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鍵盤戰士》:網路酸民都在想什麼?

by:泥仔
46013

每當看到有人在網路上留下仇恨言論時,你會不會好奇他們是誰,是因為怎麼樣的想法才會留下這些話語呢?今年 3月,一名挪威攝影記者就用他的鏡頭一解這個謎團。

post title

圖為 42歲的挪威人薛翁,他過去曾是堅定的反移民者。

Photo: Photographer Kyrre Lien

尋找酸民身份時的意外發現

三年前的聖誕節,當攝影記者林恩(Kyrre Lien)像往常一樣在閱讀網路文章時,有些留言引起了他的注意。

「我不太記得確切內容是什麼了,但是肯定跟移民有關。」林恩說:「只是留言區裡出現這麼多仇恨情緒引起了我的好奇,讓我想知道這些人在網路後面的真實身份,所以我就這麼做了。」

結果卻出乎他的預料。

「他們看起來都是好人」

林恩指出,這些人看起都非常普通——他們可能有家室、外表看起來也很和善,在網路上的模樣卻不是這麼回事。這樣的衝突感讓他想要更進一步理解這些人到底是誰,是基於什麼想法說出這些話。

於是,在《衛報》、貝爾塔基金會的支持下,林恩花了三年拍攝的紀錄片《鍵盤戰士》(暫譯,The Internet Warriors)在今年 3月完成了。

post title

圖為林恩(左)前往美國,訪問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支持者的畫面。林恩提到自己盡可能找到越多種人越好,而這 3年他的受訪者遍及美國、英國、挪威、俄國、黎巴嫩。

Photo: Photographer Kyrre Lien

盡可能地找到各種酸民

林恩透過Facebook、Twitter、網路新聞的留言欄蒐集並主動聯繫各式各樣的酸民,這些人可能是針對性別、民族、文化、政治立場等議題發表言論,林恩提到自己起初接觸了 200名潛在的受訪者,不過有半數都拒絕接受訪問。

「畢竟他們有很多是討厭主流媒體的人,也都不怎麼喜歡記者,」林恩說:「但還是有許多人非常想要表達他們的想法。」

唯一一種酸民是例外

不過林恩在網路上找到的各種酸民中,只有一種完全不願接受採訪,他說:「我接觸了非常、非常多的厭女者,想要瞭解他們的想法,但是沒有人願意公開談論,這本身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不談政治都沒問題

談到那些接受訪問的人,林恩指出,那些寫出仇恨言論的大多數在現實中都是好人,有些人在初次見到他的時候還會端出茶和餅乾招待他,「然後你談到政治的時候一切就風雲變色了」。

post title

在近半個小時的紀錄片中,林恩會先請他們唸出自己的評論,然後再談論自己的想法。畫面中的女性在Facebook上的留言寫到:「那些社會主義者想讓『海上難民』進到他們家中。好極了,當個社會主義者,不如殺了挪威吧。」當時她的老公在影片中說:「我也是移民耶。」她則回應:「對啊你是移民,但你不是恐怖分子。」

Photo: The Internet Warriors

討厭所有移民

在facebook上寫到:「他媽的伊斯蘭,不准你為這種邪惡的宗教辯護。」的傑克森(Robert Jackson)來自英國,今年 50歲的他是名鋼鐵工人。

傑克森提到自己反對英國境內的所有移民,也不在乎那些難民來自哪裡、從哪裡逃來,而更令他生氣的,是英國政府的官僚主義,因為他每 6個月就得幫他來自泰國的妻子重新申辦一次簽證。

擔心歐洲同志化

51歲,來自俄國的學生維希克維奇(Alexandra Velichkevich)在一篇提到美國駐俄國大使是同志的新聞下留言道:「以整個歐洲世界為恥!!王八蛋,甲甲到處都是。」

維希克維奇在受訪時提到,自己並不把LGBT社群視為敵人,但是認為他們是「有缺陷的人」,她說:「他們應該停止到處賣弄。他們已經毀了那面旗子了。我以前很喜歡彩虹的,但現在我不再喜歡了。」

酸民不是我

21歲,來自威爾士的瓊斯(Ashleigh Jones)曾經在twitter上說美國明星Lady Gaga是「婊子」、說艾米舒默(Amy Schumer)是「破麻」。

不過瓊斯並不認為自己是酸民,她說:「酸民是在說那些讓討論沒辦法進行下去的人,但那不是我。」

對瓊斯來說,每天在twitter上留言是抒發情緒的一種方式,她稱自己的留言風格「既誠實又殘酷」。她也提到那些批評她的人一點都不令她感到困擾:「因為我有很多性愛,所以我不可能是醜八怪。」

碰到「還可以」的穆斯林

42歲的薛翁(Kjell Frode Tislevoll)是來自挪威的零售業店員,他曾經留言認為挪威要實行黑白種族隔離、也認為穆斯林應該要受到管制,不過自從有一名穆斯林移民成為他的同事後,情況就改變了。

「他還可以,」薛翁說:「所以我關於移民的問題就消失了。如果我碰到以前的自己,大概會和他吵起來吧。」

[警告:影片內含強烈用字]
影片即為林恩所拍攝的紀錄片《鍵盤戰士》,林恩表示自己在種種仇恨言論中都看到了類似的情緒:憤怒。

聽到、理解不同的聲音很重要

嚴格說起來,這並不是部容易消化的影片,但是林恩相信理解這些人的想法是必要的,他說:「有非常、非常多人覺得很孤單,覺得被社會拋棄了,而且有很多人都是自己霸凌自己的受害者。」

「但是終歸來說,我理解到人是可以改變的......如果我們想要改善現在的網路生態,我們就不能夠閉上眼睛,假裝這些人都不存在。傾聽他們的聲音是重要的。」


延伸閱讀:《瑞典主持人上門逮酸民
走出同溫層 致力於和3K黨當朋友的非裔美國人
你也被這篇文騙到了嗎? 「70%網友只看標不看內文」

參考資料:
01 The Internet Warriors
02 Watch internet trolls explain themselves in their own homes in new documentary
03 Internet warriors: inside the dark world of online haters
04 ‘There was a lot of hatred’ – the documentary maker unmasking The Internet Warriors

加入好友

分享: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