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保人員生活大公開 不只擦鼻涕這麼簡單

by:徽徽
19026

對家長來說,一個好的幼教老師除了能照顧孩子的生活起居,還能在學齡前啟發孩童對學習的興趣,然而,幼教人員的重要性在澳洲議員列昂恆眼裡不是這麼一回事。

post title

2016年,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曾到柏林幼兒園陪孩子們玩耍,當一天的幼保老師。

路透社

父母的好幫手

在繁忙的現代生活中,幼兒園是父母的好幫手,也是孩子初入社會與外界互動的窗口。其中,幼教人員扮演了形塑孩子早期教育的重要角色。近日,這樣一份困難重重、勞心又勞力的工作成了澳洲媒體的焦點,原因出在澳洲參議員列昂恆(David Leyonhjelm)的發言。

幼保服務太貴  原因出在證照主義

澳洲參議員列昂恆在Facebook上表示,現今澳洲托育服務收費太昂貴,政府對這塊的補助不遺餘力,但他質疑成本這麼高全是無用的證照主義作祟,幼教人員必須考取專業證照才能執業,幼兒園各項設施又得符合政府規範的高標準,如此一來經濟不寬裕的家庭難以負擔托育服務。

post title

訓練孩子們的基礎生活能力,諸如綁鞋帶、物歸原位、餐前洗手等也是幼兒教育的一環。

路透社

幫孩子擦鼻涕

澳洲參議員列昂恆寫道:「除了你希望確保托育服務中沒有戀童癖者,你必須取得證照才能當個幼保人員。」

「很多女性過去曾在幼保中心照顧小孩,隨著國家品質框架的出現,這些女性現在必須取得第三級幼保證照才能繼續從事過去她們就在做的工作──幫小孩擦鼻涕和防止孩子殺死對方。」

小看幼保人員的專業

澳洲參議員列昂恆把幼教人員的工作化約為「幫小孩擦鼻涕」和「防止小孩打架」,徹底惹惱了幼教人員,網路上批評他的發言排山倒海而來,民眾不滿列昂恆小看了幼保人員的專業與辛苦的工作。

post title

你有沒有好奇過,究竟幼稚園老師的一天怎麼過呢?他們不只要照顧孩子們的生活起居,還要注意各種徵兆,提供孩子與家長需要的幫助。

路透社

幼保人員都在做什麼?

其中,澳洲雪梨幼教人員錢特(Chloe Chant)在Facebook上寫了一封信給參議員列昂恆,公開了自己每天遇到的挑戰,不僅打臉了參議員列昂恆,也讓外界對幼保工作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與尊重:

「親愛的參議員列昂恆:

三個星期前,我停下手邊一切工作,花了整整一天私人時間,不支薪地為一個家庭的兒童監護權聽證會開庭準備文件。

...第二天,我去上班然後擦了很多個孩子的鼻涕。

兩個星期前,我發現某個孩子可能遭到性虐,我和那個孩子說話,我跟他的家長說話,我去翻研究和理論,我完成了強制報告的要求,我哭了,而且是大哭...

...然後,我設法阻止孩子們殺死對方。

這個星期,我抱著一個小兒熱痙攣的嬰兒,想辦法讓他體溫降下來,照顧他,打電話叫救護車,打電話跟他的媽媽說,安慰歇斯底里的媽媽,撤離其他孩子,保持他的氣管暢通。我提供能避免大腦受損或死亡的急救。我花了 4小時填寫法律文件、文書工作、檢討報告還有分析。

...然後,我擦了很多個孩子的鼻涕。

周一,我完成了一系列觀察、學習概述和分析,發現某個孩子可能有學習遲緩的問題。我在等待他的父母前來討論這件事時,坐在位子上流汗想吐。我被大吼、尖叫、指控是個冷血不專業的婊子,然後他們開始哭,然後我抱了他們,然後我跟他們說所有我能提供他們和孩子的支持和策略

...然後,據我所知,沒有任何一個戀童癖者出現在我的職場。

周三,我向準備離開幼保服務的家庭說再見,他們感謝我的支持、撰寫的文件、計畫、個人觀察、學習分析、耐心、遇到危機時的幫助、投入的情感,還有面對緊急狀況時數不清的急救治療。

...然後,我擦了幾個孩子的鼻涕。

...然後,換了幾個孩子的尿布。

...然後,長了點經驗。

...然後,準備午餐。

...然後,拖了地。

...然後,扮演和事佬。

...然後,參加工作人員會議。

...然後,管理資源。

...然後,教導自救技巧。

...然後,訓練孩子上廁所。

...然後,被嬰兒吐了一身。

...然後,清理嘔吐物。

...然後,整理花園。

...然後,把多個嬰兒哄睡。

...然後,教導學齡前技巧。

...然後,擴增孩子的語彙。

...然後,介紹核分裂概念。

...然後,解釋DNA的基礎。

...然後,解釋嬰兒怎麼來。

...然後,描述神經元作用。

...然後,我擦了更多孩子的鼻涕。

這是周三。」

post title

一名幼保老師為孩子們讀繪本,藉由生動活潑的故事激發孩子們的想像力。

路透社

身為一個幼保老師  每小時才400多元

澳洲雪梨幼教人員錢特表示:「我每個小時才領超過 20塊左右的澳幣(折台幣約 482元)。

你關於早期學習對一生好處的無知、傲慢、自以為是,還有自稱點醒了政府投資的虛偽很可笑,就好像這樣不會傷害我們作為一個聰明國家的未來前景,還有工人階級的想望。

如果你需要任何幼保人員『真的』責任的建議,或是你需要換尿布,我很願意提供幫忙。儘管你的意見和我不同,我的角色是教育者,沒有什麼事比教我最尊敬的議會代表還更讓我開心了。」

post title

在幼兒園內,專業的幼保人員陪伴孩子一同成長,他們是父母的好幫手,也是激起孩童學習興趣的重要角色。

路透社

最辛苦的一份工作

在接受ABC的訪問時,幼保人員錢特表示,她在兩年前投入幼保服務,對她來說,這是她所經歷最辛苦的一份工作。

錢特也不諱言,許多來自中低收入的家庭付不起幼保服務的費用,而民眾對參議員列昂恆提出的托育服務分級制,反應不一。


延伸閱讀:《把養老院跟幼稚園放在一起會發生什麼事?
對教育不好 挪威托兒所取消化裝派對
為何日本父母敢讓小孩獨自上學?

參考資料:
01 Not just wiping noses: Childcare worker writes open letter to David Leyonhjelm
02 Senator David Leyonhjelm's Facebook account calls early-childhood workers 'whingers' and 'bulls***t artists'
03 Perfect response to anyone who thinks childcare work is just 'wiping noses' goes vir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