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有wifi和酒吧的套房?這間荷蘭飯店提供牢房給你

by:泥仔
5091

在一家新開張的旅館,來自敘利亞的蒙傑端出了鷹嘴豆泥配上橄欖、擺出專業的笑容,殷勤地招待著等待入住的客人,稍後他就會把客人帶去要住的「牢房」。

post title

一名旅客在供獄友運動的運動場拍照,這棟監獄現在被改造成了「移動旅館」。

路透社

一間沒有囚犯可關的監獄

歡迎來到位在荷蘭阿姆斯特丹的「移動旅館」(The Movement Hotel),這裡本來是荷蘭最惡名昭彰的監獄Bijlmerbajes, 不過在 2016年6月,Bijlmerbajes就在沒有囚犯可關的情況下終止營運,這也讓霍格爾夫(Rob Hoogerwerf)興起了建築改造計畫。

現在,這間旅館既提供給了顧客獨特的體驗,也被旅館員工視為尋求更好未來的管道。

員工都是尋求庇護者

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這間旅館雇用的全都是尋求庇護的難民。他們都是組織「移動旅館」計畫的霍格爾夫在政府協助下,從 600名尋求庇護者找到的員工,而他們大部分是來自敘利亞。

post title

蒙傑(Monji,左)正在招待剛來的旅客(右)。大部分的受訪員工在訪談時都只有給出自己的姓氏,因為他們擔心自己可能會危害到還待在敘利亞的家人。

路透社
post title

一名尋求庇護者正在旅館內祈禱著。許多人都希望可以透過這次的經驗,增加他們在未來留下來的可能性。

路透社

隨時都有可能要回國

其實這些尋求庇護的人們都知道自己的居留狀態並不穩定。到荷蘭已經 5年的旅館經理哈希姆(Hachem)提到,雖然荷蘭政府曾經說過,只要敘利亞的情況穩定下來他們就得回國,但是他總希望可以得到更長的居留權。

累積考證照的經驗值

霍格爾夫指出,這些員工多半是想透過累積在旅館的工作經驗好符合考取證照的條件,藉此提高他們到旅館工作的機會,他說:「我們是在幫助他們,或者說,至少我們願意幫助他們找到出路。」

讓生活回歸日常就好

就算不是要進旅館業,有些員工也希望能透過在「移動旅館」的經驗讓履歷表看起來更加亮眼,畢竟藉著找到工作讓生活回歸日常,可說是他們最終的夢想。

post title

圖為「移動旅館」內的「房間」,看起來就跟過去的牢房沒有不同。

路透社
post title

兩名飯店員工正忙著清理房間,他們都是尋求庇護者。每間房間都刻意被寫上「自由?」一字,藉此諷刺該字眼與這個地方的衝突感。

路透社

另類的住宿體驗

對顧客來說,「體驗監獄生活」也是種難得的經驗。來自西班牙的法學院學生拉歌思比( Andrea Legaspi)就說:「當時我們在網路上找不太一樣的旅館......結果就在最後一刻找到這裡。」

曾經是座惡名昭彰的監獄

這座監獄的名字「Bijlmerbajes」的意思是來自社區Bijlmer的「bajes」,「bajes」則是意第緒語(Yiddish)的「監獄」,源自阿姆斯特丹的猶太族群。

Bijlmerbajes曾經關過一些惡名昭彰的犯人,包括犯下弗雷迪·海尼根(Freddy Heineken)绑架案的歹徒。

post title

圖為透過監控攝影機看到的房間情況,畢竟這裡的前身是監獄,到處都還是可以看到監獄的痕跡。

路透社
post title

霍格爾夫正在向《路透社》記者介紹「移動旅館」。在沒有囚犯可關、又有大批難民需要住所的情況下,霍格爾夫決定將空下來的監獄改造成收容難民的建築,並把該建築交由尋求難民庇護的人們經營。

路透社

享受各種監獄限定特色

現在,你還是可以在飯店內看到遍布四處的監控攝影機、纏繞在外牆的鐵絲網、獄友當年刻在牆上的名字——同時享受著舒適的床和順暢的wifi。

可能在明年說再見

不過「移動旅館」本身也面臨著不確定的未來。因為阿姆斯特丹打算在明年把這一帶交給大都會建築事務所(OMA)進行都市更新。

這意味著「移動旅館」可能在明年 1月2日關門大吉,不過霍格爾夫表示,他希望一切仍有商量的餘地。

post title

圖中的大樓即為「移動旅館」。有機會的話,不妨來這裡體驗一下不一樣的住宿經驗吧!

路透社
加入好友

分享:

  分享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