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價飛漲住不起 紐西蘭萬人流落街頭

by:徽徽
120796

在號稱福利國家的紐西蘭,街友問題越來越嚴重,平均每一百人中就有一人無家可歸,無論是住在汽車旅館、車庫、公園還是以車為家,高額的房租讓他們離家越來越遠。

post title

對無家可歸的街友而言,他們只希望能有個遮風避雨的家,讓他們不再流浪。

Photo: Jerry Worster

無家可歸  沒有地方住得起

在紐西蘭,人民流落街頭的問題像滾雪球般越滾越大。以車為家的民眾到處找可以租借的車道,好一點的家庭借錢住汽車旅館,身上還背了上千美元的債務等著還給政府。房市過熱把弱勢家庭逼上街頭,將他們丟入絕望的困境。

暫居在南奧克蘭汽車旅館的費乃爾(Alisia Finau)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她說:「我不想再讓我的家人流落街頭。」

過去六年,費乃爾帶著一家老小租房,然而,今年房東賣房後,她被迫搬離租屋處,隨後發現沒有一處她租得起。

保不住工作  撿貝類來吃

過去,費乃爾是一名警衛,流落街頭後她保不住這份工作。她 61歲的母親、兩個兒子、一個女兒和一隻狗跟著她以車為家,三個小孩全都輟學,等待社會住宅的發落。在等待期間,他們待在朋友的車道、在公園內烤東西吃,或是以他們從海灘撿來的貝類維生。

在影片中,曾經流落街頭的費乃爾對著《半島電台》的鏡頭訴說一路走來的辛酸,期間忍不住淚水決堤。

這不是我們的家

當冬天來臨,費乃爾一家想辦法待在咖啡館裡。費乃爾說:「我們根本住在店裡,如果我們買得起一塊派,我們整天就靠這過活。」隨著天候越來越嚴寒,當局將費乃爾一家緊急安置在只有一個房間的汽車旅館裡,她的母親生病搬去跟自顧不暇的哥哥一起住,女兒也搬走和離她 450公里的親戚一起住,費乃爾因此崩潰,她說:「我知道我們已經不再以車為家,我們有天花板遮蔽,但感覺仍一樣,因為這不是我們的家。」

「我不知道接下來會怎樣,但我不想再失去我的孩子。」

post title

紐西蘭社會局幫費乃爾先墊房費,讓她在嚴寒的冬天可以帶著一家先住進遮風擋雨的汽車旅館裡。

Photo: Antoine Pintout

一家大小  兩千多元過一周  

紐西蘭社會局付了汽車旅館第一周的房費 935美元(折台幣約 2萬9,837元),然而,這不是讓費乃爾白住,當局會從她每周拿到的單親補助 258美元(折台幣約 8,233元)中,扣下 7美元(折台幣約 223元),接下來兩年半皆如此。此外,費乃爾每周拿到手的福利金東扣西扣只剩三分之一,相當 85美元(折台幣約 2,712元),她得想辦法餵飽一家還有為汽車加油。

找房到處碰壁

費乃爾也積極找房,但她說:「現在大部分的房東和仲介都很挑,他們要有全職工作的人,而不是接受社福補助者,我受到歧視。」

政府安置計畫  看不到的陷阱

弔詭的是,紐西蘭社會局的緊急安置政策反而讓無家可歸的人更慘,有的家庭欠了當局高達 5萬美元(折台幣約 159萬5,600元)的債務,因為他們接受了當局的安置計畫。

紐西蘭在野黨發現了這個漏洞,他們正在全面調查人民流落街頭的狀況,好評估問題有多大,並找到解決之道。

post title

一名街友睡在別人家的車庫前,他的身後是吸睛的彩繪。

Photo: Sascha Kohlmann

排隊等社會住宅  名單落落長

和六個小孩擠在朋友車庫生活的霍普(Hope)表示,雨水不時灌入車庫,她們只能拿毛毯吸水。

霍普說:「對我來說,現在至少比開車在外頭,或是和孩子待在公園好,至少我的小孩很安全。」

只想要有個乾淨的地方

霍普提到,紐西蘭社會局跟她說,因為她有六個小孩,必須等有四間房的社會住宅有空缺才能安置她,但這可能要等上好幾個月。根據政府的統計數字,今年 6月有 645個家庭受到當局安置,但有超過 3,877個家庭還在等待名單上。

「我不要求多,只要乾燥、乾淨和健康的地方給我的孩子就好。」霍普說。

post title

在紐西蘭,每一百人裡就有一人流落街頭,他們付不起高額的房祖,有的人只能以車為家。

Photo: Peter Clark

窮途末路  以車為家  

然而,許多人連汽車旅館和車庫都住不起。紐西蘭工黨國會議員薩爾莎(Jenny Salesa)表示,這些人只能住在車裡。過去一年來,有翻倍的人來到她的選民服務處,希望她可以幫忙安排住處。

紐西蘭財經記者和經濟評論員海克尼(Bernard Hickey)說:「他們住在車裡,因為現在奧克蘭住房短缺,情況很絕望。」

每一百人  就有一人流落街頭

根據紐西蘭奧塔哥大學(University of Otago)阿摩爾(Kate Amore)博士的研究,現在全國有超過 4萬人無家可歸,相當於每一百人裡就有一人流落街頭,這個數據嚇壞了以社會福利國自居的紐西蘭。

post title

對街友而言,身上的家當就是一切,大包小包裝的都是他們重要的生活用品。

Photo: Davide DAmico
post title

從高空俯瞰紐西蘭奧克蘭會發現,一棟棟摩天大樓拔地而起,這之中卻沒有弱勢民眾的容身之處。

路透社

平等社會的殞落

1930年代,紐西蘭野心勃勃地建造了上千棟社會住宅,希望讓每個人都有家,這項計畫反映出紐西蘭人的核心價值──平等、機會相同還有財富公平分配。

紐西蘭工黨國會議員薩爾莎說:「我們過去以身為平等社會為傲,但不幸的是,我們現在已經不再如此,尤其在奧克蘭這裡,我們看到太多家庭無家可歸。」

「對他們許多人來說,奧克蘭的房租漲了一倍,但他們的薪水卻沒有翻倍,有的人做兩份全職工作還是付不起高房租。」

阿摩爾博士說:「住房成本不只有房租而已,我們要有暖氣、要吃的不錯還有正常上下班,紐西蘭低收入戶大都無法支付這些基本所需。」

政府打房太慢 房價飛漲住不起

奧克蘭高房租的背後,是房產價值飆漲所致,當地太少新建案,政府稅務系統又提供房東誘人的動機讓他們賣房。

房產成投資  早已不是家

去年,紐西蘭政府決定打房,凡是脫手買下不到兩年的房產,都得繳資本利得稅。此外,當局也對投資客設限。但對許多人而言,政府這一步來的太晚,已經阻止不了飆高的房價還有房東想賣房的心。

我們是全球對房產徵最少稅的國家,這代表房產被當成一項投資,而不是家。

財經記者海克尼


編註:對原文完整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We Asked a Mum What it's Like Becoming Homeless in New Zealand
02 More than half of New Zealand's homeless are working or studying, new research finds
03 New Zealand's homeless: Living in cars and garages

延伸閱讀:《北歐天堂大崩壞 負債累累比美國慘
救經濟vs救遊民? 舊金山課「科技稅」惹議
美攝影師用照片告訴我們街友也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