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男孩過世一年 歐洲難民處境有什麼改變?

by:泥仔
11865

敘利亞男孩艾倫在海灘上的照片發佈至今已經一年,一切真的有所改變嗎?歐洲這一年來對於難民的態度又有什麼轉變呢?

post title

艾倫在土耳其海灘溺死的照片震驚全世界,也讓歐洲開始重視難民相關政策。

路透社

「希望是最後一個」

2015年9月,敘利亞的男孩艾倫(Alan Kurdi)死在土耳其沙灘上的照片引發全球關注,也讓許多人注意到敘利亞內戰引發的難民問題。艾倫的父親科迪(Abdullah Kurdi)在受訪時表示:「希望這會是最後一個。」

post title

2015年 9月,歐洲各國紛紛放寬對難民的政策。堅持不開放邊境的匈牙利還遭到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批評

路透社

推出各種緊急措施

這件事情也讓歐洲各國紛紛推出針對難民的緊急措施。歐盟在希臘北部與巴伐利亞南端建立起了「人道救援走廊」(humanitarian corridor),協助從這些地方入境的難民,並宣布要安置 12萬難民到歐洲各國。

有別於匈牙利持續關閉邊境的政策,克羅埃西亞與斯洛維尼亞決議要稍微放鬆邊境,讓成千上百名難民進入他們的國土。

被稱為「難民之母」的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也宣布將接收滯留在匈牙利的數千名難民,當時他們在抵達慕尼黑時也獲得當地民眾的歡迎。

但不出幾個月,各國悄悄關上了歡迎難民的大門。

post title

一名比利時警察正在法國與比利時的邊境進行檢查。

路透社

難民政策緊縮

大量湧入的難民讓歐洲難以負荷,再加上恐怖攻擊的聯想使得許多國家開始緊縮難民政策。在《巴黎恐攻後 各國難民政策怎麼變?》這篇也提到瑞典、土耳其、法國、馬其頓等歐洲各國紛紛重新關起邊境、限縮接納移民的人數。

歐盟瓦解危機?

根據BBC今年 1月的報導,為了避免難民非法進入歐盟邊境,德國、奧地利、丹麥、瑞典、挪威和法國等國也重新實施邊界控制,儘管《申根公約》中有一條規定:「締約國如果有必要,可以暫時管制邊界」。但許多人仍然擔心這樣的管制將會瓦解《申根公約》,甚至導致歐盟的分裂。

post title

瑞典警察正在帶領這些從丹麥來的難民。丹麥在今年 1月通過法案,未來凡是到丹麥尋求庇護的難民,都得先繳出身上財物,用來填平他們在丹麥的住宿和教育等開支,也引起很大的議論。

路透社

「人道救援走廊」關閉

今年 3月,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親自宣布將關掉「人道救援走廊」(humanitarian corridor),而根據聯合國難民署(UNHCR)的統計,當初宣稱要從希臘接收 6萬6,400名難民的歐洲各國,實際上只接收了 5,142位難民。

非法入境者遣返土耳其

同月 18號,歐盟與土耳其政府達成協議,宣布從土耳其非法入境的難民都將被遣返土耳其,同時,他們也會接受一名在等待入境的難民,希望可以藉此鼓勵難民不要靠危險的方式偷渡到歐洲。但這樣的作法也遭到國際特赦組織的批評,認為歐洲只是想要藉著這條協議規避救援責任。

post title

梅克爾因為對難民較為友善的政策,一直受到難民們的擁戴,也被稱為「難民之母」。

路透社

德國擁抱難民成異數

向來在難民政策上被視為德國盟友的奧地利,其外交部長庫爾茨(Sebastian Kurz)也在 6月表示,也許奧地利應該要採取澳洲收容難民的方式,先將他們安置在歐洲的小島上,而不是直接將難民接收到自己國家內。種種的情況都讓德國總理梅克處在更孤立的位子,就連德國人民對於自己總理的作為,也頗有微詞

對梅克爾政策不滿

在德國零星發生的性騷擾事件以及恐怖攻擊事件,都讓越來越多德國人民對梅克爾開放難民的政策感到不滿。根據德國非營利基金會墨卡托基金會(Stiftung Mercator)在德國境內做的調查,發現與 2014年相比, 2016年有更多的德國人民認為德國應該要對難民採取「強力且有自信的態度」,不應該讓這麼多的難民蔓延,而且這些難民也應該要主動融入德國社會。

post title

法國加萊市的港口工人、卡車司機、農夫、店主與居民在馬路上發起抗議,對於擴展越來越大的加萊難民營表達不滿。英國移民署在今天宣布,為了避免加萊的難民藉由法國海底隧道跑到英國,英國也將從今天開始建造高 4公尺,長 1公里的圍牆。

路透社

瑞典民間也出現反彈

不僅是德國人民,在去年收容了全歐洲最多難民的瑞典,顯然民間也出現了反彈。在瑞典當地報紙Aftonbladet所做的統計指出,相較於 2015年,有 54%的人支持難民前來瑞典尋求庇護,2016年僅有 30%表示支持;而在問道「你覺得應該讓更多難民進入瑞典還是更少?」,贊成更少的人也從 34%飆升到 60%。

右派民粹政黨興起

由於歐洲經濟在 2014年陷入危機,2015年又面臨大大小小的恐怖攻擊,再加上這波不斷增長的難民潮,使得歐洲社會開始瀰漫排外風氣,更造就許多以「反歐盟」、「反難民」的右派民粹政黨的崛起。

post title

在這面壁畫中,繪者諷刺歐洲的軍隊將砲口對準了前來避難的難民。

Photo: Werner Wilmes

什麼都沒變?

所以這一年,難民的處境到底改變了什麼?

接受《衛報》訪問的敘利亞難民穆罕默德(Mohammad Mohammad)表示,他將艾倫的照片帶在身上,提醒著自己這 12個月來,什麼都沒有改變。

不過也許我們也不該這麼悲觀。

post title

今年 4月,德國總理梅克爾、土耳其總理達夫托葛魯(Ahmet Davutoğlu)、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 歐盟執委會副主席堤孟思(Frans Timmermans) 前往土耳其加濟安泰普省(Gaziantep)的尼濟普(Nizip)難民營。在營區內的小孩隔著圍籬看著他們的到來。

路透社

民間救援組織興起

在世界各地開始注意到難民的情況之後,民間也在希臘、法國加萊市(Calais)與巴爾幹半島組織了救援小組。如去年才成立的「幫助難民小組」(Help Refugees),就在歐洲設立了 68個難民救護點,在這些地方,他們藉由提供難民最即時的幫助——像居住地、水等各種資源——希望可以補上政府來不及反應的缺口。

「幫助難民小組」的主管史帝芬(Nico Stevens)便說:「整個人道救援的工作不斷地受到挑戰,但是因為組織裡有著熱情且會照護的人,我們的團隊也不斷進步。」


編註:對相關原文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
01 The death of Alan Kurdi: one year on, compassion towards refugees fades
02 The most refugee-friendly country in Europe is growing weary”
03 ARE GERMANY'S IMMIGRATION POLICIES RIPPING AT THE SEAMS?
04 EU migrant crisis: Sweden may reject 80,000 asylum claims
05 Migrant crisis: Turkey and EU reach deal on returns 
06 Austrian minister wants to replicate Australian model for refugees 

延伸閱讀:《後脫歐時代:外來移民在英國遭暴力歧視案件激增
「政府在殺人,我們在救人」敘利亞白帽救援隊提名諾貝爾和平獎
難民湧入歐洲系列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