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跟教廷切八段 教宗方濟各沒有說出口的改革意圖

by:泥仔
13026

羅馬天主教宗方濟各向來以改革派的形象深植人心,他大談梵諦岡內部的腐敗現象,承認神職人員的戀童癖問題,為單親父母或婚前同居的男女證婚,也不只一次談及要對同志族群抱持更開放的態度。種種作為與親民的形象都替人們對梵諦岡帶來了不同的想像。《路透社》也特別採訪了教宗身邊的人們,一窺這個總是笑容可掬的教宗到底在想些什麼。

post title

圖中教宗方濟各抵著小男孩的前額,為他祈福。《路透社》這次訪問了十幾位前任或現任的梵諦岡官方人員,基於尊重也大多讓消息來源匿名。

路透社

出乎意料的升官名單

10月初,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提拔了 17位神職人員到樞機主教的位子,其中包含阿爾巴尼亞籍的 88歲神父錫莫內(Ernest Simoni),錫莫內表示,當他在電視上聽到自己的名字時完全不敢置信。

也許教宗是在說其他人?

樞機主教是教宗治理天主教會主要的助手和顧問,也是僅次於教宗的職位。錫莫內告訴《路透社》:「我完全不敢相信在電視上看到跟聽到的,教宗是這樣說沒錯,但我就是不相信。那時我告訴自己:『也許他是在說另一個錫莫內?』」

也難怪錫莫內會這麼意外,因為 17位神職人員都是第一次被教宗方濟各在公眾場合點名,而且這一點名就是大升職。

post title

圖片拍攝於 2015年12月,教宗推開位在羅馬的四座特級宗座聖殿聖門,象徵禧年的到來。在禧年的 2015年12月8日至 2016年11月20日期間,信徒的罪都會受到赦免。

路透社

神秘莫測方濟各 要改善保守風氣

教宗方濟各向來不和梵諦岡機構討論他的決定,但是這一系列的提拔名單多少揭露了他內心的想法,以及他在 2013年上任後想要塑造的體制樣貌:讓梵諦岡看起來不再保守。

與方濟各不同,他的前兩任教宗本篤十六世(Pope Benedict XVI)與若望保祿二世(John Paul II)向來與處理天主教會庶務的教廷(Curia)關係緊密,幾十年來,他們在人事任免上大多遵從教廷決定,進而讓梵諦岡長期下來充斥著保守守舊的氛圍。

要跟教廷切八段

教宗方濟各相信,只有降低教廷的影響力才有可能讓擁有 12億教徒的天主教擁抱長期遭到邊緣化的族群,像是同志與離婚者。因此,方濟各才會時常做出令人意外的驚人之舉,這次的任免名單也明顯是要和教廷畫清界線。

post title

圖片拍攝於 2005年,身穿黑衣的貼身秘書正在幫當時擔任教宗的本篤十六世披上紅袍,他們的身影總是很容易與教宗一併入鏡。

路透社
post title

圖為教宗方濟各前往義大利參訪時提著公事包獨自上飛機的畫面,相對來說,方濟各的個人秘書比較少跟在他身旁。

路透社

不讓秘書跟在身邊 教宗背後沒有人

除了與教廷關係的改變,教宗方濟各與兩位前任的另一個差異在於,沒有人可以說出誰是方濟各的貼身秘書。

本篤十六世與若望保祿二世在擔任教宗時,他們的個人秘書大主教甘斯萬(Georg Ganswein)與樞機主教吉維斯(Stanislaw Dziwisz)總是隨侍在後,兩人的面貌不僅為大眾知悉,也是其他人想接近教宗的唯一管道。

相較來說,極少人知道方濟各的兩位秘書——阿根廷神父雷納茲(Fabian Pedacchio Leaniz)與埃及神父加迪(Yoannis Lahzi Gaid)是誰,他們不僅不常出現,也鮮少跟方濟各一同出訪世界各地。

討厭繁文縟節 不想被限制

一名熟知教宗方濟各的人透露,教宗比較喜歡自己管理周遭的大小事,這樣才不會受限於要層層申報的溝通管道。對方濟各來說,這兩個隨時緊跟在教宗背後的黑衣人簡直就是科層體制的代表。

方濟各也時常跟別人邀約會面卻不事先告知任何人,過去曾有一位阿根廷的訪客突然出現,告訴梵諦岡守衛他與教宗有約,守衛必須打電話才能確認這名訪客並不是在惡作劇。

「他並不喜歡事先經過篩選,」一名曾親自與方濟各接觸的人說:「有時他會告訴秘書:『某某人幾分鐘後要來。』,然後這個名字是秘書們從來沒聽過的,有時他也只會把這個訊息告訴其中一個秘書而漏掉另一個。」

post title

一名工廠員工正在大量製造教宗方濟各的面具。為了方便管理與改革,方濟各也安插一些自己比較信任的人到梵諦岡機構任職,成為他在這些機構裡的眼線。

路透社

愛打破常規 創造「令人愉悅的毀滅」

自從本篤十六世被前任管家加百列(Paolo Gabriele)爆料有貪腐與任用親信的問題,梵諦岡便面臨了近代最重大的危機,也讓本篤十六世以年事已高為由自請退位。當新教宗方濟各上任的時候,大家都在觀望他會怎麼做,而方濟各顯然也沒有讓大家失望。

方濟各總是喜歡打破常規,如上任的兩周後,他便宣佈讓女性也能參加過去只有男性才能參與的教會禮拜,並在不久後要求全世界一起跟進。

一名消息來源說:「他就像一個不會在乎將軍說了什麼,而會要自己的下屬直接衝鋒陷陣的領導者。」該來源也補充,教宗很享受一再地翻動那些僵化的行政組織,該來源把這個過程形容為「快樂的毀滅」。

post title

一隻鴿子飛過梵諦岡的聖彼得廣場,梵諦岡內部有些人認為,教宗方濟各任用「不是內部的人」用來對既有的管理體系指手畫腳,只會讓體制內的意見更加分歧。

路透社

做決定太快 太信任第一印象

不過有許多人受訪時提到教宗方濟各總是太快做決定、太容易受第一印象影響人事任免,當他很喜歡某個人的時候,就會對那人的缺點視而不見,但是當他不喜歡某個人的時候,那人就很難有翻身的機會。

用人也曾失誤過

像是教宗方濟各在 2014年7月指派澳洲教區的樞機主教派爾(George Pell)來監督梵諦岡內所有的金融交易,並賦予他極大的權利。

但隨後便有許多人指控派爾濫用他的職權來對待其他部門的人,而且他還跟教廷走得很近,一切指控讓方濟各不得不因此限縮他的權利。不久後,派爾在梵諦岡的地位也隨著被指控性虐待而一落千丈,方濟各當時表示在調查結果出來之前,他不會對此事發表任何論斷。

另外一個爭議則是他任用了 32歲的公關專家喬基(Francesca Chaouqui)來擔任改革顧問,但在今年 7月,梵諦岡法庭指控他擅自洩漏可能會讓梵諦岡捲入醜聞的文件給記者。

post title

圖為教宗方濟各 2013年到巴西訪視時,受到當地民眾熱烈歡迎的畫面,所有人都忙著拿起相機要紀錄下這一刻。

路透社

決策過程應該要更公開透明

內部人士認為,不論是派爾或是喬基的事件都是教宗方濟各太快做出決定的結果,他們也認為做決定的過程應該要更公開透明才對。

想做的太多 擁有時間太少

不過也有人提到,雖然教宗方濟各目前的健康狀況沒有問題,但是他跟別人說自己還有好多事要做,擁有的時間卻太少,也許這多少能解釋為什麼他總是要這麼倉促地做出各種決定。


編註:對原文完整報導有興趣的朋友,請參考"Pope Francis the manager - surprising, secretive, shrewd"

延伸閱讀:《如何成為聖人?德蕾莎修女的封聖之路
義大利驅魔界 找不到接班人
讓人害怕的文青包 巴勒斯坦設計師嚇跑伊斯蘭恐懼症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