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語言性別大戰 怎麼寫才政治正確?

by:徽徽
7898

環顧全球,很多國家的語言都有陰陽性之分,像法文就是其中之一。為了促進性別平等,讓語言囊括兩性的「包容性寫作」(inclusive writing)一直是推動性別平權人士的首要任務。近日,法國又再次上演了一場「包容性寫作」的性別大戰,而領軍的關鍵人物就是法國總理菲力普。

post title

在法文中,不同物品有陰陽性之分,「包容性寫作」希望可以將法語囊括兩性,不要偏於任何一方。

Photo: Leo Reynolds

「包容性寫作」 讓詞語變中性

從古至今,語言中帶有陰陽性的法國早已為此吵過無數回。支持兩性平權者希望將所有詞語都變成中性,大力推廣所謂的「包容性寫作」(inclusive writing),也就是將原本帶有陰陽性的詞語置換成中性詞語。

到底要怎麼寫?

舉例來說,「讀者們」(lecteurs)一詞是以陽性複數結尾,就算在這群讀者中有女性出現,且女性的數量比男性多依然如此,而非使用讀者們的陰性複數lectrices。如果要將「讀者們」中性化,應該要寫成lecteur·rice·s,這也是「包容性寫作」的支持者希望大家遵守的規則之一,就是當複數形有包含男女時,應該在中間加點,好維持兩性平等。所以選民應該寫成électeur·rice·s,好公民應該寫成bon.ne.s citoyen·ne·s。

post title

今年九月,法國一本小學歷史課本上用了「包容性寫作」,立刻引起軒然大波,再次掀起語言性別大戰。

Photo: Instant-Shots

將女性隱形的語言

2015年,致力於推動兩性平權的法國高級平等委員會(High Council for Equality, HCE)鼓勵大家使用「包容性寫作」,藉此來對抗性別刻板印象。

HCE表示:「語言反映社會還有社會對世界的想像。因此,一個將女性隱形的語言,是一個認為女性扮演次要角色社會的標誌。」

從那時起,某些政府機構、大學和商會開始實施「包容性寫作」政策,不過並沒有受到社會太多關注。

源於小學歷史課本

今年九月,一本小學歷史課本上用了「包容性寫作」,立刻引起軒然大波。課本上在指稱農夫們時用了agriculteur·rice·s,商店老闆則用了commercant·e·s。

post title

法蘭西學術院的院士正在參加集會。法蘭西學術院是法語的守護者,能獲選為院士者又被稱為「不朽者」,該名號來自於法蘭西學術院創始人──法王路易十三的宰相黎塞留(Duc de Richelieu)所制印章上的名言「獻給不朽」(À l'Immortalité)。

路透社

和生物性別不同

反對「包容性寫作」的人認為,文法和語言上的陰陽性,不可以跟生物上的性別混為一談。

就像蒙娜麗莎被劃傷

著名哲學家恩多分(Raphaël Enthoven)稱「包容性寫作」是「平等主義對語法的攻擊,就像蒙娜麗莎(Mona Lisa)被一把公平貿易的刀給割開一樣」。和恩多分同樣持反對立場的民眾認為,語言的使用應該自然地與時俱進,不該被硬性規定。

「包容性寫作」好畸形

在反對者當中,聲望最高的莫過於以守護法語為己任的法蘭西學術院(Académie Française),它們可以說是法語的守護者。

法蘭西學術院在聲明中寫到,「包容性寫作」是個畸形的產物,會讓法文更加複雜,且讓法文受到「致命的危險」。

三年前,當巴黎市長希達歌(Anne Hidalgo)希望被稱為Madame la Maire,而非Madame le Maire時,法蘭西學術院也第一個跳出來反對將職業陰性化。

post title

在英國小說家喬治歐威爾的著作《1984》中,民眾活在威權體制之下,被「老大哥」定下的種種規定給束縛。

Photo: Luca Cerabona

宛如1984集權主義

現在,一群法國共和黨國會議員寫信給教育部長,要求禁止「包容性寫作」,他們將「包容性寫作」拿來和英國小說家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著作《1984》裡的極權主義相提並論。

戰火不該燒到語言

法國教育部長布蘭克(Jean-Michel Blanquer)表示,法語「不該被用來打仗,不管這場戰役的原因有多麼正當都不行」。

post title

圖為開完內閣會議,正要離開法國總統府艾麗舍宮的法國總理菲力普。他在本周下令禁止政府部門的官方文件使用「包容性寫作」。

路透社

法國總理下令禁用

這場法國性別語言大戰演變到本周來到最高潮,法國總理菲力普(Édouard Philippe)發布了一項禁令,要求所有官方文件不准使用「包容性寫作」。

「陽性就是中性」

法國總理菲力普說:「陽性就是中性,可以適用於指稱女性的詞語。」他強調為了避免政府法律文件中的正式語言用字不清,政府各部門都不該使用「包容性寫作」,「特別是出於可理解性和清晰性的原因」。

希望能終結爭議

法國總理辦公室表示,菲力普這樣做是希望可以終結爭議,法國當局仍「致力於加強兩性平等」。

post title

支持「包容性寫作」的法國高級平等委員會認為,一個看不見女性影子的語言,某種程度上正反映出性別刻板印象的社會,支持民眾認為是時候讓法語更包容了。

Photo: Gilles Klein

「過度反應者可以滾了」

法國著名記者戈佛雷(Jerome Godefroy)支持法國總理菲力普的決定,他在Twitter上寫到:「很棒的決定,那些對政治正確語言過度反應的布爾喬亞波希米亞人可以滾了。」

語言形塑思想

然而,支持「包容性寫作」的民眾表示,現在正是時候導正觀念,讓法語更加包容。法國學者維儂(Eliane Viennot)說:「語言形塑思想,跟小孩說陽性勝過陰性無助於塑造平等思想。」

正因為豐富而美麗

無論如何,這場性別語言大戰難有落幕的一天,但不管支持還是反對「包容性寫作」,法國民眾可能都會同意一名評論員講的話:「我們的語言仍舊複雜,但正因為這麼豐富而美麗。」


延伸閱讀:《不只有IKEA 瑞典發明中性風潮感染世界
童裝部的性別戰爭 英國老牌百貨公司站上火線
宗教vs.政治 談談法國的世俗化精神

參考資料:
01 France steps back from gender-neutral language
02 'Sexist' inclusive writing row riles France
03 France’s ban on gender-neutral language sets off national debate
04 No more middots: French PM clamps down on gender-neutral language
05 The French language is in 'mortal danger', say its own panicked guardians