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租人」服務 幫你從社會眼光中解套

by:泥仔
14429

配偶、親戚、朋友、同事、男友、伴郎......只要有需求,龍川隆一就能扮演起你希望的角色,他所提供的正是日本這十年來興起的「租人」服務。

post title

遇到特殊場合需要人來假扮某個角色嗎?那麼就交給龍川隆一的事務所吧!圖為 2016年6月,高中生在Instagram風格的畫框前合照,呼籲其他年輕人去參加正在進行的議會選舉。

路透社

在運動場上搖旗吶喊的假叔叔

在校園運動會上,龍川隆一(音譯,Ryuichi Ichinokawa)拿著手持攝影機錄下了正在賽場上努力的小姊弟、盡職地替兩位小朋友加油吶喊,等等也會和他們一同進行親子競賽。

每當有人問起,龍川隆一就會解釋自己是孩子們的叔叔,並在簡單寒暄後不著痕跡地帶開話題,不過在運動會結束後,龍川隆一並不會和他的「姪子」、「姪女」、「姐姐」見面,甚至以後也不會再見到他們,因為他只是被拜託扮演了父職的角色,由於單親的緣故,他的「姪子」與「姪女」一直在學校遭到罷凌。

post title

2011年在福島,一名小男孩在父母的陪同下準備去參加開學式。為了避免讓其他人發現家裡是單親,有些人會透過「租爸媽」來解套。

路透社

從幫忙回答問題到幫忙演場戲

龍川隆一提到在開始經營「租人」事業前,他本來只是用e-mail提供付費的諮詢服務,在諮詢事業不久後,就有人來信問他能不能來擔任在婚禮上致詞的伴郎。龍川隆一表示,那次的順利經驗讓他決定把「擔任伴郎」納入e-mail諮詢服務裡頭。

人們的要求超乎預期

2006年,龍川隆一的「我想讓你振作起來」事務所正式開張,當時事務所內只有他一人,他也只打算扮演單親媽媽的爸爸之類的角色,但在不久後,人們開始問有沒有女性、比較年輕的人、60歲的男性等等,這也讓龍川隆一陸續開始聘僱其他人,直到現在,他已經有超過 100名業餘員工。

有什麼需求都可以滿足你

所以你如果在正式場合上需要假扮的父母,為了隱瞞失業需要老闆、同事,想要排憂解愁的對象,甚至是讓另一半吃醋的追求者,龍川隆一的事務所就會是你的好選擇。

post title

2016年,一群準備參加求職活動的日本大學生肩併肩地互相打氣。

路透社

事前準備不容易  揭穿就麻煩了

其實「扮演」這個工作並不容易,因為龍川隆一必須仔細梳理一段關係中枝微末節的小事,準備好任何可能被問到的問題,畢竟被揭穿的話,不僅是影響到事務所的名聲,對他的客戶來說更是難堪的事情。

至今的扮演活動都很順利

「如果我要假裝是某個人的丈夫,我一定要確保自己知道任何關於『我老婆』的事情,從她的手機號碼,到『我們的孩子』最近的近況。」龍川隆一說道,他也指出他的事務所營運至今,都未曾發生過露出馬腳的事情。

只是提供服務  不是情感

龍川隆一指出,他大部分的客戶都介於 20-40歲之間,大約有 20-30%的人是來租參加婚禮的角色,有 30-40%的客戶則是要租借介紹給另一半的父母。對於事務所提供的服務,龍川隆一強調他們並不希望客戶把這些服務當作一種情感支持,也不接受任何非法要求。

post title

龍川隆一認為,這個在日本興起的企業,也反映了日本的社會價值觀。

Photo: Man On Mission

在意門面  才會有這類企業

《衛報》指出,其實「租人」事業是在日本逐漸興起的事業,而這種事業的興起也反映了人們對個人、職業困境必須被攤在陽光下受人檢視的厭惡。

龍川隆一則表示,日本社會極度在意門面,也很在意別人怎麼看他們,他說:「在日本,人們對禮節、禮儀、門面非常講究,以我的客戶來說,不要打破規矩就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在被束縛的社會中給予解套

因此龍川隆一相信,「租人」服務多少替他的客戶在這種嚴峻的社會規範中得到解套。

「那些來找我們的客戶多半是沒有其他人可以拜託的人。有的時候我會自問:『如果我不幫他,那會發生什麼事?』也許這只會造成短暫的難堪,但也有可能是影響他們一生的深遠傷害。」


延伸閱讀:《「為了女友,我嫁給了一個男人」 中國婚姻平權路迢迢
日本得來速弔喪 快速省時又方便
製作《繭居族新聞》:一份為社會退縮者存在的日本刊物

參考資料:
01 In Japan, "rental families" provide wisdom and solace at an hourly rate
02 Lonely Japanese find solace in 'rent a friend' agencies 
03 You Can Rent a Dad in Japan

 

加入好友

分享: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