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的蛋糕不甜美​

by:阿咖
5816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 端傳媒 文/ 蘇美智---
一本有關為華盛頓總統預備生日蛋糕的美國繪本,出版後不足一個月便被逼下架了,出版社還要向公眾道歉,繪本故事裏頭,究竟寫的是什麼呢?

post title
合作廠商

插圖:Nana Ellis/端傳媒提供。

「人人都為總統的生日嘰嘰喳喳,尤其是華盛頓的僕人,他們為預備一個最棒的慶祝會在廚房忙得團團轉。華盛頓會多喜歡他的蛋糕啊!而他又多依靠大廚Hercules來為他準備呢!Hercules是黑奴,對於能為總統焗蛋糕,他感到驕傲,只是今年出了一個難題──糖都用完了。」

繪本故事《A Birthday Cake for George Washington》這個開頭,唸起來滿有追看性,而且主角Hercules和小女兒Delia在廚房裏的對話,教人窩心又溫暖。可是這繪本今年一月才出版,未滿月就下架了。這麼短命,為什麼呢?

問題原來在於Hercules的黑奴身份,和他在書中看似快樂的生活。繪本一出爐,學者、評論家和讀者就紛紛憤怒地批評——書中的黑奴活得很有尊嚴似的,差不多都掛着微笑,奴隸主兼美國第一任總統華盛頓活像博愛的大家長,怎麼完全嗅不出奴隸史下剝奪人權的醜陋真相?

批評的人說,在那個年代,黑人可是白人的財產呢!黑奴可以被打罵,也可以被買賣,過着沒有自由的生活。

事情愈鬧愈僵,出版社最後決定煞停發行,還為「可能對奴隸的真實生活帶來錯誤印象」,向公眾道歉。
 

post title
Photo: wikicommons

上圖就是被人稱為Uncle Harkless的大廚。

對於研究烹飪歷史的人來說,Hercules稱得上是美國第一代名廚。他雖然是黑奴,但平日愛穿時髦背心,手上也常常戴着金錶。據說Hercules在廚房追求完美,對不服從的工人會大發雷霆,而他也受到華盛頓家族的重視,過着近乎自由的生活——但留意了,「近乎自由」不等如「自由」。作者說,Hercules跟其他黑奴一樣夢想着得到解放。

然而,假如你問華盛頓總統黑奴制度是對是錯,他大概也很難回答。事實上,在他生活的年代,很多有錢白人都擁有黑奴——而且不只幾個。華盛頓夫婦合共擁有三百多個奴隸,有些服務於他們在Mount Vernon的家,有些在費城的總統府工作。

當時,美國不同的州份對於黑奴各有規定,費城就有一條法例,讓那些在州內住滿半年的黑奴獲得自由。為逃避這個規定,華盛頓每隔半年便安排總統府內的黑奴回老家一趟。

1797年,Hercules又被送回Mount Vernon,但他成功逃走,而那天正正是華盛頓65歲生日,即是在這繪本故事裏,Hercules排除萬難為總統做蛋糕之後很多年的同一日。有夠諷刺的。

華盛頓總統在以後的日子裏,似乎愈來愈感到黑奴制度的不合理,終於把名下的黑奴都釋放了。但他的太太可沒有那樣做。根據繪本作者搜集得來的資料,繪本女主角Delia——即是Hercules的小女兒——在華盛頓太太過身前一直是黑奴。

post title
Photo: Nick Lee


所以有這樣的一句說:現實比故事曲折離奇,因為人性本來就有很多面向──惡霸同學可能會疼惜小街貓,殺人犯也有孝順父母的。

正如華盛頓總統既是美國人尊崇的國父,同時也是想盡辦法限制黑人自由的奴隸主;Hercules雖然在廚房裡備受尊重,但也是飽受剝削的奴隸,而且一直想逃離目前的生活。

人性既然這樣複雜,那麼,在奴隸的悲慘生活中,會不會也有快樂的一天,譬如,排除萬難,成功在沒有糖的境況下,為總統先生完成一個美味可口的生日蛋糕?如果真的有這種事情,我們可以畫在童書裏嗎?怎樣畫才最好?

這些是大人也參不透的問題,小朋友的清心可有答案?



延伸閱讀:《擋不住想吃東西的欲望? 快玩俄羅斯方塊
國民麵包即將消逝 最後存量引起搶購戰
歐巴馬被吃下肚 俄藝術家發起「甜蜜制裁」傳達反戰

更多端傳媒精彩內容:《97後首次定性「暴亂」,旺角示威者:「這是第一次,但不會是最後一次」
維冠大樓倒在我家──鄰居大哥、居酒屋老闆和玉皇大帝,年節都在救災
台灣嘉明湖封山休養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 端傳媒---

端傳媒
端傳媒是一家總部位於香港,面向全球華人的新聞機構。端傳媒以移動應用、網站和報紙為傳播主體,以原創調查報導和數據新聞為特色,致力於以新聞專業的立場,深度解析大中華地區及國際事務,為全球華人提供中立自由的專業新聞。網站:https://theinitium.com/ APP下載:https://theinitium.com/downlo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