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教士之死 造成沙伊斷交

by:徽徽
14343

周日(3),正當全球還沉浸在跨年的喜悅中時,沙國為中東政局投下震撼彈,宣布與伊朗斷交,起因與一名什葉派教士之死有關...

post title

一名抗議民眾拿著什葉派教士尼姆的海報,不滿沙國處死尼姆。尼姆之死正是造成沙國和伊朗斷交的導火線。

路透社

使館陷入熊熊大火

周日(3),沙烏地阿拉伯宣布和伊朗斷交,震撼全球,外界都在看原本就已經詭譎多變的中東情勢會怎麼發展。

沙國之所以宣布和伊朗斷交,主要是因為周六(2)駐伊朗沙國大使館遭抗議民眾攻擊,但伊朗卻沒有積極作為。抗議民眾不滿沙國處死他們的精神領袖──伊斯蘭教什葉派教士尼姆(Nimr al-Nimr),用石頭和汽油彈攻擊沙國大使館,造成大火延燒。

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一面譴責沙國處死尼姆,另一方面說攻擊大使館的伊朗民眾是「極端分子」,他說:「這是不對的。」

沙伊斷交成定局

然而,沙國外長朱貝爾(Adel al-Jubeir)表示,使館人員在遭到攻擊時曾向伊朗求援,不過伊朗當局卻視而不見。他指控伊朗當局是使館攻擊事件的共犯,他也提到使館中的電腦和文件都被拿走了。

沙國外長朱貝爾也翻舊帳,表示伊朗過去有「侵犯外交使團」的紀錄,像 1979年美國駐德黑蘭的大使館(註)以及 2011年英國大使館都曾遭到民眾攻擊。

朱貝爾說:「伊朗持續侵犯外交使團,等於侵犯了所有的條約和國際公約。」朱貝爾補充道,伊朗破壞了區域穩定,於是,沙國在周日(3)宣布和伊朗斷交,下令伊朗外交使團在 48小時內離開沙國,同時,沙國也召回駐伊朗人員。

究竟,為什麼一個什葉派教士的死亡會掀起這麼大的波瀾,造成沙國和伊朗斷交呢?

編註:此事件後被改編成電影《亞果出任務》。

post title

火舌從沙國駐伊朗大使館不斷竄出。上周六,不滿什葉派教士被沙國處死的民眾用石頭和汽油彈攻擊沙國大使館,造成大火延燒。

路透社

post title

抗議民眾舉著印有什葉派教士尼姆肖像的海報,在沙國駐伊朗大使館外呼喊抗議。

路透社

誰是尼姆?

被沙國處死的什葉派教士尼姆,他曾在以什葉派為大宗的伊朗修習神學十年,回到沙國後成了遜尼派當局的眼中釘。他和其他 46人被以恐怖主義判刑,隨後被行刑。

其中,尼姆被指控煽動暴力還有在 2011年帶領反政府的抗議活動。最後,尼姆被以煽動叛亂、不服從還有攜帶武器判了死刑。尼姆本人不否認外界在政治上對他的指控,但他否認有攜帶武器和煽動暴力。

尼姆在 2012年被沙國逮捕前,一直是沙國什葉派的精神領袖。他多年來不斷呼籲各國要改革,並且讓他的教派在政治上有更大的自由。

伊朗宗教領袖哈米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譴責沙國處死尼姆,他說尼姆「沒有要人們拿起武器,也沒有在背後密謀。他唯一做的事就是公開批評(沙國)。」

小補充:遜尼派 VS 什葉派

伊斯蘭教主要可分為兩大派系,分別是遜尼派(Sunni)和什葉派(Shiite)。波灣國家包含沙烏地阿拉伯以遜尼派為大宗,而伊朗則以什葉派為大宗。

兩派分裂的源頭,可以追溯回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逝世後開始,對宗教有不同解讀的人們漸漸分裂成不同派系。除此之外,兩派在教義、儀式、律法、典籍以及宗教源頭說法上皆不同,教派之爭衍伸到政治上也造成區域分裂,讓領導遜尼派的沙國和帶領什葉派的伊朗爭著想當中東強權。

post title

多年來,伊朗和沙國不斷爭著想當中東強權,現在兩國斷交將在中東再掀波瀾。

地球圖輯隊

post title

沙國國王沙爾曼並沒有赦免什葉派教士尼姆的罪,他趁著跨年假期將尼姆和其他 46人處死。

路透社

趁著跨年來行刑

原本,什葉派教士尼姆還有一線生機,只要沙國國王沙爾曼(Salman)願意赦免或為尼姆減刑即可,但沙爾曼反而在新年假期時處死尼姆,想藉著大眾都在跨年時分散注意力。

有的死者被執行死刑的射擊隊擊斃,有的人被斬首,沙國境內總計有 12處在執行死刑。有的死者甚至被當眾吊死,這在沙國的伊斯蘭教法中是最嚴重的處罰,和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沒兩樣。目前還不知道尼姆被以哪種方式行刑。

挑戰西方人權

尼姆的死不只影響到沙國和伊朗的關係,還影響到中東與西方世界的關係。

沙國處死尼姆被視作反西方、反國際對人權的重視,也被當作直接挑戰伊朗。《衛報》的報導中提到,現在伊朗當局可能會感到自己有責任要挺身應戰,這也是為什麼來自伊拉克、黎巴嫩和葉門這些什葉派國家的聲音成了背景。

目前,巴林的街道上已經出現抗議者,沙國的什葉派穆斯林也蠢蠢欲動,等著看伊朗怎麼做再跟進;土耳其、印度和巴基斯坦也爆發抗議潮。

用「尼姆街」羞辱沙國

此外,伊朗更準備將原本沙國駐德黑蘭大使館的街道命名為「尼姆街」。QUARTZ的報導中提到,重新為街道或廣場命名是一種羞辱對手的老派外交方式。

不只如此,沙國原本打算重啟與伊拉克的外交關係,也因為尼姆之死而打住。

post title

外界認為,伊朗和沙國斷交將對敘利亞的和平不利,兩國無法同心協力打擊恐怖主義。圖為在臨時安置所中的敘利亞難民。

路透社

敘利亞和平路迢迢

歐洲議會外交關係伊朗專家吉倫米爾(Ellie Geranmayeh)分析道,沙國和伊朗斷交會對中東造成影響,尤其是在與敘利亞的協商上。

吉倫米爾說:「西方強權得加強保護協商過程,以及鼓勵沙國和伊朗繼續參與敘利亞和平談判。」、「這些事件讓極需重新接軌的伊朗和沙國關係變更糟,為已經很脆弱的區域製造更多麻煩。」

互控對方好恐怖

伊朗指控沙國支持恐怖主義,因為沙國站在敘利亞反政府軍的那一邊,和支持敘利亞總統阿薩德(Bashar Assad)的他們打對台。沙國則回擊伊朗才是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因為他們是黎巴嫩真主黨(Hezbollah)和其他什葉派武裝組織的靠山。此外,伊朗也是葉門反政府什葉派胡西組織(Houthis)的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