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版飢餓遊戲 衣索比亞奧運選手回不了國

by:泥仔
39468

奧運已經結束了,但對有些人來說,這才是問題的開始,衣索比亞的奧運銀牌得主利勒沙(Feyisa Lilesa)可能會因為賽場上的一個姿勢再也無法回國。

post title

利勒沙在跑向比賽終點與開記者會時,都比出雙手交叉的姿勢。

路透社

雙手交叉跑向終點

利勒沙以 2小時9分54秒的成績贏得奧運男子馬拉松銀牌,當他抵達終點時,他沒有露出贏得獎牌的興奮神情,而是神情嚴肅地在媒體前比出一個雙手交叉的姿勢。

在稍後的記者會上,利勒沙再次比出了雙手交叉的手勢,他向記者解釋這個姿勢代表他與自己的族人奧羅莫族(Oromo)站在一起,反抗衣索比亞政府長期鎮壓奧羅莫族(Oromo)的行為。

post title

圖為 2015年12月奧羅莫族上街抗議衣索比亞政府濫殺的情況。雙手交叉的姿勢在他們長達 9個月的抗爭中已經成為一種象徵。

路透社

開發計畫影響生計

衣索比亞政府與奧羅莫族的衝突可以從去年 11月講起,當時,政府為了開發奧羅莫族聚居的奧羅米亞州金起鎮,決定夷平當地森林並接管大片土地,由於奧羅莫族大多是靠放牧或務農為生,他們擔心這樣的舉動會嚴重影響自己的生計,因此走上街頭強烈抗議這項政策。

被捕的人包含小孩

然而,奧羅莫人在街頭卻受到警察用槍、催淚瓦斯、警棍的暴力對待,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更進一步指出,警察不僅在每次的抗議現場都會拘捕民眾,晚上還會挨家挨戶地拜訪學生並逮捕他們。

警察也會特別去逮捕那些對奧羅莫社群有影響力、有能力動員群眾的人,在警察所逮捕的成員中,有些甚至是不到 18歲的小孩。

在《紐約時報》的影片中,可以看到奧羅莫人在抗議時遭到警察的鎮壓。

超過 500人喪命

面對政府的大力鎮壓,抗議聲浪並未就此停止,直到現在已經九個多月,抗議都還沒有結束。

人權觀察組織在今年 6月的報告中認為已經有超過 500名抗爭者喪生,數千名民眾遭到拘留,但抗議人士相信死亡人數可能比 700人還多,並預估超過 2萬人遭到收押,上萬人受傷甚至是失蹤,許多人也在抗議的過程中失去了他們的工作與土地。

post title

有些人相信當局是藉著消除奧羅莫族的生存空間來確保自己在衣索比亞的長期支配權。圖為衣索比亞現任總理德薩連(Hailemariam Desalegn)前往南蘇丹簽署和平協議的情況。

路透社

奧羅莫人沒有政治和經濟影響力

事實上,現在掌握衣索比亞政權的提格雷族(Tigray),在整個國家中只佔了 6%,而奧羅莫族是衣索比亞人數最多的民族,在整個國家中佔了約 34.5%,然而,這樣的人口數並沒有反映在奧羅莫人的政治與經濟影響力。

不平等問題嚴重

雖然衣索比亞近年的經濟成長快速,許多基礎建設也因而得到改善,但根據 2014年牛津大學所發表的多面向貧窮指數(Multidimensional Poverty Index, MPI)提到,約有 90%的奧羅莫人生活在極度貧困的狀況,超過 80%的奧羅莫人的住家沒有電力及公共衛生設備,超過 75%的奧羅莫人無法取得飲用水,從如此經濟不平等的情況,不難看出潛藏其中的族群問題。

post title

圖為 2015年12月奧羅莫族上街抗議的情況。在利勒沙的作為傳回國內後,他們也上街示威,希望政府不要採取報復手段。

路透社

賭上前途的抗爭

面對衣索比亞政府濫殺、任意拘補、不在乎比例正當性的暴力執法、隨意指控奧羅莫人並定罪,利勒沙藉由奧運這個難得的機會告訴大眾他的族人正在受苦的故事,但這樣的舉動可說是賭上了他的職業,甚至是性命。

銀牌選手不願回國

「如果我現在回去衣索比亞他們將會殺了我,」利勒沙補充道:「如果我沒被殺,他們會把我關進監獄。如果我沒被關進監獄,他們會在機場把我攔截下來。我已經做了決定,也許我會到其他國家居住。」

post title

擔心遭到衣索比亞政府懲罰,利勒沙在奧運閉幕後就躲到里約飯店去,而沒有繼續待在選手村。

Photo: Matthias Müller

衣索比亞政府保證不追究

儘管衣索比亞政府保證利勒沙在歸國時不會碰到任何問題,而且絕對會把利勒沙當作英雄對待,但是利勒沙仍然沒有在本周一(22)搭上返回衣索比亞的專機。他的妻子與兩個小孩仍然待在衣索比亞。

申請庇護困難

留下來的利勒沙打算尋求美國的政治庇護,但是在只有巴西簽證的情況下,他想要申請過程會變得非常麻煩,也有民眾自發在網路上幫利勒沙募資,希望能為他提供一些幫助,截至目前為止,該網站已經募得了將近 15萬美元(折台幣約 478萬元)。

post title

圖為衣索比亞移民徒步行走在通往葉門西邊城鎮的高速公路,他們會透過這條路走向沙烏地阿拉伯。

路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