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同溫層 致力於和3K黨當朋友的非裔美國人

by:泥仔
76344

要跳出同溫層,和不同意見的人溝通總是件困難的事情,但一名非裔美國人花了三十多年的時間,不斷在 3K黨的「寒冬層」裡頭,和各種不同的白人種族主義者打交道。

post title

戴維斯(Daryl Davis,左)與一名 3K黨的成員合照,他手上拿的是 3K黨的入黨證明。

Photo: Bryant Mungo

200人因為他退出 3K黨

一名非裔藍調音樂家戴維斯(Daryl Davis)以接觸白人種族主義者為興趣,他並沒有說服他們「不要歧視別人」,只是單純地和這些人交朋友,30年下來,他已經讓 200人主動脫離 3K黨,有些前 3K黨成員甚至會反過來譴責種族主義,跟著戴維斯一起四處參加演講。

戴維斯說:「看到對方好像突然被點醒,然後告訴你他要退出 3K黨,真的是件很美好的事情。」

接觸並不是目的取向

在接受各種媒體訪問時,戴維斯不斷強調他沒有要 3K黨的成員改變什麼,只是不斷地向這些人提問:「當你根本不認識我的時候,又要怎麼討厭我呢?」

他說道:「我只是給他們一個認識我的機會,並用我希望可以被對待的方式對待他們。他們就會自行得到結論了,然後這個意識形態(白人種族主義)就再也不適用了。」

post title

戴維斯相信溝通才有改善的可能。他說自己從小時候就無法理解為什麼別人會用膚色來評斷他人。

Photo: Accidental Courtesy

出書和紀錄片  影響很多人

戴維斯估計大約有 40人是受到他的直接影響而退出 3K黨,另外 200人則是受到間接影響退出,像是聽到他的演講、看到他的書等等。

戴維斯也將他的經歷寫成《3K黨關係限定》(Klan-Destine Relationships),並在今年 2月完成一支以他為視角的紀錄片《偶然的寒暄》(Accidental Courtesy)。

影片為《偶然的寒暄》預告片,裡頭戴維斯向 3k黨成員問道:「我們應該怎麼幫助我們的國家?」一名成員回應:「幫助那些白種人。」

跟種族主義者當朋友

當年戴維斯從他居住的馬里蘭州(Maryland)開始行動,並在最後和 3K黨馬里蘭州分部的領導人凱利(Roger Kelly)、其他上級成員成為好友,當這些人退出 3K黨後,馬里蘭州的 3K黨分部自然就瓦解了。

希望可以開博物館 

凱利跟戴維斯到現在還是很好的朋友,甚至問過戴維斯要不要當他女兒的教父,並把自己的 3K黨袍子送給戴維斯。戴維斯蒐集了很多和 3K黨有關的物品,希望未來能夠開座 3K黨博物館。

不論好壞  都是歷史的一部分

「人們會問我為什麼不把這些東西燒掉,可是這些東西雖然可恥,卻是我們歷史的一部分,」戴維斯說:「不論是好的、壞的、醜陋的。這些事跟棒球、蘋果派、雪佛蘭是一樣的存在。」

post title

戴維斯指出,真正讓彼此造成誤會的是無知和恐懼,他相信透過溝通就能夠消弭這樣的偏見。

路透社

階級相對不是重點

這 30年的經驗也讓戴維斯發現種族主義者的大部分共同點是「無知和仇恨」,學歷和職業反而是次要的,在他接觸的族群裡頭,有些人是中輟生、有些人是律師或醫生。

大家都是人

戴維斯相信,多給他們一點認識自己的機會,這些人就難以維持偏見,發現戴維斯和他們都是相差無幾的「人類」。

提供對方平台  才能溝通

他也在紀錄片中解釋了自己的想法:「如果你和對方有不一樣的想法,給他們一個平台就對了,讓他們可以對自己的想法暢所欲言,不論他的言談有多激進。」

「然後你再挑戰他們的說法,但不是用很強烈的方式,而是用有禮又風趣的方式。當你已經提供一個平台,他們也會給你一個平台作為回應。然後我們就能夠坐在一起聆聽彼此的意見,讓對方的成見逐漸瓦解。」

「他們一開始可能會對你大吼大叫,憤怒地把拳頭砸在桌上,急著想要表達他們的論點,但起碼他們不是來打架的,所以試著讓對話進行下去吧。」

post title

美國準總統川普抓著 3K黨尖頭帽的充氣人偶,出現在 2016年5月的移民大遊行上。

路透社

打破「無知滋養恐懼」

戴維斯指出,現在媒體的問題在於,人們會談論立場不同的人,卻拒絕和立場不同的人對談。他們寧可躲在社群媒體後方,而不是坐下來面對人群。他說:「無知滋養恐懼。如果你不審視這些恐懼,它就會延伸成仇恨,如果你不持續檢視仇恨,它就會帶來毀滅。」

川普的出現  打破偽善社會

談及對於美國準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看法,戴維斯表示他完全不贊同川普的立場、政策,卻認為他是這個國家「最好的事物」。

讓人們正視種族歧視

戴維斯指出,過去的美國非常虛偽,人們傾向否認種族主義是真實存在的事物,但川普的當選讓潛伏在美國的種族主義者紛紛浮上檯面,使得其他人再也無法迴避種族歧視的問題,而當問題浮出檯面,迫使人們互相討論時,自然就有辦法來解決問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