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社福未爆彈 450萬名逐漸老去的單身寄生族

by:泥仔
55149

繼社會高齡化和勞動力下降後,在日本逐漸老去的「單身寄生族」,正成為日本社會福利制度的另一個未爆彈。

post title

所謂的單身寄居者與繭居、啃老族不同,是指有經濟能力,卻還是與父母同住,仰賴父母提供的經濟與家務需求。

Photo: せきせい ことり

已經進入職場  還是跟父母待在一起

當日本在 90年代面臨經濟泡沫化後,日本社會學者山田昌弘(Masahiro Yamada)創造出「單身寄生族」(parasite singles)一詞,用來描述單身的成年子女雖然已經進入職場,卻還是與父母同住,享受父母提供的經濟或社會資源。

日本社會福利制度的隱憂

隨著時間經過,這些在 90年代後出現的「單身寄生族」逐漸邁入中年,當他們的父母日漸老去,「單身寄生族」也成為日本繼社會高齡化和勞動力下降後,另一個日本社會福利制度的隱憂。

post title

54歲的田中裕美現在跟母親一起過活,並靠擔任鋼琴家教賺取生活費。

路透社

習慣船到橋頭自然直

54歲的田中裕美(音譯,Hiromi Tanaka)年輕時曾為流行團體當過伴唱,她在言談間體現出當年充滿樂觀主義的精神。田中裕美說道:「我已經習慣處在經濟狀況不穩定的生活,也習慣船到橋頭自然直。」

現在的田中裕美和她的母親一起生活,她的經濟來源是鋼琴家教和母親的養老金,但無論是家教學生或是養老金,都正在逐漸減少。

沒有養老計畫  也沒有積蓄

關於養老,田中裕美沒有任何相關計畫,她大部分的積蓄也已經花得差不多。

「我爸爸在去年過世了,所以養老金的來源已經被減半,」她說:「如果事情這樣持續下去,我媽媽和我會一塊兒瓦解。」

社會形態改變  所以沒結婚

田中裕美並沒有結婚。隨著日本社會的形態越來越多樣,結婚生子已經不是日本人在人生的唯一道路。

post title

一對伴侶在下雪的路上依偎著彼此。現在有越來越多日本人選擇終生未婚,會有這樣的情況,有人認為是社會風氣改變,也有人認為是經濟不穩定所致。

路透社

2015年未婚人數達新紀錄

根據日本政府在這個月公布的數據,「終生未婚者」在日本有逐漸上升的趨勢,更在 2015年破新高,其中 50歲的男性中有四分之一的人未婚,女性則為七分之一。

經濟影響結婚意願

瑞穗信息綜研的經濟學家藤原勝彥(音譯,Katsuhiko Fujimori)認為,除了社會形態的改變,低薪、工作不穩定是人們不想結婚的一大原因。他也指出相較於 1980年代,企業使用工讀生、臨時工、契約工的情況上升了 20%,就算年輕人真的想結婚,也會基於經濟考量而不敢結婚。

影響生育率、經濟?

不過有許多人相信,是「單身寄生族」的出現造就了日本生育率低落與人口萎縮的問題,而沒有新的家庭組成,消費力相較起來就會減少,進而無法帶動經濟發展。

post title

攝影師拍下了準備把輪椅推給爸爸的輕部明弘,53歲的輕部明弘現在和獨身的 84歲老父一起住在社會住宅,負責照顧他的生活起居。

路透社

450萬人是單身寄生族

根據統計研究與訓練機構(Statistical Research and Training Institute)在 2016年的調查,約有 450萬名 35-45歲的日本人和他們的父母住在一起。

社會學家山田昌弘表示,這之中有 20%的「單身寄生族」可能在未來對日本的社會福利網造成負擔,他說:「一旦他們把繼承下來的存款花盡了,一旦什麼都沒留下了,他們就會尋求失業救濟金的幫助。」

中年失業造就現在的寄居

另一方面,也有一些與父母住在一起的中年單身者本來有穩定的工作,後來卻因為重大傷病或公司重組而失去工作,進而成為單身寄生族,53歲的輕部明弘(音譯,Akihiro Karube)就是其中之一。

post title

輕部明弘提到他雖然想找其他工作,卻都徒勞無功。

路透社

因帕金森氏症離職  現在仍找不到工作

輕部明弘自從畢業後就在廣告公司上班,也有著不錯的薪水,他在結束短暫的婚姻後搬回家與父親同住。輕部明弘在 43歲時被診斷出帕金森氏症,因而必須離開廣告公司,現在也只能靠 84歲父親的養老金和自己的殘疾補助金過活。

有著老人照護資格,卻還是找不到工作的輕部明弘說:「我只希望有份穩定的收入,這是最重要的事情。」

要二度就業不容易

對此,專門為中年族群找工作的非營利組織成員森山博敏(音譯,Hirotoshi Moriyama)說:「一旦你從常軌的雇用關係脫離後,一切就會變得艱難。」

post title

除了單身寄居者逐漸邁入中年,繭居族的高齡化現象也是日本社會的一大隱憂。

Photo: L hò

繭居族也有高齡化問題

除了「單身寄生族」,同樣依靠父母生活,且鮮少離開家門的「繭居族」也是日本社會的一大隱憂,而且繭居族也同樣面臨了高齡化的問題。

「快速倒數的炸彈」

曾為繭居族一員的大橋文信(Fuminobu Ohashi)現在為擔心自己子女未來的支持團體工作。談起「單身寄生族」和「繭居族」現象,他說:「問題在於他們在父母過世後要怎麼辦,這些現象是一個正在快速倒數的定時炸彈。」


延伸閱讀:《製作《繭居族新聞》:一份為社會退縮者存在的日本刊物
成年後好多責任要擔 美國這間學校教你如何當大人
地獄朝鮮 南韓年輕人的就業悲歌

參考資料:
01 Japan: More than four million middle-aged 'parasite singles' still live with their elderly parents
02 The Rise of the Parasite Singles
03 Life's illusions catching up with Japan's middle-aged 'parasite sing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