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愛斯基摩學」停招 北極文化遇危機

by:徽徽
12968

你有聽過「愛斯基摩學」嗎?將近一百年前,丹麥哥本哈根大學開設了愛斯基摩學課程,專門教導學生北極圈的文化與歷史,然而近日傳出停招消息,引發國際關注。

 

post title

在寒冷的北極圈,人們發展出一套生存的方法,當地的歷史與文化也成了「愛斯基摩學」這門學問最重要的素材。

Photo: Greenland Travel

預算凍結  百年來首度停招

眼看再過一個月就要開學,丹麥哥本哈根大學宣布愛斯基摩學(Eskimology)課程將全面停招,因為政府高教預算凍結,已經無法負擔這門課程的費用,這也是將近百年來該課程首度停招學生。

超過500人失業

雖然丹麥哥本哈根大學希望可以在 2017年重新招生,但隨著高教預算不斷被砍,政府鼓勵大學以學生人數多的課程為重,這將導致超過 500人失業,許多小科系也面臨停招和廢除的命運,而愛斯基摩學明年會不會重新招生還是未知數。

post title

想到因紐特人,你的第一印象可能是他們用冰雪蓋成的冰屋。

Photo: Pam Hataitai

愛斯基摩學教什麼?

哥本哈根大學在 1920年首次開設愛斯基摩學課程,專門教導學生有關北極圈的語言、歷史與當地文化。

現在當地人已經改稱為因紐特人(Inuit)而非愛斯基摩人,但課程名字還是維持原樣。

此外,愛斯基摩學與時俱進,諸如開礦和氣候變遷等影響格陵蘭的社會與政治議題,都在哥本哈根大學的研究中。

議員:不該減少研究

丹麥議會中,格陵蘭出生的議員拉森(Aaja Chemnitz Larsen)說:「我們不該減少研究,相反的我們應該加強丹麥和格陵蘭間的研究,幫助我們更了解北極和當地人,就像我們的北極鄰居在做的一樣。」

post title

圖為因紐特人手工編織的傳統服飾,為雪白的大地帶來繽紛的色彩。

Photo: David Stanley
post title

圖為位於丹麥哥本哈根大學一景。隨著高教預算遭砍,丹麥根本哈根大學的愛斯基摩課程面臨停招的命運。

Photo: Rob Deutscher

丹麥上大學不用錢

在丹麥,大學全部由政府出資支援,丹麥學生不用付學費就可以上學。然而高教預算不夠,逼得大學重新思考他們存在的意義,究竟他們要往培養更多企業主想要的技能而教,還是要繼續為自己追求知識?

這個問題在被停招的愛斯基摩學系中答案很明顯,愛斯基摩學家表示,這門學問從未像今天這般重要。

愛斯基摩學是丹麥的責任

丹麥媒體也批評當局的決定,擔心愛斯基摩學系將從原本的停招變成廢系。此外,愛斯基摩學系停招將影響到丹麥和格陵蘭的關係。

有鑑於丹麥曾經殖民過格陵蘭,丹麥報紙Politiken寫道:「愛斯基摩學是丹麥的責任,還要我們來提醒政府和哥本哈根大學真的很可恥。想要格陵蘭的經貿在接下來幾年蓬勃發展、大量社會問題獲得解決,就需要奠基於科學的知識還有互動。哥本哈跟大學和政府得保持冷靜,讓愛斯基摩學系繼續存在。」

大學:停招是唯一選擇

面對各界批評,哥本哈根大學回應道,愛斯基摩學對丹麥社會有貢獻,但考量到高教預算被大砍,暫時停招是他們唯一的選擇。

post title

在冰天雪地的格陵蘭,當地居民用雪橇犬載運貨物,人與動物的緊密關係可見一斑。「格陵蘭」的意思為「綠色土地」,是丹麥王國的海外自治領地,在 2008年的公投後決定逐漸走向獨立之途,並在 2009年正式改制,成為一個內政獨立但外交、國防與財政相關事務仍委由丹麥代管的過渡政體。

Photo: Greenland Travel
post title

格陵蘭豐富的礦產資源吸引國際礦業公司前來開發,不過學者認為格陵蘭得小心評估。

Photo: ser_is_snarkish

格陵蘭 vs 國際礦業公司

目前,哥本哈根愛斯基摩學教授賽亞森(Frank Sejersen)正在研究,格陵蘭怎麼面對國際礦業公司想要開採當地資源。

格陵蘭在 2009年脫離丹麥,獲得一定程度的自治權,其中包含開採礦產的權利還有石油資源。從那時起,格陵蘭就成了俄國、加拿大和挪威礦業公司眼中的肥肉。

許多格陵蘭人歡迎礦業公司的到來,但賽亞森教授的研究讓人多了分謹慎。

花錢得小心  避免經濟過熱

賽亞森教授說:「我們的研究團隊發現,格陵蘭想要從丹麥手上獲得更多的經濟自主權,需要大量的礦脈,即使拿到錢,格陵蘭也不該花,反而應該長期投資,好避免經濟過熱。」

「我們也在研究,如何保證沒有一技之長的格陵蘭人,也會得利於礦業的成長,還有這個產業對格陵蘭的社會平等有什麼影響。」

post title

格陵蘭人騎著前方設有置物箱的腳踏車。想要了解北極圈情勢的政府還有公司,都會來向哥本哈根大學的愛斯基摩學家請教。

Photo: Colville-Andersen

各國政府來取經

各國政府還有礦業公司也都會來請教哥本哈根大學的愛斯基摩學家。

賽亞森教授說:「他們想了解格陵蘭的政治,像是格陵蘭會不會從丹麥獨立、獨立後會有什麼效應,還有氣候變遷對區域生態的影響。」

「我們會免費提供他們資料,這是公立大學該扮演的角色。」

「格陵蘭從被丹麥殖民統治和平過渡到自治,外國會來向我們取經,看看如何把我們的經驗複製到他們自己的國家。」

北極研究的前線

「我們接下來幾年將會面對預算大減的情況,我們不知道這在何時何地會有什麼影響」賽亞森教授補充到,太多事情發生在北極圈,愛斯基摩學可以成為「北極研究的前線」。

post title

格陵蘭首府努克(Nuuk)當地,小朋友們正在巨大的冰塊旁玩耍。目前,有的格陵蘭人會特地到丹麥哥本哈根大學,跟愛斯基摩學家學習格陵蘭語。

路透社

全球唯一格陵蘭語課程

此外,哥本哈根大學是目前全球唯一有開設格陵蘭語課程的大學,有的格陵蘭人還會到哥本哈根大學,跟愛斯基摩學家學習母國的語言。

改善兩國關係

格陵蘭大學校長帕斯(Tine Pars)表示,哥本哈根的愛斯基摩學系改善了格陵蘭和丹麥的關係。她說:「我們這幾年來和哥本哈根大學在愛斯基摩學與北極研究上有很多合作,這些學術合作對研究和教學都很好,也對兩國有益。」


編註:對原文完整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Eskimology course faces big freeze
02 Pause or prelude?
03 Smaller studies including unique Eskimology face axe

延伸閱讀:《冰封多年傳染病因暖化開始現身 俄國極圈爆發炭疽病
暖化就不好? 來看看極圈旁的格陵蘭人怎麼說
忍不住讚嘆 冰天雪地中的美麗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