找到親人。


抗議分子人間消失
十幾年來,「五月廣場祖母」組織想辦法讓被軍政府偷走的小孩和他們的家人團聚。回顧阿根廷動亂的歷史,獨裁軍政府在 1976-1983年掌權,這一段日子被稱為「骯髒戰爭」(dirty war),高達三萬名阿根廷人被軍政府冠上反叛分子的罪名,從此人間消失。

屍體被丟到大西洋
凡是被軍政府認為是左派顛覆分子的男女都會被敢死隊綁架,大部分人再也沒有出現過。這些被綁架的男女會被關在秘密拘留中心虐待和殺害,接著他們的屍體會被丟到亂葬崗或直接被飛機載去丟到大西洋。

恐怖分子定義廣
雖然軍政府形容這些被害者是恐怖分子,但他們的定義非常廣,根據 1977年軍政府領袖魏德拉(Jorge Rafael Videla)的說法:「恐怖分子不只是拿武器或炸彈殺人,鼓勵他人反對我們的西方和基督文明者都算是恐怖分子。」1979年,犯下危害人類罪被判終身監禁的魏德拉死在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監獄。

 

post title
路透社

在「五月廣場祖母」組織的建築物外面,一群孩子正在玩耍。


被送給殺父仇人
有些女性在被軍政府綁架時懷有身孕,有的則是帶著小孩一起被綁走。軍政府會讓懷孕女性活到生下小孩再殺死她們。根據《哈佛婦女法律雜誌》一篇 2004年的文章,軍政府開始「前所未有且系統性的計畫,從他們的受害者身邊偷走嬰兒還有販賣嬰兒」。而小孩的父親很多也被軍政府殺害,這些嬰兒或送或賣給軍人家庭和那些被認為「政治上可以接受」的家庭。這五百多名嬰兒的出生證明被偽造,他們的真實身分被有效地抹去,在某些極端的例子裡,有的嬰兒甚至被送給殺害他們父母的兇手。

 

post title
路透社

阿根廷總統克里斯蒂娜和兩名「五月廣場祖母」組織的成員擁抱。


活著就會繼續找
為了幫這些小孩找到自己的親生家庭,今年 85歲的德卡羅德(Estela de Carlotto)在 1989年當上了「五月廣場祖母」這個人權組織的負責人,她也順利地在去年找到了自己的親生孫子。

在BBC的訪問中,德卡羅德說:「每一個案子都是真理凌駕於謊言、恐懼和騙局的勝利。」德卡羅德也誓言「為了真理和正義」繼續尋找失蹤的孩子,只要她還活在這世上她就要一直找下去。



編註:對原文完整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Argentine Group IDs 119th Person Taken as Baby
02 100 Women 2015: The grandmother looking for Argentina's stolen babies
03 Argentina Plaza de Mayo grandmothers find child 119
04 Children of Argentina’s ‘Disappeared’ Reclaim Past, With Help

延伸閱讀:《拐賣小孩風氣盛 中國打擊販童出新招
印度領養加把勁 3千萬孤兒等新家
北韓同意讓兩韓民眾團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