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北者之路 從逃往南韓的駐英大使說起

by:徽徽
25027

近日,北韓駐英大使投入南韓的懷抱,他和許多脫北者一樣,踏上了追尋自由民主的路。

post title

一名路過櫥窗中電視機的民眾,盯著螢幕上的北韓駐英大使邰勇浩(圖中)。近日,邰勇浩帶著家人脫北抵達南韓,這是近年來脫北者位階最高的一次。

路透社

駐英大使脫北去

近日,北韓駐英大使帶著家人逃往南韓,不只讓外界一窺脫北者之路,也讓金正恩政權受到挑戰。

風度翩翩  一口流利英文

已經在英國工作十年的邰勇浩(音譯,Thae Yong Ho)是北韓駐英大使,風度翩翩的他說著一口流利英文,時常出現在公開場合為北韓辯護,事前完全沒有任何想脫北的跡象。

負責監視流亡北韓人

在英國,邰勇浩負責監視流亡英國的北韓人,還有抵擋英國對北韓人權的批評。根據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的資料,北韓是全球人權紀錄最差的國家。

post title

過去,北韓駐英大使邰勇浩積極為北韓洗白,他公開痛批西方媒體洗腦人民,不斷播出未經證實的北韓故事,他也在派對上捍衛北韓的核武計畫。

路透社

成長於政治菁英家庭

成長於北韓的政治菁英家庭,邰勇浩的父親是北韓國父金日成身旁的將軍,他的岳父也和金日成關係匪淺,邰勇浩在北韓享有特權,過去也積極為北韓洗白。

積極為北韓洗白

2014年10月,邰勇浩在倫敦舉辦了一場官方派對,大談英國統治階級和媒體如何洗腦人民。他痛批西方媒體不斷播出未經證實的北韓故事,藉此轉移外界對西方暴行的焦點。邰勇浩也在派對上捍衛北韓核武計畫,他說:「我們想保護我們的人民、我們的體制,還有我們的主權,除非我們好好裝備自己,否則我們做不到。」

了解西方與北韓的矛盾

然而,根據邰勇浩的友人表示,台面下的他能看清真正的西方世界和北韓描繪出的西方世界,兩者間的不同。

「他了解北韓官方立場和他自己看到的世界間的矛盾,」劍橋大學亞洲研究講師萊特(John Nilsson-Wright)接著說:「他是一名外交官,不是一名政治人物。」

post title

在防止人民脫北上,現任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比他的父親還狠,這次脫北的邰勇浩留在北韓的家人可能得面臨下獄或勞改的命運。

路透社

厭倦金正恩政權  為兒子的未來著想

周三(17),南韓統一部發言人鄭浚熙(音譯,Jeong Joon-hee)表示,邰勇浩之所以脫北,不只因為個人因素,還受到政治影響。鄭浚熙說:「他厭惡和厭倦金正恩政權了。」邰勇浩想要待在自由民主的國家,脫北也是為了他兒子的未來著想。

南韓國家安全戰略學院(INSS)研究人員,同時也是脫北菁英的金光正(音譯,Kim Kwang-jin)表示,過去北韓高官脫北,是怎麼想都不可能的事。

過去,我們不敢想像這樣階層的人會脫北──這種家庭出生的這種人。

最高階的脫北者

邰勇浩也是近年來北韓政治菁英階級中,最高階的脫北者。雖然北韓當局尚未出面回應,但韓聯社(Yonhap)報導到,北韓已經處死了負責保證北韓菁英效忠北韓的負責官員。

金正恩比他的父親還狠

人權觀察組織亞洲分部副主任羅伯森(Phil Robertson)表示,邰勇浩留在北韓的家人可能得面臨勞改或下獄的命運。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在防止人民脫北上,「比他的父親金正日還狠」。

整體來說,金正恩在 2011年上任後,北韓脫北者的數量明顯下降,不過在 2013年金正恩處死姑丈張成澤(Jang Song Thaek)後,在北韓政治菁英階級中投下一顆震撼彈,也讓更多政治菁英決定脫北。

post title

一名逃到南韓的脫北者指著照片,告訴記者這是他還留在北韓的兄弟。

路透社
post title

圖為位於中國上海的平壤餐廳,工作人員穿上色澤鮮麗的韓服上台表演。今年 4月,中國寧波平壤餐廳有 13人逃到南韓,這 13人也是自 2011年金正恩上台後,人數最龐大的脫北事件。

Photo: Uri Tours

英國MI6幕後推一把

關於邰勇浩如何避人耳目抵達南韓,外界懷疑幕後是英國軍情六處(MI6)在安排,然而,一般逃離北韓的平民和邰勇浩的脫北之路大不同,許多人歷經千辛萬苦,橫跨北韓與中國的邊界,隨後轉往第三國最後才落腳南韓。

一般人的脫北路

抵達南韓後,脫北者會被安置在專門收容所待上 180天,期間受到南韓各方面的監視,好確認他們不是北韓間諜或騙子。

落腳南韓  找工作有困難

隨後,通過考驗的脫北者會被移送到安置中心待上 12周,在裡面學習南韓的種種,好適應南韓社會。

一旦他們完成學習課程,每個脫北者可以拿到 2,000萬韓圓(折台幣約 61萬台幣),供他們在南韓落腳找工作。有的人會拿這筆錢支付幫忙他們逃出北韓的私人仲介。最後,許多脫北者都會到餐廳等支付低薪的地方工作,賺只有國家平均薪資的 67%。

「一般脫北者在找工作、受教育和在南韓成家有困難,」2001年逃出北韓,現在在南韓幫忙脫北者的錫載平(音譯,Seo Jae-pyoung)說:「就像人們說的一樣,這對他們來說不簡單。」

post title

圖為位於倫敦西區的北韓駐英大使館。在這裡工作 10年的外交官邰勇浩厭倦了金正恩政權,決定踏上脫北之路。

路透社

政治菁英的脫北路

不過,對於像邰勇浩這種政治菁英來說,脫北之路大不同。

身為脫北菁英的金光正回憶到,他當時一抵達南韓就受到審問,確認他不是間諜後,南韓把他分派到國家安全戰略學院工作,該學院是南韓情報局(NIS)旗下的智庫。

「要在南韓生活,當然每個人都需要工作,南韓政府會提供工作給人們。我有機會在國家安全戰略學院工作。」

進入戰略智庫工作

另一名脫北菁英周祖華(音譯,Choi Ju-hwal),1995年在前往中國開會的路上,經由香港逃往南韓,當時他是北韓軍隊中的陸軍上校。在擔任北韓脫北者協會會長前,他在國家安全戰略學院服務了 15年。

周祖華說:「南韓政府不可能不給邰勇浩工作,所以他最有可能會被派到國家安全戰略學院工作。」和其他脫北政治菁英走上一樣的路。


編註:對原文完整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North Korean defector Thae Yong-ho was 'sick and tired of regime'
02 For elite North Korean defector, a job and bodyguards await in South
03 N. Korea defector among trusted elite
04 North Korean Diplomat’s Defection Gives Seoul a Rare Window Into the Elite

延伸閱讀:《北韓全球開餐廳 意外成為脫北者的出口
北韓版種姓制度 一輩子別想翻身?
金正恩:我們是負責任的核武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