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病房一床難求 在家中離世的日本人

by:泥仔
7390

當齋藤勝男在今年 7月被診斷出白血病後,選擇安寧醫療的他花了數個月尋找病床,當他好不容易在今年 9月找到床位時,卻在搬進醫院的兩天後就離開人世了,其實齋藤勝男的故事在日本高齡化嚴重的社會只是冰山一角。

post title

齋藤勝男躺在病床休息的模樣被攝影師捕捉下來,他在今年 9月去世。

路透社

想要病床  前面還有20個人

在今年 7月接受訪問時,齋藤勝男(音譯,Katsuo Saito)向媒體傳達了醫院一床難求的困境,他說:「我前面大概還有 20個人在排病床。」

不想成為別人的負擔

雖然齋藤勝男在這段時間選擇居家照護,但是這個決定在日本社會仍不常見,因為病患大多會覺得醫院比較安全,而且他們也會希望不要造成家裡人的負擔。

post title

醫生安井優(右)正在和助理一同前往病患的家中,同時兩人也不忘處理手頭上的工作。

路透社
post title

新沼滿躺在病床上搔弄著自己的愛犬,他認為如果自己待在醫院就不能這麼做了。

路透社

希望醫院可以注重居家照護

開設大和診所(Yamato Clinic)的醫師安井優(音譯,Yuu Yasui)從 2013年開始,已經照護過超過 500名在家中逝世的患者,他希望醫院能為選擇居家照護的絕症病患提供更好的醫療照護。

他說:「我認為如果有位醫生能夠支持這些人度過生命最後的日子、讓他們自然面對死亡的話,會是很好的一件事。」

有孫子和臘腸犬  生活自由

今年 69歲、處在肺癌末期的新沼滿(音譯,Mitsuru Niinuma)雖然沒辦法排到病床,卻意外不討厭居家照護的日子,他提到自己有更多時間可以與孫子和心愛的臘腸犬相處。

「居家照護讓人們可以在能力以內,盡可能地去做他們想做的事情,」新沼滿說:「這在醫院並不容易,所以這方面真的很不錯。」

post title

肺癌末期的佐藤康宏正在接受醫師安井優診察。雖然有些絕症病患會選擇安寧照護,卻會面臨沒有病床的問題。

路透社
post title

佐藤康宏的早餐被推到他的病床前。雖然是在家接受照護,還是有醫生、護理人員定時來看顧他。

路透社
post title

齋藤勝男的病床前,貼了一張保持身心健康的十大心法。

路透社

在十幾年後  病床短缺會更嚴重

不過無論居家照護如何發展,日本社會的病床短缺也反應了日本高齡化的問題。根據厚生勞動省的統計,日本社會每 4人就有 1人超過 65歲,厚生勞動省也預測在 2030年,日本就會面臨超過 47萬張病床短缺的情況。

長期住院是另一個問題

除了高齡化,長期住院也是造成病床短缺的一大原因,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統計,有超過 80%的日本人偏好在醫院嚥下最後一口氣,是被調查的 35個國家中比例最高的。此外,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在 2015年的統計,平均一名日本人會在醫院待上 16.5天,相較之下英國人是 6天。

佐藤康宏在今年 9月13日去世,在確認佐藤康宏已經撒手人寰時,大和診所的醫生、護理人員、殯葬人員低頭向他的離世致意。

路透社

在處理好佐藤康宏的遺體後,殯葬人員正準備把棺木闔上。

路透社

擁有病床的快速票:單人病房

雖然想要在醫院接受安寧照護的病患也可以選擇單人病房,但是單人病房的價格並不便宜,健保也只有在特殊情況下才會給付單人病房的費用。今年 75歲、處在肺癌末期的佐藤康宏(音譯,Sato Yasuhiro)在 7月受訪時就說:「有些有錢人,像歌手或政治家,他們可以用錢解決任何問題,選擇(花錢)待在單人病房。」

一個人在家裡斷氣

佐藤康宏沒有親近的家人或朋友,只有護理人員會定期來拜訪他。今年 9月13日,佐藤康宏在醫生、護理人員、殯葬人員的環繞下離開人世,當時他說:「這樣沒什麼關係,我不會成為任何人的負擔。」

「我會悄悄地離開人世。一個人。」

post title

在一切事項都處理好後,殯葬人員向放有佐藤康宏棺木的方向鞠躬致意。

路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