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最狂,只有更狂】地球五狂特輯:你所不知道的杜特蒂

by:泥仔
11629

隨著世界局勢丕變,個人風格強烈的國家領導人成了國際焦點,我們特別推出【沒有最狂,只有更狂】地球五狂特輯,大家除了可以到DQ Store把地球五狂帶回家,也可以多知道一點狂人背後有血有肉的小故事。接下來,趕快跟著我們的腳步,一起來瞧瞧本周的狂人──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吧!

post title
路透社

是個富含冒險精神的小淘氣

談起杜特蒂,他的母親表示杜特蒂是個充滿冒險精神的孩子,偶爾會做出像偷偷跑去開鄰居小飛機的「小事」。

他在性格上也特別桀驁不馴,菲律賓新聞網Rapple表示,據說杜特蒂對自己在高中時,被抓到全班面前接受校規處分耿耿於懷,所以在大學的飛行課就飛到那所高中丟石頭——不過他隔天就去跟學校道歉了。

post title
路透社

出門必備安心毯

有看過《史奴比》嗎?裡頭有名小男孩奈勒斯(Linus van Pelt)總是小毛毯不離身,其實呢,杜特蒂也有一條媽媽送的安心毯。

自從杜特蒂在 1歲時收到這張苧麻製的毛毯,就總是毛毯不離身,就算破了也會想辦法修補。據說在 1990年代中期,還是納卯市(Davao,又譯達沃市)市長的杜特蒂前往印尼參加貿易會議,一名南達沃行省的官員在杜特蒂的行李中看到一塊「破布」,正準備命令其他人拿去丟掉時,杜特蒂回應道:「如果你把它丟掉,你就自個兒開會去,我會馬上回納卯市。沒有它我不能睡覺。」

post title
路透社

他有顆纖細怕血的心

杜特蒂的妹妹喬雀爾(Jocellyn)形容杜特蒂其實是個非常敏感的人,如果覺得自己受到威脅,他就會開始怒斥所有人,而且只要「看到自己的血就會開始暈眩」。

喬雀爾描述杜特蒂有一次不小心被槍畫傷了手指,她說:「雖然我們看過後都覺得沒什麼,但是他的臉一下就刷白了。」

當地媒體則形容如果杜特蒂看到不公義或災變發生時,多愁善感的他總是難掩自己的淚水。最為人討論的就是在 2013年11月,當時獨魯萬市(Tacloban)遭逢超級強颱海燕時,杜特蒂第一時間就趕到現場探查,當時他語帶哽咽地說:「上帝一定是剛好到其他地方去了,不然就是忘記有個地方叫地球。」

post title
路透社

有點暴力的狂人傳說

杜特蒂這個人可說充滿了各種都市傳說,像是招待計程車司機吃晚餐、資助貧困家庭的生計等等,不過大部分的傳說還是跟一些暴力故事脫不了關係。

他曾在大學時期用槍攻擊一名霸凌者、當上市長後打斷菲律賓士兵的兩顆牙、把毒販從直升機直接推下去、逼一名在禁菸區吸菸的觀光客把菸屁股吃掉,而且這些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的故事,其實有一半都是出自杜特蒂的口中。

post title
路透社

他不是失言,只是講話很直?

杜特蒂常因各種問題發言、亂罵國際人物而飽受討論與批判,不過對有些菲律賓人來說,這反而是杜特蒂向外界展現「強悍」的方式之一。

此外,杜特蒂各種「直白不造作」的言論會讓人覺得他不是來自政治菁英,而是真正在乎民生需求的政治家,這也是他在菲律賓大選中獲勝的原因。

post title
路透社

也許我們還需要20個杜特蒂

在當上總統前,杜特蒂一共治理了納卯市 22年,雖然菲律賓的市長只能連任一次,但是杜特蒂每擔任兩任市長,就會推派他的女兒薩拉(Sara Duterte)出來競選市長。

杜特蒂上任前的納卯市因為反政府新人民軍(New People's Army, NPA)、民兵團人民崛起(Alsa Masa)、與菲律賓政府間的衝突而非常不穩定,不僅治安不佳,街頭發生謀殺案也是常有的事。而杜特蒂上任後可說改變了這一切。

現在的納卯市不但有了 911通報中心,荒廢已久的警察系統也恢復了常態。根據杜特蒂自述,為了打擊偷偷收賄的警察風氣,他偶爾會給納卯市的警察一點小錢、民生必需品,讓這些警察失去收賄的動機。

總而言之,杜特蒂的種種作為確實為納卯市逐漸帶來穩定和繁榮,前馬尼拉市長林姆(Fred Lim)便稱讚道:「如果想要菲律賓更加和平、穩定,那我們還需要 20多個跟杜特蒂一樣的市長。」

post title
路透社

杜特蒂繞境注意

除了整肅警察系統,當時的市長杜特蒂也針對納卯市進行了嚴厲的規範,像青少年宵禁、車輛限速、畫定禁菸區等,他也很常做出深入基層的舉動。

根據《時代雜誌》在 2004年的報導,杜特蒂每兩個禮拜就會騎著自己的重型機車,跟 2名配有M 16突擊步槍的護衛一同上街視察。他們會淨空街道、沿路讓警笛響徹整個街道,向周遭人民明示著——杜特蒂來啦!

不過當地媒體補充杜特蒂後來就放棄這種高調的排場,而是改搭計程車去觀察民間動向,偶爾還會讓沒預期的司機嚇了好大一跳。

post title
路透社

什麼都管,什麼都不奇怪?

杜特蒂在納卯市執政有方是一回事,但他在治理的 20年間被稱為「制裁者」(the Punisher)也絕不是空穴來風。

就像杜特蒂曾警告那些犯罪組織「不要亂搞我的城市」,如果他們這麼做,「我就會變得很殘忍」。在納卯市執政的杜特蒂可說集立法者、檢察官、法官、行刑者於一身,他給警察直接射殺嫌疑犯的權力,自己也曾親上綁架現場攻擊嫌疑犯。但最引人非議的莫過於「納卯行刑隊」(Davao Death Squad, DDS)的出現。

自從杜特蒂成為納卯市市長後,納卯市開始出現數百至上千名毒販嫌疑人遭到私刑者槍殺的事情,而且行刑方式大多如出一轍:被一名坐在摩托車後座的槍手以近距離方式射殺。

儘管杜特蒂否認自己與「納卯行刑隊」之間的關係,但他曾說:「我說過不遵守法律的人就得承擔後果。」

《時代雜誌》在 2004年便以一句話總結人們對杜特蒂的想法:人們對納卯市的發展感到滿意,同時也感到害怕。

post title
路透社

他注重多元性

「法外制裁」、「言行不恰當」是許多人講到杜特蒂會先聯想到的事情,雖然這些也都沒錯,但大家比較少注意到的,是他其實是個關心底層階級與少數民族的人。

在納卯市執政期間,他通過了「反歧視法案」,禁止人們歧視LGBT族群以及少數族群,他也是菲律賓裡第一個把Lumad原住民、穆斯林、同志身份者納入市議會候選名單的人,當時他說:「這些坐在市議會的人代表著所有的人民。所以我認為所有人都應該被代表到......當你持續維持自己的偏見時,你要怎麼找到和平呢?」

在 2015年,杜特蒂也曾公開發言反對「霸凌」同志,並表達對同性婚姻的支持——雖然杜特蒂在 2017年3月改變支持同性婚姻的態度,在 2017年11月又再改為支持;《華盛頓郵報》便相信,這個立場反覆的部分跟他那個時候和天主教會的衝突脫不了關係。

post title
路透社

不喜歡總統府

杜特蒂在當選菲律賓總統後,表示他曾經在總統府馬拉坎南宮(Malacañan Palace)看到「一隻面色蒼白的女鬼」,還有一隻「會坐在石椅上抽菸斗的鬼」,所以一點也不想搬進總統府,甚至想要住首都馬尼拉附近的旅店就好。

最後是維安人員好說歹說,才說服他搬進總統府。不過剛住進去的杜特蒂抱怨新住處又大門又多,害他覺得很孤單,而且也不知道哪扇門是通到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