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祖先,我好痛苦」 311大地震五周年,災民情況引學界反思輻射

by:阿咖
22620

五年前的3月11日,「福島」成了全世界都認識的地名,一場大地震不只衝擊了日本社會,讓災民身心受創,地震引起的核災更引發全球對輻射的擔憂和議論。

post title

2011年3月11日,日本發生大地震引起驚人海嘯和核電廠輻射外洩。

路透社

市區重建  沒人敢回

《彭博社》、《電訊報》、CNBC、BBC綜合報導,今天(11)是日本 311大地震五周年紀念日,這場震驚世界的災難儘管在許多人記憶中正漸漸模糊,但對福島的民眾來說,當時大地震引發的核災仍影響他們的一舉一動,雖然政府努力重建市區街道,但福島核電廠方圓 12公里內的區域依然死寂一片。

不久前,曾被劃為撤離區的楢葉町(Naraha)宣布居民可以回家了,但民眾擔憂輻射危害健康,至今只有一位 82歲的長谷川太太(Ishi Hasegawa)搬回去。

接受《電訊報》記者訪問時,長谷川太太說:「沒什麼人回來啊,尤其是有家庭的,他們一想到輻射就害怕,只會在掃墓的時候回來一下。雖然現在說安全了,但是大家還是會不安。」

核災輻射影響深   身心靈都受創

福島居民至今仍害怕回鄉,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為不少區域仍受到管制,災民要回鄉必須先申請許可,同時得穿上防護衣並在有限的時間內完成要辦的事,這樣分秒處在擔心害怕的情況減低了民眾返鄉的意願。

2015年時,日本政府首度宣布福島第一核電廠的一名員工,因在 311大地震時暴露在輻射下而導致白血病,消息出現後讓大眾對輻射更加不安。

讓災民難受的不只有看不見的輻射,更有對家園深深的思念與懊悔。

post title

許多福島居民要回鄉時,必須申請許可並換上防護裝。

路透社

「對不起祖先,我好痛苦」

BBC訪問到撤離家園的滋賀先生(Mr Shiga)時,只能帶記者待在故鄉 5小時的他,壓抑著情緒說:「我希望祖先原諒我搬離家鄉,我不能回來這是我的錯。我們的家園被奪走了,我好想回來,我對家鄉有很深的情感,但我也要承認每次想到這件事(指回鄉)就好痛苦,所以我試著不再去想這件事」

壓力創傷  憂鬱情況多

​​​​​​​憂鬱的情況在不少福島災民身上發現,《彭博社》指出, 2011年大地震後,福島醫科大學一份調查發現許多災民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患有高血壓與糖尿病的比例也比災害前高。

2014年時,福島法院判釀成核災的東京電力公司(Tepco)必須賠償一名 58歲的婦人 4,900萬日圓(折新台幣約 1,423萬元),原因是這名女性因輻射被迫撤離家園後得到憂鬱症,在 2011年自殺身亡。

post title

大地震引起的海嘯,當時海面上可見巨大的漩渦。

路透社

死亡超過1.5萬人

「日本 311大地震」也稱為「東北地方太平洋近海地震」;根據維基百科資料,2011當年3月11日,當地時間 14時46分,日本東北外海發生規模9.0大地震(台灣九二一大地震規模為 7.3)。

由於震度強烈,大地震發生後甚至引起最高達40公尺高海嘯,這是日本二戰後傷亡最慘重的自然災害,更是日本有紀錄以來規模最大的地震;更可怕的是,因地震引起的火災和核能輻射外洩事故,導致大規模的地方機能癱瘓和經濟活動停止,東北地方部分城市遭受毀滅性破壞。

傷亡人數統計上,截至 2015年5月8日,確認死亡人數為 15,891人;失蹤通報 2,679人;傷者累 計6,152人。

post title

許多年長者因為大地震驚嚇到憂鬱和沮喪,上圖的老奶奶在安養院中抱著讓她安心的機器娃娃。

路透社

​​​​​​​如果輻射有顏色就好了

​​​​​​​​​​​​​​讓災民以及社會大眾害怕的輻射,籠罩在每個人心頭上,科學和醫學專家瓦茲(Geoff Watts)就曾形容:「看不見的事物最讓人害怕,而輻射就是這樣的東西,更糟的是,輻射還讓你難以掌握,我還記得多年前碰上一位退休的專家,當時他說好希望可以把輻射畫上藍色,因為這樣大家看得見輻射就知道怎麼處理它,也不會那麼神經兮兮。」

​​​​​​​​​​​​​​日本大地震  全人類都緊張

​​​​​​​​​​​​​​ 瓦茲當時用了神經兮兮來形容大眾並不誇張,因為在日本 311大地震後,不只是當地民眾陷入害怕情緒,其他國家的民眾也擔心流到大海中的輻射物會衝擊海洋生態、汙染魚貨和食物,進一步危害人類健康,不少學者在核災後就接到民眾來電詢問狀況。

post title

東電員工在 3月11日這天一起默哀。

路透社

學者電話接不完  調查發現沒那麼嚴重

來自美國伍茲霍爾海洋研究所(Woods Hole Oceanographic Institution,WHOI),不久前在CNBC受訪的放射線專家布瑟勒(Ken Buesseler),他就談到許多人希望他調查海洋受到輻射污染的程度,而當他募款並聯合其他研究專家一起調查日本和北美海域的輻射汙染程度時,發現情況真的不若大眾想得那樣嚴重。

布瑟勒指出,他們主要檢測海中是否有放射性銫-134(cesium-134),會選擇這項放射性同位素是因為它的半衰期大約只有 2年半,相較射性銫-137半衰期可長達數十年短了許多,要是測到銫-134的話,就幾乎可以確定是來自日本核災。

牙科X光放射量更高

由於,放射性銫可以溶於海水,一方面這表示廣袤的大海會分散銫的能量,另方面也表示全世界海域都可能會有銫的出現,而布瑟勒的團隊也確實在加州附近海域發現了銫-134,但他們檢測後發現這項放射性同位素的量相當微小,牙科照一次X光的輻射量都比這還高。

海洋生物沒有大量死亡

布瑟勒進一步指出,不論是什麼情況,如果當時核災流出的放射性同位素量很高,那會造成日本附近太平洋海域生物大量死亡,但他們並沒有發現這類情況。

post title

楢葉町在核災過後,可見工作人員正在搬運受到輻射汙染的土壤。

路透社

超過50人研究團隊   公布結果被罵爆

另一位研究海草與海藻的學者曼利(Manley)也接到民眾的詢問,他找來加州大學研究福島核災放射線的學者維特爾(Kai Vetter),並聯合 52位海洋專家組成「觀察海草」(Kelp Watch)團隊,一路從阿拉斯加往加州移動,再一路往墨西哥海岸調查下去,甚至也把夏威夷鄰近海域的海草取樣調查,結果都沒有發現任何海草受到放射性物質汙染。

維特爾受訪時說,或許海草上真的有放射性物質,但因為含量太微小到設備都測不到。當他們把調查結果放上「觀察海草」的網站時,他們接到許多民眾抱怨電話,說他們是「騙子」或是「掩蓋事實」等等。

​​​​​​​人類身處的世界 一堆天然輻射

​​​​​​​維特爾說,我們生活在一個充滿輻射的世界中,我們時刻都暴露在放射線下,因為地球上有著天然輻射,有些源自地球大氣層外界,有些可在土壤、礦石中發現些微的天然放射性核素,而空氣及水中亦存在天然放射性氡氣,而人體中也含有天然放射性核素鉀 40等,因此人類生活隨時都會接受到一些輻射。

​​​​​​​伊朗度假區 輻射比標準高10倍

​​​​​​​伊朗的拉姆薩(Ramsar)是當地的著名海邊度假區,這裡是全球自然背景輻射量水平最高的地區之一,當地民眾一年從環境中接收到的輻射量遠比國際放射防護委員會(ICRP)所訂定的人工輻射上限高出十倍。

post title

空拍點點燈火的福島大熊町。

路透社

​​​​​​​BBC記者肉身實測

​​​​​​​​​​​​​​除了專家學者,BBC記者溫爾菲德-海斯(Rupert Wingfield-Hayes)也實地走入被劃為禁止進入的隔離區:大熊町(Okuma)和浪江町(Namie),他想要實地測量自己每小時暴露到的放射量是多少,結果發現是每小時 3微西弗(microsieverts,μSv),海斯指出這樣的量累積一年大約是 13毫西弗(millisievert,mSv),這比在放射性職業工作者的 20毫西弗還要少。

​​​​​​​​​​​​​​輻射話題太敏感  沒有人敢理性談

​​​​​​​​​​​​​​ 儘管有專家調查,外加記者實際走訪測量,仍無法消除大眾的疑慮,記者海斯提到:「輻射是一個非常敏感的話題。在科學界中,每個人對輻射上限多少叫做『安全』的說法都不一樣。但漸漸有人跳出來請大家『理性』一點討論輻射的危險性」。

post title

311大地震五周年前夕,可見民眾站在東電外抗議,上圖民眾舉著標語「把故鄉雙葉町還來!」

路透社

​​​​​​​​​​​​​​不讓人安心  誰想回家?

​​​​​​​​​​​​​​​​​​​​​ 一年到訪日本數次,並擔任日本政府顧問的英國教授湯瑪斯(Geraldine Thomas)在研究輻射對人體影響領域上有相當知名,她目前正積極地請願讓福島民眾回到家鄉。

她接受BBC訪問時表示,小心翼翼要求民眾回鄉穿防護裝實在沒必要,她說:「你要讓居民感到安心,他們才願意回家。」

「許多居民不願回到福島,是因為他們已經在其他地方展開新生活了。然而說到輻射量時,我們會暴露到的量其實相當少,待在建築物內的輻射量又比戶外少上許多。」

post title

不論是個人層面還是國家層面,311大地震的影響仍會持續下去。

路透社

媒體報導錯方向?

​​​​​​​​​​​​​​​​​​​​​記者海斯問道:「難道是全球媒體把日本 311大地震報錯方向了嗎?」 湯瑪斯教授說:「在我看來,是的。當年讓核災變成一場大災難的不是輻射本身,而是人們對輻射的恐懼反應,人們不斷說著輻射好危險。但,輻射真的不是大眾所想地那般危險,而世界上還有許多地區人們是生活在跟福島一樣輻射水平的環境中。」

人類該怕的是自己

海斯最後指出,或許讓這場災難變得更嚴重的是人們自己,這恰好也與過去學者瓦茲討論大眾是否對輻射太不理性一文中,所下的結論相同。

「雖然,災民因為搬遷他處而出現健康狀況是在所難免,但人們不斷著眼在預防規範和預測最糟狀況上,這進一步衍生出無效的風險評估。」

「當社會大眾沉浸在沒有根據的謠言,同時不願面對他們自身毫無根據的疑心病時,輻射在此時就會成為每個人最可怕的夢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