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悼念天才女數學家 破例登不戴頭巾照

by:徽徽
35283

上周六(15),被譽為數學女王的伊朗天才數學家米爾札哈尼因為乳癌病逝。生前她以打破數學界的玻璃天花板聞名,在 2014年成為首位獲得有數學界諾貝爾獎之稱的菲爾茲獎的女性。過世後,她沒有戴頭巾的照片被刊登在伊朗各大報頭版,就連伊朗總統魯哈尼都無視國家長久以來對女性穿著的禁忌,在Instagram上PO了一張米爾札哈尼沒有戴頭巾的照片。

post title

圖為近日因罹患乳癌過世的伊朗數學天才米爾札哈尼,她是第一位獲得菲爾茲獎的伊朗人和女性。

Photo: Matematik Kafasi

英年早逝的數學女王

在伊朗,從 1979年伊斯蘭革命(Islamic Revolution)後,女性就被要求得在公共場合戴頭巾,更別提媒體上幾乎看不到沒戴頭巾的伊朗女性照片,不過,出生於伊朗首都德黑蘭,享年 40歲的天才數學家米爾札哈尼(Maryam Mirzakhani)是個例外。她畢業自伊朗謝里夫理工大學,隨後前往美國哈佛大學攻讀博士學位,最後在史丹佛大學任教,她對數學界的貢獻讓伊朗媒體破例登出她沒戴頭巾的照片。

伊朗各大報怎麼做?

伊朗走中間路線的報紙Hamshahri登出了米爾札哈尼沒戴頭巾的照片,搭配大標「數學天才輸給了死亡代數」。

被視為改革派的報紙Donyaye Eghtesad處理米爾札哈尼死訊的方式也差不多,不過它們的標題是「數學女王的永恆離世」。另一份改革派報紙Shargh則登出了米爾札哈尼頭戴帽子的照片,其上寫著「數學世界的女王」。《伊朗日報》則用修圖的方式,想辦法讓米爾札哈尼的深髮融入黑色背景。

在眾多報紙中,只有極端保守的Resalat和Keyhan沒有用頭版報導米爾札哈尼的離世,Keyhan在內頁印了米爾札哈尼戴頭巾的照片。

媒體修圖加頭巾

但是,三年前米爾札哈尼獲得菲爾茲獎時,伊朗各大報都想辦法把她照片中的頭髮包起來,有的媒體靠修圖,有的媒體則想辦法找到她早年在伊朗戴頭巾的照片,甚至有的媒體乾脆用畫的。

圖為伊朗走中間路線的報紙Hamshahri,它們在頭版登出了米爾札哈尼沒有戴頭巾的照片。

post title

在伊朗,女性被規定在公共場合得佩戴頭巾,不可以露出頭髮,這是 1979年伊斯蘭革命後當局的決定。

路透社

為了重拾國家驕傲

這次米爾札哈尼的照片可以如實地呈現在伊朗媒體上,外界認為這是因為伊朗想要借助米爾札哈尼的名氣來重拾國家驕傲,還有米爾札哈尼人已遠去,對未來政策走向影響不大。

人已離世  對政策影響小

美國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前中東計畫主持人,同時也是一名伊朗裔美國人的艾思凡迪亞里(Haleh Esfandiari)說:「在這個例子中,米爾札哈尼已經過世了。因為她已經不在人世,所以媒體印不印她戴頭巾的照片對民眾來說沒什麼影響,這與政策問題無關。」

超越了要戴頭巾的規定

艾思凡迪亞里補充到,伊朗因為米爾札哈尼的過世舉國同悲,這種融合了驕傲和悲傷的情緒超越了平日裡民眾被告誡要遵守的規定。艾思凡迪亞里說:「人們敬佩她的成就和她本人...全國都陷入深深的悲傷,一名前程似錦的年輕女性因為癌症而英年早逝。」

伊朗總統魯哈尼在他的Instagram上貼出米爾札哈尼沒戴頭巾的照片,並寫到:「米爾札哈尼,這名傑出伊朗人和國際知名數學家的離世令人心碎。」

總統打什麼算盤?

目前住在美國紐約布魯克林的伊朗作家阿萊恩雅德(Masih Alinejad)也針對米爾札哈尼的離世,發表了她的看法。

阿萊恩雅德是Facebook專頁「我的隱密自由」(My Stealthy Freedom)的創辦人,這個專頁鼓勵伊朗女性貼出她們沒戴頭巾的照片,藉此抗議國家干涉女性穿著的不合理。阿萊恩雅德認為,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在自己的Instagram上貼出米爾札哈尼沒戴頭巾的照片,背後其心可議。

生前不管  生後利用她

「為什麼他們不在米爾札哈尼還活著的時候登出她沒戴頭巾的照片?現在她已經離開人世,他們開始想用一種假惺惺和噁心的方式利用她。他們想要藉由刊出她沒戴頭巾的照片告訴全世界:『看,我們打破了禁忌!』──用這個機會展現他們的溫和。」

「米爾札哈尼名氣大,所以他們想利用她的名氣,這是一種偽善的象徵。如果你真的在乎選擇的自由,你得傾聽在伊朗國內大聲呼喊多年的女性,而不是一名已經離世的人。」

頭巾議題不斷延燒

阿萊恩雅德對伊朗總統魯哈尼的舉動不置可否,而在魯哈尼帶領下的伊朗,過去也常常在公開場合因為頭巾議題遭受抨擊。

2015年,一名法國記者拿著「我的隱密自由」專頁上伊朗女性沒戴頭巾的照片,問魯哈尼有沒有覺得冒犯。在今年的美國奧斯卡頒獎典禮上,一家伊朗電視台封殺了上台幫《新居風暴》一片領最佳外語片獎的伊朗太空人安薩里(Anousheh Ansari)的照片,因為她上台時並沒有戴頭巾,這件事點燃了全球的怒火,民眾紛紛在社群媒體上批評伊朗電視台的做法。

post title

圖為已逝天才數學家米爾札哈尼和她的女兒。在伊朗現行法律的規定下,伊朗女性和外籍男性婚後生下的小孩無法直接獲得伊朗國籍。

Photo: Maryam Mirzakhani

深受人才外流所苦

目前,伊朗魯哈尼政府不僅得面對國際上的壓力,他帶領的執政團隊還深受國內人才外流所苦。

每年損失四兆多元

每年都有成千上萬的伊朗人和米爾札哈尼一樣,離開伊朗前往異國求學,最後留在異地工作。

2014年,伊朗科學研究技術部部長戴那(Reza Faraji-Dana)提到:「每年大約有 15萬高素質的人才離開伊朗,對經濟來說相當於每年損失了 1,500億美元(折台幣約 4兆5,813億元)。」

修改伊朗入籍規定

面對米爾札哈尼的離世帶出的人才外流問題,伊朗國會議員也著手準備修法,他們想修改與入籍伊朗有關的規定。

過去,伊朗母親和外國籍父親生出的孩子無法直接獲得伊朗國籍,但如果是伊朗父親和外國籍母親就可以,所以當米爾札哈尼要為與捷克籍丈夫生下的女兒申請伊朗國籍時遇到不少阻礙。

現在,有 60名伊朗國會議員想要修改這項規定,希望透過這樣的方式可以為伊朗留下更多人才。

上線時間:2017/07/19
增修時間:2017/07/20  修正錯字


延伸閱讀:《打扮不夠伊斯蘭 伊朗逮捕8名模特兒
伊朗昔日「英雄」科學家遭判絞刑
看見不一樣的伊朗 八面向讓你大吃一驚

參考資料: 
01 Why Iran Broke Its Strict Hijab Rules for the 'Queen of Math'
02 Maryam Mirzakhani: Iranian newspapers break hijab taboo in tributes
03 How death of maths genius Mirzakhani is breaking taboos for women in I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