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泰勒斯嗎?法庭素描背後的小秘密

by:徽徽
19705

上周,美國流行歌手泰勒斯出庭吸引全球注意,而以她為主角的法庭素描也在網上瘋傳。然而,不少網友批評畫得一點也不像泰勒斯,這幅法庭畫也讓大眾一窺法庭畫家的生活。

post title

你認為美國流行歌手泰勒斯(圖右)和左方素描中的女子長得像嗎?

路透社

泰勒斯被性騷擾

上周,美國鄉村小天后泰勒斯(Taylor Swift)到科羅拉多州的丹佛為性騷擾案出庭。這起案子和前電台DJ穆勒(David Mueller)有關,泰勒斯指控穆勒在 2013年的活動後台襲臀,隨後穆勒被開除。不服公司決定的穆勒控告泰勒斯,並求償 300萬美元(折台幣約 9,103萬元),泰勒斯則反告穆勒性騷擾並象徵性地求償 1美元(折台幣約 30元)。

法庭素描成焦點

在開庭時,現場禁止任何攝影器材進入,於是法庭畫家康提巴(Jeff Kandyba)成了唯一能還原開庭現場的人。但是,他的法庭素描完成後引起廣大討論,許多人認為畫中人根本一點也不像泰勒斯,網路上甚至出現不少嘲笑這張素描畫的言論。

那些不像本人的法庭畫

過去,美國圖靈製藥(Turing Pharmaceuticals)前CEO夏可利(Martin Shkreli)和國家美式足球聯盟(NFL)球員布雷迪(Tom Brady)的法庭畫都被批不像本人。

post title

不只美國鄉村小天后泰勒斯,美國圖靈製藥前CEO夏可利的法庭素描也被外界認為不像本人。

路透社

素描跟拍照是兩回事

面對外界的批評,畫下泰勒斯法庭素描的畫家康提巴表示,民眾得知道在法庭為名人畫素描,和在活動中為名人拍照是兩回事。他為了這場庭審準備許久,在開庭前特別研究了泰勒斯的照片,「但是這些照片全部都是美照,她(泰勒斯)在法庭上和這些照片不同,她沒什麼笑容」。

工作比畫得像還重要

事實上,法庭素描在現代審判中扮演重要角色。法庭畫家表示,他們的工作比畫得像多得多,而在嚴禁攝影器材進入的聯邦法庭中,法庭畫家的素描是外界唯一可以一窺開庭情況的依據,他們靠著快手捕捉開庭的關鍵時刻,像是出庭人的表情、身體語言與庭上的氣氛。

post title

美國流行歌手泰勒斯在上周出庭,她在律師和母親的陪伴下反控前DJ穆勒趁著活動時對她性騷擾。

路透社

沒人擺姿勢  畫名人壓力大

曾經參與繪製名人克里斯小子(Chris Brown)和拳王泰森(Mike Tyson)庭審的法庭畫家小軒尼詩(William Hennessy Jr)表示,畫法庭素描是一大挑戰,「因為沒人在那裡為你擺姿勢」。如果遇到名人出庭挑戰會更大,因為「人們越熟這個人,他們越會批評應該要畫得多像,所以你會承受要畫得像的壓力」。

就像法庭記者  為報導提供畫面

小軒尼詩也把法庭畫家這項職業拿來和法庭記者比,他說:「如果用新聞來想,你為報導提供了畫面,你想要呈現背後的脈絡,畫出開庭時的感覺。」

post title

圖為法庭畫家羅森伯格在 2015年的素描,這幅描繪國家美式足球聯盟球員布雷迪的畫作引發球迷的怒火,認為羅森伯格沒有畫出布雷迪的帥。

Photo: Local 12/WKRC-TV

「沒有畫出他的帥」法庭畫家被批評

除了小軒尼詩被攻擊,不少法庭畫家也都有素描被批評的經驗,像 2015年畫下國家美式足球聯盟球員布雷迪出庭的法庭畫家羅森伯格(Jane Rosenberg)就是。

網友批評她的法庭素描把布雷迪畫得四不像,兩頰消風看起來一臉病態,網友也拿羅森柏格的素描來做各式各樣的諷刺圖。最後,羅森伯格不得不出面滅火,向布雷迪的球迷道歉,表示「沒有畫出布雷迪的帥」,她坦承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作畫的時間太短。為了平息球迷的怒火,羅森伯格特地重畫了一幅布雷迪的素描,這次總算皆大歡喜。

post title

對法庭畫家來說,陪審團席的視野最好,可以清楚觀察作畫對象的一舉一動。圖為 2016年「天才老爹」比爾寇斯比(圖中)出庭時的素描。

Photo: Tim Young

死線真的逼死人  作畫必須快狠準

負責擔任「天才老爹」比爾寇斯比(Bill Cosby)法庭畫家的康乃爾(Christine Cornell)同意羅森伯格的看法,那就是這份工作的死線真的逼死人。

康乃爾說:「你得快速完成素描,通常在聽證會一結束外界就要法庭素描。」而康乃爾最短曾在半小時內生出一幅法庭素描,不過通常是一小時。

有時連主角的臉都難看到

不只如此,法庭畫家有時在作畫時根本很難看到發言者的臉,因為有時候法庭太擠,讓他們沒辦法坐在主角的對面好好觀察。

陪審團席視野最好

法庭畫家康乃爾說:「最理想的庭審就是沒有陪審團的庭審,這個時候法官可能會讓法庭畫家坐在陪審團的位子,你可以清楚看著你要畫的人的臉。」

「然而,如果你來到的是一場聽證會,你可能被安排坐在公共區,如果是這樣,你看到的是每個人的後腦勺。」而這正是考驗法庭畫家能否透過寥寥數眼,勾勒出一個人神韻的功力。

post title

法庭畫家得有敏銳的觀察力和一雙快手,他們往往在開庭一結束就要完成手上的法庭素描。

Photo: Jack Noel‏

寥寥數秒  捕捉神韻

康乃爾說:「他有可能在法官進來前轉頭跟律師說話,時間大概只有 30秒,你也有可能在他進來面對前排時看到他的臉,這正是你捕捉他們長相的時刻。」

事前有準備  只消幾眼就能畫

康乃爾分享到,她在畫「天才老爹」比爾寇斯比出庭時,被安排在柱子後面的座位,讓她「在非常糟糕的環境下作畫」。幸運的是,在預審聽證會時康乃爾被安排在陪審團席,她早就趁這個機會掌握比爾寇斯比的神韻,「所以我只要看幾眼就可以把他畫得很傳神」。

post title

究竟法庭應不應該開放攝影機進入,各方說法不一,法庭畫家認為相機沒有心,和他們用心畫的素描不同。上圖這幅法庭素描的主角也是泰勒斯。

Photo: Danielle Rollins

作秀 vs 透明  要不要有攝影機?

面對法庭畫家的出現,追根究柢與法庭禁止攝影器材進入有關。

許多法官都站在反對攝影器材進入法庭這一邊,他們認為一旦攝影機出現,會改變人們在法庭中的行為、讓目擊者受到威脅,甚至讓法官和律師變得容易在鏡頭前作秀。

其他人則認為要是有攝影器材,開庭就會更透明,也能讓外界一窺法庭如何運作。

比較沒有侵入性  法庭素描用「心」畫

法庭畫家康乃爾表示,她認為「在法庭裡拍照非常不公平,畢竟嫌犯都是處在假設他們是清白的前提下」。再來,法庭素描和拍照相比較沒有侵入性,且可以捕捉「數個時刻而非只有一瞬間」。另外,如果是照片的話,影中人的表情很容易就被去脈絡化,法庭素描則比較像是「用你的心來畫,而一台相機並沒有心」。

post title

雖然白宮在記者會時不准攝影記者進入,但CNN請來法庭畫家小軒尼詩畫下前白宮發言人史派瑟的記者會現場。

Photo: Lynox Rolfe Norman

不准拍沒關係  法庭畫家參上!

法庭畫家除了是法庭不可或缺的要角,在某些時刻也能助記者一臂之力。

舉例來說,當美國白宮在今年 6月一場記者會中禁止所有媒體拍攝時,CNN派出法庭畫家小軒尼詩到場用畫筆記錄下現場。小軒尼詩畫下了前白宮發言人史派瑟(Sean Spicer)在面對媒體時的模樣,吸引了不少同業的注意,小軒尼詩表示,許多記者在不允許攝影器材入內的房間看到他都覺得很有趣。

英國法庭畫家更難當  得憑記憶還原現場

不過,如果你認為美國法庭畫家的工作已經夠困難,不妨參考一下英國的法庭畫家。有的法庭禁止法庭畫家當庭作畫,所以這些畫家只能在開庭時想辦法記下庭上的氣氛和發言者的特徵,之後再憑著記憶作畫。

英國法庭畫家坤茲樂(Julia Quenzler)表示,她在開庭時會記下發言者的頭髮、臉部特徵、衣服和身體語言,庭審結束後立刻衝到新聞室把腦中的圖像畫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