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解室的保密義務 當有人懺悔虐童 神父該不該說?

by:徽徽
20184

當神父聆聽懺悔的保密義務,對上當局保護受虐孩童的職責時,哪一個比較重要呢?

post title

一名神父坐在教堂中讀著手上的資料。周一,澳洲皇家調查委員會對天主教會的建議,讓許多神父紛紛皺起了眉頭。

Photo: Hernán Piñera

保密義務  vs  通知當局

今年二月,澳洲負責調查天主教神父性虐孩童一案的皇家委員會公布數據,發現有將近 7%的神父曾性虐過小孩,受害者高達 4,444人。而這個星期一(14),皇家調查委員會提出了 85點建議,希望天主教會照著做好保護孩子免於性虐,其中一點就是要求神父在聽取他人懺悔時,如果有發現性虐孩童的情事,必須立刻呈報給當局,如果不這麼做神父就會受到刑事制裁。然而,這和神父的保密義務相牴觸,在澳洲天主教會引起了軒然大波。

神父沒理由不照做

皇家委員會在報告中寫到,遇有孩童遭性侵情事卻沒有通知警察的神父「沒有藉口、保護或特權」,不照做就等著接受刑事制裁,「我們聽過兇手向神父懺悔性虐孩童,而他們不斷再犯,然後再(藉由懺悔)尋求原諒」。

post title

前來懺悔的民眾透過告解室的隔板,將內心不可告人的秘密和犯下的罪說給神父聽。

Photo: Cristina Bejarano

神父:我們寧願坐牢

針對皇家委員會的建議,澳洲天主教會表示,他們反對任何要求神父打破懺悔保密義務的建議,神父們更表示他們寧願坐牢也不願洩露他人懺悔的秘密。

布里斯本大主教柯列李奇(Mark Coleridge)表示,非天主教徒可能很難理解為什麼他們要捍衛保密義務,他在Twitter上寫到:「如果你不信上帝,懺悔聖事和保密(對你來說)沒什麼道理,因此才會出現皇家委員會的建議。」

懺悔聖事的重要

究竟,懺悔聖事和保密義務在整個天主教中的重要性何在?整個過程又是如何進行的呢?

post title

懺悔聖事是天主教七件聖事之一,神父在聽完懺悔者的告解後,有權赦免他的罪。

Photo: Fr James Bradley

如何向上帝懺悔?

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懺悔聖事是天主教七件聖事之一,懺悔者會來到教堂內的懺悔室,隔著隔板向神父懺悔自己犯下的罪過,並尋求赦免。天主教徒相信,懺悔者是直接跟上帝懺悔,而神父是中間人,不過,神父最後能赦免信徒的罪。

不用擔心告解外洩

無論如何,整場懺悔聖事中最重要的就是懺悔者向神父告解的事情不用擔心外洩,因為神父具有保密義務。

破戒會被逐出教會

在天主教會的法律下,如果神父打破了保密義務,他就會被逐出教會,這對神父而言是最嚴厲的懲罰,唯有教宗可以讓他重返教會。

此外,神父不只不能透露懺悔者告解的內容,他也不准透露誰來懺悔,這樣的規定至少從 1215年就存在於天主教會中。因此,澳洲天主教會在面對皇家委員會的建議時,態度才會如此強硬。

post title

圖為法國土魯斯聖斯德望主教座堂中的告解室。捍衛保密義務的神父質疑,澳洲皇家委員會的建議無法真正保護到遭受性虐的孩子。

Photo: Didier Descouens

打破保密義務  真的能保護孩子嗎?

澳洲神父布倫南(Frank Brennan)表示:「對我來說,問題在這麼做(打破保密義務)真的能夠保護孩子們嗎?」

「一旦保密義務被打破,會有人跑來向我懺悔性虐兒童嗎?我不這麼認為,再加上在天主教會中,一個人永遠有權匿名...我認為(打破保密義務)幾乎不可能,最後會變得沒人敢告解。」

打破保密義務,你也會拿走一個人一絲一毫出面懺悔的可能。澳洲神父  布倫南

對加害者和受害者都有益

墨爾本大主教哈特(Denis Hart)表示,懺悔聖事的保密義務其實對加害者和受害者都有益,他說:「這可能是加害者或受害者能獲得更多建議的機會,然後在告解外採取適當的行動。」不過,哈特大主教表示,神父有保密義務不代表他們沒有助人向善的責任。

為什麼只限縮在性虐兒童?

布里斯本大主教柯列李奇表示,皇家委員會的建議限縮在性虐兒童上,「為什麼沒有包含像是謀殺、偷竊或其他罪行?」、「為什麼這個建議只限縮在特定犯罪上,雖然這是一種特別醜惡的罪行?」

post title

神父們表示,如果真的遇到加害者前來懺悔,他們會利用這個機會好好說服加害者自首,並且在此之前不赦免他的罪。

Photo: Roman Catholic Archdiocese of

遇上加害者懺悔  神父會怎麼做?

然而,澳洲天主教會捍衛保密義務的態度,也讓外界好奇如果真的有人上門懺悔性虐兒童,神父們會怎麼做?

布倫南神父表示:「我會說:『我不能赦免你的罪,除非你展現贖罪的決心。此外,我認為你向當局自首很重要...因為不能保證你不會再犯。除非你準備這麼做,否則我不會赦免你的罪。』」

說服加害者自首

布倫南神父也提到,犯下性虐孩童的天主教會人員比較可能來向神父懺悔,而非向當局自首,而且只要保密義務仍在,聆聽他人懺悔的神父就有機會說服教會中的加害者向當局自首。

哈特大主教表示,有時候加害人對他們的所作所為感到困惑,他們反而不會向外界尋求建議。

如果遇上受害者呢?

如果前來尋求幫助的是受害者,神父們又該怎麼做呢?

雪梨大主教費雪(Anthony Fisher)表示,如果遭到成人性虐的孩童前來懺悔,他仍受到保密義務的約束。不過,和費雪站在相同立場的神父們表示,他們會鼓勵孩子向外尋求協助。而有另一派神父則認為,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可以打破保密義務,因為遭到性虐並非孩童的罪,所以並不屬於他們需要保密的範圍。

post title

天主教評論員佩皮斯特認為,真正的問題不在神父該不該打破懺悔聖事的保密義務,而在教會高層不該包庇犯案的戀童癖者。

Photo: Fr Lawrence Lew, O.P.

神父和懺悔者得互信

國際天主教評論The Tablet前編輯,同時也是天主教評論員的佩皮斯特(Catherine Pepinster)表示,他不看好澳洲皇家委員會的建議能落實,因為神父和懺悔者之間得有全然的信任,神父可以藉由懺悔者對他的信任說服懺悔者自首,並且先不要赦免懺悔者的罪。

真正的問題在包庇

而佩皮斯特也指出了真正的問題:「對我來說,這一切罪孽最深重的就是犯案神父受到上級的包庇,而非聆聽他們懺悔的神父。主教們會把這些戀童癖者從一個教區移到另一個教區,或是從一所學校移到另一所學校,相較於懺悔這才是真正的問題。」


延伸閱讀:《童年像一場地獄 德兒童教會合唱團547人受虐
如何成為聖人?德蕾莎修女的封聖之路
義大利驅魔界 找不到接班人

參考資料: 
01 Australia church abuse: Why priests can't spill confession secrets
02 Australia Archbishop Rejects Sex-Abuse Exception to the Secrecy of Confession
03 Why an archbishop and a priest wouldn't report a confession to pol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